主页 > 要闻> 央行

意大利银行积累2900亿欧元不良贷款 欧洲央行尽力了

文/刘东 来源:第一白银网 01-09 14:38
摘要 民间对于意大利银行业危机的担心就与日俱增,存款流失加剧。到2016年12月下旬,50亿欧元私人投资者增资谈崩,最后的希望落空,政府若还不出手,这家全球最古老的银行只能束手待毙。

自从意大利第三大银行西雅那银行(Banca MPS)陷入财务窘境挣扎自救,民间对于意大利银行业危机的担心就与日俱增,存款流失加剧。到2016年12月下旬,50亿欧元私人投资者增资谈崩,最后的希望落空,政府若还不出手,这家全球最古老的银行只能束手待毙。(推荐阅读:欧洲央行又来麻烦了-链接

意大利西瓦那银行回天无力?(文章末附:欧洲央行债券购买计划存致命缺陷

为免引发多米诺骨牌式的银行业崩溃,圣诞节前,意大利议会紧急批准了200亿欧元救助基金,其中50亿资金将直接用于救助西雅那银行,将后者国有化。不料期间又起波折,欧洲央行就在圣诞节当天通知意大利,要救西雅那,50亿已不够弥补其资本缺口,必须增加到88亿。

尽管不爽欧央行横插一杠,意大利新上任的总理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却不得不强忍怒火照做,救助金池子被追加到240亿欧元。黑云压城的意大利银行业,暂且缓过了这一口气。聚拢在欧元区上空的阴云,似乎也随风散去。

可是,新年伊始,另一个不太妙的信号降临。一个原本将在1月8日召开、决定银行业重大改革的会议,在1月3日毫无预兆地宣布取消,而且推迟到何时仍不清楚。

由近30个国家组成的央行行长及监察负责人小组(GHOS)本该在8日碰头,审批通过提高银行资本要求的新规,旨在避免2008年金融危机再度上演。

消息一出,欧洲银行股普遍上涨。银行当然欢迎。

“过度监管一直在阻碍增长,大数据总有一天会证明这一点。”摩根大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戴蒙(Jamie Dimon)在伦敦接受采访时说。

银行业重要改革搁浅

欧洲央行主席德拉吉也是GHOS主席,他在会议取消后解释称,完成“巴塞尔协议III”是恢复对银行风险加权资本比率信心的重要一步,GHOS和巴塞尔委员会仍“致力于实现这一目标”。

但在巴黎政治学院教授戴维斯爵士(Sir Howard Davies)看来,该协议到目前为止已被证明是不可能的。同时身为苏格兰皇家银行董事长的戴维斯指出,欧洲人总认为他们银行的企业贷款风险较小,不需小题大做。

ECB执委、首席经济学家普雷特(Peter Praet)确实就是这么想的,他在圣诞节前夕还放言,欧洲的银行问题只局限于几家银行,更广泛的问题是基于负利率环境带来的银行本身获利能力弱、以及银行数量太多同质竞争。

真的只有这么简单吗?

西谚有云:Elephant in the room。一头大象待在房间里,你怎么可能看不到?但要想赶出去实在太棘手太麻烦了,索性视若无睹。欧洲银行业,或许就面临这样的现状。

上次金融危机已经表明,银行没有足够资本来抵消其经营风险,当它们被迫需要补充更多资金时,是纳税人而非投资者支付账单。在2009年伦敦召开的G20峰会上,20国领袖们集体同意要为金融业制定更严格的、全球通适的规则。

而在一些业内观察者看来,实际上许多国家是表面支持,另一面却在采取措施保护自己的金融系统。对于一家银行需要持有的资本下限究竟该是多少,难达共识。

既然各打算盘,去年11月在智利圣地亚哥开会时,巴塞尔委员会自然也就无法就改革方案达成一致,皮球被踢给今年1月的GHOS会议,现在会议取消,当年各国领袖们展现的治理银行业的雄心不知何夕可兑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银行高层对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欧洲监管机构现在面临其他更紧迫的忧虑,特别是英国脱欧的影响,需要考虑复杂的安排来管理伦敦和欧元区之间的新关系,而欧洲央行的首要任务是保护区域内的银行系统安全,另外,提高资本要求也可能导致银行放贷受到制约,进而影响本地企业融资及经济复苏。

