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外汇市场> 外汇资讯

重新计票难撼特朗普 强势美元究竟能走多远?

文/陈月星 来源:第一白银网 12-01 14:41
摘要 美元具有一个其他货币都不具备的属性和职能——它是世界货币。世界货币意味着当今的国际资本流动大格局,全部是这种货币派生出来的,从而也决定了美国自身目前与全球经济的资本联结方式。

  第一白银网12月1日讯 即使是头顶重新计票的阴影,特朗普目前依然是法定的美国下届总统,而他即将采取的强势美元政策似乎也已被市场所预期。现在讨论的焦点已由美元的走向,变成了这一轮重新破百的美元指数到底能冲到什么点位。(延伸阅读:美联储褐皮书颁布 强势美元压境或对经济构成阻碍--链接

美元

美元(文章末尾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

  一、美元是世界货币

  这要从美元的一个其他货币都不具备的属性和职能入手——它是世界货币。虽然从名义上来说,在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全球统一的国际货币体系不复存在,但其实世界经济已形成了对美元这一国际货币的制度依赖,欧元的诞生并没有动其根本,即便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元在COFER中的比重依然高居不下,甚至有所反弹。世界货币意味着当今的国际资本流动大格局,全部是这种货币派生出来的,从而也决定了美国自身目前与全球经济的资本联结方式。

  众所周知,美元在二次世界大战后与黄金等价,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对外直接投资重新开始活跃,到2001年网络经济泡沫破裂后更是如此,主要动因是美国服务部类中的个别行业,如信息、通讯和金融等以新经济为依托的优势产业开始了新一轮的产业转移。这一轮转移创造出了新的全球价值链产业升级形式,并把世界贸易格局由原来的产业间和产业内贸易,直接带入了新型的产品内贸易阶段。在借贷、货币等其他金融项目和证券投资方面,美国依然吸引着巨额的流入,因为此时美国发达和完善的金融市场已成为全世界资本来分享全世界优秀企业成长的首选地。尽管1999年欧元正式诞生,可事实证明,其并没有对美元形成实质性威胁。

      二、强势美元能走多远?

  目前美国和这个世界的资本联系,完全是美元初始的世界货币优势地位造成的。如今的美国在经常项目项下,为产品贸易提供着巨大的市场(逆差),而通过服务贸易,又在创造着稳定的顺差;在金融项目项下,为证券投资和货币、信贷等其他资本项目提供着巨大的市场(逆差),也在进行着新一轮的自主对外直接投资(顺差)。

  如果我们把美国的经常和资本项目,与金融项目做一对比,就不难发现,经常项目的重要性在2008年前有趋势性下降,金融项目的逆差比例则在不断上升。这表明在全世界投资者眼里,美元是兼具经常项目项下的流通手段和金融项目项下投资功能的货币,而且投资功能日益扩大,不过在金融危机后,经常项目又重现开始变得重要,应该算是一个短期的调整。

  更为重要的是,这两个逆差的性质完全不同,根据产品生命周期理论,在技术一般化后,市场反而成为最主要的因素,是最稀缺的资源,这也是美国的消费一旦萎缩,世界经济就要减缓的根本原因。相应地,金融项目下的资本因其自由流动性,而显得相对不可控一些。那么,我们可以进一步测算,假定美国在服务贸易领域因其一直顺差而有较大的谈判权;在产品贸易领域因其巨大市场而有较大的谈判权;在直接投资领域,美国资本的自由选择权又不容置疑。

  2008年以后尽管有几轮QE,但美国对全世界资本的控制不是在减弱,而是在加强。其能力可以媲美1998年东南亚发生危机时全世界资本普遍回流美国的时期。在当前强势美元的预期下,世界资本回流美国是必然的。怎么能划定这一轮美元的上涨范围呢?这要参照1998年美国金融市场的容量进行考虑,尽管有资本大量回流,但当时美国标准普尔市盈率受“9·11”事件和LTCM倒闭的影响,降低到大概20~25的水平。

  美元指数从那时的105涨到了后续的第二高点(2001年的121),高点时的标准普尔市盈率已达一般认为的标普市盈率警戒线40,网络泡沫应声破裂。现在标普市盈率在25左右,美元指数刚好过百,这和当初的初始条件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的资本控制线不是突然而是慢慢高企的,因此可持续性可能比东南亚金融危机时还要更好。所以按照资本控制线分析,现在的美元涨到120应在情理之中。

  目前世界外汇市场上,央行的干预往往通过口头或暗示的方式,以引导市场内的预期为主,因此特朗普只要表明一个强势的决心,已经呼之欲出的强势美元政策就能够自我实现。不过还是有几个因素需要考虑:强势美元将在多大程度上伤害到目前顺差的美国服务贸易?这要通过计算马歇尔-勒纳条件来具体分析;另外回流的美元将如何进入到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也需要一定的制度创新,以保证美国经济持续增长。      

  12月1日今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链接

54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