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央行

央行数据:中国10月份外汇储备为3.1207万亿美元

文/周晔 来源:第一白银网 11-08 08:44
摘要 央行最新数据显示,以美元计算,我国外汇储备连续四个月下降。尽管总规模下降至近年较低水平,我国外汇储备依然充足—。

第一白银网11月8日讯 央行最新数据显示,以美元计算,我国外汇储备连续四个月下降。专家认为,估值效应对当月外汇储备变动影响较大,剔除该因素影响后,外汇储备降幅环比出现收窄。尽管总规模下降至近年较低水平,我国外汇储备依然充足—。

央行数据:中国10月份外汇储备为3.1207万亿美元

外汇储备

央行最新数据显示,我国10月份外汇储备3.1207万亿美元,较9月份下降457.27亿美元,至此以美元计价的外汇储备已连续四个月下降,9月份,外汇储备为3.1664万亿美元;10月以SDR计价的外汇储备22714.69亿SDR,环比增加29.84亿SDR,9月为22684.85亿SDR;美元计价和SDR计价外储再次出现背离。业内人士表示,估值效应对当月外汇储备变动影响较大,剔除该因素影响后,外汇储备降幅环比出现收窄,资本流出并未恶化。

央行数据:中国10月份外汇储备为3.1207万亿美元

估值效应影响较大

从影响外汇储备规模变动的因素看,主要包括央行在外汇市场的操作;外汇储备投资资产的价格波动;由于美元作为外汇储备的计量货币,其他各种货币相对美元的汇率变动可能导致外汇储备规模的变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于外汇储备的定义,外汇储备在支持“走出去”等方面的资金运用记账时会从外汇储备规模内调整至规模外。

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外汇储备规模的变化是上述多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从10月份的情况看,非美元货币对美元总体贬值,资产价格也出现回调,增大了规模下降的幅度。

10月份以来,国际金融市场波动有所加大。一方面,美国经济数据继续改善,美联储官员开始释放更多年内加息的信号,市场对美联储12月加息的预期大幅升温;另一方面,市场对英国“硬脱欧”、埃及货币贬值等方面的担忧有所加剧,避险情绪也进一步升温。美联储加息预期和避险情绪共同推动美元指数升至8个月来新高,10月当月美元指数升幅达3.12%。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10月美元指数出现3%的上涨,导致企业和居民部门购汇增加,央行可能在外汇市场上提供了一定的外汇流动性支持;另外,由于美元上涨,外汇储备所投资的非美元货币金融产品会相应贬值3%左右,假定外汇储备中有三分之一以非美元计价,折算下来,会造成300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减少,因此估值效应是10月外汇储备减少的主因。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认为,扣除汇率折算因素的外汇储备降幅环比出现收窄,而非扩大。10月末央行官方外汇储备环比下降457亿美元,为近9个月来单月下跌最多的月份。我们估计10月汇率折算因素的影响为下降289亿美元,如果扣除该因素,央行官方外汇储备下降168亿美元,9月该值下降241亿美元。

资本外流并未恶化

美元在10月的大幅上涨使人民币汇率承压,当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较上月末贬值1.28%,同期市场汇率贬值1.49%。市场人士认为,考虑到人民币汇率面临的压力,10月外汇储备的下降幅度比之前市场预期得更加温和。

谢亚轩认为,虽然10月资本持续外流,人民币汇率贬值1.5%,但当月的外汇市场供求并未加速恶化,人民币汇率指数在10月基本平稳。不过当月外汇市场成交量显著增加,这是由于英国硬脱欧等风险因素导致居民购汇意愿的显著上升,还是由于市场活跃度提高,激烈博弈,还需要观察外汇占款和结售汇数据加以判定。

国泰君安分析认为,剔除估值效应后,美元计价外汇储备仅小幅减少。10月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但对一篮子货币稳中有升,资本外流并未恶化。由于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12月加息,这将对人民币汇率影响有限,短期人民币汇率最大变数来自美国大选。但这种冲击将是一次性的,预计人民币总体可控。

谢亚轩预计,四季度初外汇市场供给状况有望改善。企业偿还外债的需求保持稳定,从外汇市场的供给来看,人民币正式加入SDR货币篮子、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都将带来外汇市场供给的改善。

外汇储备仍较充裕

尽管外汇储备总规模下降至近年较低水平,但用外债偿付能力、进口支付能力等指标来衡量,外汇储备依然较为充裕。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分析,我国外汇储备依然较为充裕,衡量基础性对外清偿能力的相关指标不降反升,防范国际收支危机(即货币危机+债务危机)的能力较强。根据最新的外债数据计算,我国外汇储备相当于(本外币)短期外债的3.7倍,比2014年底的3倍显著提高,且远高于“不低于1倍”的国际警戒标准;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末,我国外汇储备能够支付24个月的进口,高于2014年底23.5个月的水平,且远高于不低于3至4个月的国际警戒标准。

而且,随着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的逐步推进,外汇储备的“合意规模”也会发生变化。管涛分析,“8·11”汇改标志着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朝市场化方向又迈出了重要一步,逐步实现人民币汇率的清洁浮动(即自由浮动)仍是中国继续坚持的既定目标。如果汇率自由浮动后,央行基本就不再需要托市了。从这个意义上讲,眼下众说纷纭的外汇储备规模问题,也许过两年就不足为虑。

66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