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央行

不是美联储也不是央行 中国汇率的恐慌来自他们

摘要 2016美国大选候选人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后,由于担心美国加息节奏加快、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新兴市场遭遇资本撤离,货币加速贬值。

     第一白银网11月29日讯 2016美国大选候选人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后,由于担心美国加息节奏加快、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新兴市场遭遇资本撤离,货币加速贬值。

特朗普

特朗普

  上周在岸人民币累计下跌290点,刷新2008年6月以来新低,过去四周跌幅达到1630点。不过此轮人民币贬值并未引发恐慌。

  市场对汇率的担忧多集中在央行是否干预以打消单边贬值预期,但光大证券分析师张文朗认为,不要只盯住央行,更多要关注邻居。

  他表示,投资者通常对新兴经济体“一视同仁”,在人民币已持续贬值的情况下,如果新兴市场货币汇率突然出现剧烈变化,可能导致市场对人民币汇率再生恐慌。

  金融周期处于高位、资产泡沫较大的新兴亚洲货币处在风口浪尖,特朗普政策直接影响的国家(如墨西哥和其他 TPP 成员国)的货币、以及自身国家风险较大(如印度)的货币也会受到冲击。从预防性外汇储备来看,马来西亚、越南、土耳其、委内瑞拉等国捍卫货币的能力较弱。需密切关注这些脆弱新兴经济体汇率的演变。

  其实近期多数货币兑美元都在贬值,而相对而言人民币的贬值幅度较小。

  EPFR 数据显示,美国大选后一周,马来西亚林吉特、菲律宾比索创98年金融危机以来新低;越南盾、印度卢比、土耳其里拉均创纪录新低。墨西哥比索兑美元贬值达10%,土耳其、巴西和日本货币兑美元贬值超过7%。相比之下,人民币只贬了2%左右。

  高盛高华认为,新加坡、台湾、韩国、泰国和马来西亚等开放型的国家/地区可能因为美联储政策和美元汇率的变化而受到最大影响。

  汇率方面,IMF的测算显示,亚洲新兴市场中的泰国和菲律宾可能是最能抵挡得住货币下行压力的国家。而马来西亚的储备为1000亿美元,但其短期外债就有1282亿美元。此外,从储备充足指标来看,亚洲以外的土耳其、南非和墨西哥也比较脆弱。

  不过一些国家已开始采取行动捍卫货币,土耳其央行近三年来第一次提高利率,而墨西哥央行已连续两次加息。资本管制同样加强,马来西亚要求外国银行停止交易林吉特,预计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资本管制的行列。

2016美国大选重新计票 美联储加息再生变数?——链接

67

相关阅读

金银多空调查

上涨
盘整
下跌
  • 上涨
  • 盘整
  • 下跌
投票

每日投票数据[04:00]自动清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