实际上,对于某些欧元区内大行,欧洲央行的资本要求反而是在下降,今年1月起,对刚刚与美国监管机构达成巨额罚款和解的德意志银行,最低资本要求就从普通股一级资本比率至少10.76%调低为9.51%,以给该行更大自由空间。

除此之外,欧洲央行还说,它提出的部分资本要求是“自愿指引”,并非强制性的。

但与此同时,欧盟却在制定提高对外资银行资本要求的新法律草案,要求非欧盟的系统重要性银行、或在欧盟资产达到300亿欧元的外资银行,必须在欧盟持有足够资本缓冲,以便在发生危机时不必向总部求援,外资银行需要针对旗下在欧盟的实体建立“母公司”,作为独立公司遵守欧盟资本要求。预计此举将增加美国、亚洲大银行在欧盟的运营成本。

前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日前在伦敦参加一个会议期间就指明,由于成员国之间银行业存在差异,欧元区市场面临分裂风险。“金融服务业的单一市场重新呈现国有化的局面,重商主义政策卷土重来,这令人担心。”他说。

阻止欧洲银行业“黑天鹅”?

虽然贵为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一下要拿出240亿欧元,相当于意大利国内生产总值的1.5%来挽救这场银行业危机也并不容易。

等待政府出手相救的,除了西雅那,还有另外两家大银行和四家小银行。

西雅那银行集团成立于1472年,号称全球最古老的银行,在20世纪90年代,它还是欧洲最赚钱的银行。2008年,它花费90亿欧元并购另一家银行,从此陷入厄运,后者不单给西雅那带来了大笔不良贷款,还带来了数十亿商誉损失。

早在2012年,西雅那不良贷款和债务率已高于银行体系平均水平,其后几年不良信贷加速积累,最终达到整个银行体系平均水平的两倍,累计亏损超过140亿欧元,多次增资都被无情吞噬。这家市值曾高达120亿欧元的银行,如今已成为17.5万名股东心中永远的痛。

西雅那银行向欧洲央行请求允许其进行“预防性资本重组”,欧洲央行基于该行流动性状况在2016年11月30日至12月21日之间迅速恶化,重新计算了所需弥补的资金缺口。

在意大利央行1月5日发布的声明中,详细解释了对于88亿欧元资金的分配及来源:西雅那需要63亿美元将一级资本比率重新调整到8%,在这63亿欧元中,约42亿欧元将由次级债券分担,意大利政府将提供约21亿欧元;需要额外25亿欧元,以达到11.5%的总资本比率(TCR),补偿由于分摊而导致先前纳入的次级债券总资本。

意大利政府的直接开销将达到46亿欧元,加上约20亿欧元国家补偿计划,共计约66亿欧元,意大利境外机构分摊22亿欧元,总成本88亿欧元。

但在一些人看来,意大利政府现在为了维持银行体系不计代价所做的一切,已经晚了。米兰优势金融首席执行官Francesco Confuorti就认为,对部分银行的国有化应该5年前就做,现在银行已经失去了时间、资本和信誉,就像在病人已处于不可逆昏迷状态时才提供生命支持。

意大利银行已积累2900亿欧元不良贷款,相当于全国贷款的18%,占到整个欧元区不良贷款的三分之一,这其中有75%以上是对公司的贷款。

银行根本没有足够的资本清理其资产负债表,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当地司法调查和媒体调查显示,某些银行财务管理高度不透明,作为非上市公司,卖给个人股东的股票价格是由银行自己确定的,调查事实证明,其年年上涨的估价纯属任意而为,而且存在伪造盈利能力的嫌疑。

推荐阅读:欧洲央行债券购买计划存致命缺陷-链接

53

相关阅读

财经日历 2016-10-10 星期一
  • 17:30

    意大利11月经常账

    前值:60.86 预期值:-- 待公布
  • 17:00

    欧元区11月季调后经常帐

    前值:284 预期值:284 公布值:361
  • 17:00

    欧元区11月未季调经常帐(亿)

    前值:328 预期值:328 公布值:405
  • 17:00

    欧元区直接投资与投资组合(亿欧元)

    前值:680 预期值:680 公布值:-63

金银多空调查

上涨
盘整
下跌
  • 上涨
  • 盘整
  • 下跌
投票

每日投票数据[04:00]自动清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