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央行

央行筹备数字货币 票据市场或先行

文/周晔 来源:第一白银网 11-28 10:17
摘要 央行正在为数字货币的推行做积极准备,这是前不久的一则招聘信息所释放的信号。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印制科学研究所计划招聘6名专业人士进行数字货币研发工作。

  第一白银网11月28日讯 货币,一个能够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历史上每一次货币形式的变化,都为交易、支付和流通提供了更多便利。目前全球各主要经济体都已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系统的研发、测试提上日程。我国作为世界上最早使用纸币的国家,能否最先告别“印钞”为各界期待。

央行筹备数字货币 票据市场先行

央行筹备数字货币 票据市场先行

  “央行—银行”二元模式

  央行正在为数字货币的推行做积极准备,这是前不久的一则招聘信息所释放的信号。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印制科学研究所计划招聘6名专业人士进行数字货币研发工作。对应的6个岗位中,5个岗位主要从事数字货币及相关底层平台的软硬件系统的架构设计和开发工作,1个岗位主要研究数字货币中所使用的关键密码技术,对称、非对称密码算法、认证和加密等。

  这意味着在经过前期的调研和讨论后,数字货币已经进入到具体推进和落实阶段。作为央行的直属单位,印制科学研究所是钞票印制专业科研单位,其所负责的是如何具体实现钞票的发行和印制,以及防伪工作。在货币发行中,这是最后一个环节,完成了这个步骤,纸币就将进入流通领域。业界的一个大胆推测是,现存的第五套人民币将成为最后一套纸币。

  作为各国本位币最广泛的实现形式,眼下纸币更多是以电子形态呈现。从银行卡到网银,再到支付宝、微信等电子支付,在越来越多的支付场景中,已经难觅纸币踪影。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支付方式的创新令流通中的纸币占比持续下降,据黄金钱包首席研究员肖磊的统计,自2000年以来,中国的货币发行量(M2)从13万亿上升到了目前的150万亿,但流通中的现钞(M0)占比则越来越低,2000年M0占M2的比例是13%,目前M0占M2的比例仅为4%。

  加之成本和安全性的考虑,业界认为纸币被新技术、新产品所取代是大势所趋。也就是数字货币。尽管目前各国对数字货币尚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定义,但据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的阐述,与现有电子形式的本位币不同,未来央行的数字货币将可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具有分散式账簿特点的本位币。

  此前,对于央行数字货币这一新兴事物,业界存在一定争议和模糊观点。有评论认为,央行数字货币将采用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一样的发行和运行框架。对此,盛松成认为,只要国家这一社会组织形态不发生根本性变化,以国家信用为基础的货币体系就将始终存在,比特币以及其他虚拟货币就不能成为一国的本位币,因其实际上只是一种技术的运用,最多也就是一种资产,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换言之,央行的数字货币与比特币存在本质差异。前者是国家法定货币,是基于人民币的数字化货币。而比特币则是私人数字货币,不具有国家主权的属性。

  而对于法定数字货币的运行框架,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曾撰文倾向于“中央银行—商业银行”二元模式,中央银行负责数字货币的发行与验证监测,商业银行从中央银行申请到数字货币后,直接面向社会,负责提供数字货币流通服务与应用生态体系构建服务。这一框架与现行纸币进入流通领域的路径相差不大,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也是通过向商业银行贷款、再贷款或其他形式将数字货币借给商业银行。商业银行通过发放数字货币贷款,或者客户自愿将账户中的人民币按照1:1兑换部分数字货币。

  全球达成共识:识时务者为俊杰

  事实上,在对待数字货币的推行上,全球已经达成了共识,“识时务者为俊杰”。挪威DNB银行集团副总裁特龙·贝特斯图恩曾坦言:“现在几乎没有人用现金了,我们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每年花掉35亿(挪威克朗,1挪威克朗约合0.75元人民币)去印刷和发行钞票实在是没有必要。”另一方面,发行数字货币亦可增加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减少洗钱、逃漏税等违法犯罪行为,提升央行对货币供给和货币流通的控制力。

  两个月前,支持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议案通过了美国国会投票,众议院议员们对数字货币兴趣浓厚;新加坡央行也于不久前作出决定,准备成为最新测试本国数字货币的中央银行。此外,加拿大央行也正在进行一项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电子货币试验,据悉,电子版加元——CAD-Coin的创新初衷是帮助央行通过分布式总账科技发行、转移或处置央行资产。此外,除各国央行,全球知名的交易所、金融机构和投行也有不少已经介入到对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的开发研究当中。

  从我国情况来看,近两年央行也一直在为数字货币的发行做准备,包括举行数字货币研讨会,筹备建立数字货币研究所,以及此次招聘“数字货币研发技术人才”。据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筹备组组长、科技司副司长姚前介绍,人民银行从2014年起就成立了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对数字货币相关问题进行前瞻性研究,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虽然对于何时能发行和普及法定数字货币,现在并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表。但在应用方面可能出现的情形是,在票据市场等相对封闭的应用场景先行先试。

  姚前认为,法定数字货币的推出应该本着循序渐进的原则稳步推进,可以选择一两个封闭的应用场景(如票据市场等)先行试验,观察其使用效果,逐步积累经验,随时改进和完善,待成熟后再作推广。原因是票据作为一个集交易、支付、清算、信用等诸多金融属性于一身的非标金融资产,市场规模大、参与方众多、业务复杂,是区块链的一个极佳应用场景。“如果在票据链中引入数字货币,便可实现自动实时的DVP券款对付、监控资金流向等功能。”姚前称。

  新加坡也有类似的计划。据悉,该国的数字货币将会在中央银行的区块链系统试验中用于银行间支付,目的在于简化跨行支付流程和降低交易成本,参与者包括新加坡股票交易所和8家银行。

央行:数字货币方案两轮修订已完成 纸币时代终结?——链接

7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