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外汇市场> 外汇资讯

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6.8985 连续下跌续创新低

文/李莉芳 来源:第一白银网 11-21 09:45
摘要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今年底到明年,美元仍会保持强势,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压力依然存在,但不可能持续不断地连续贬值,可能出现阶段性反弹。

  第一白银网11月21日讯 分析人士认为,当前人民币的持续贬值,或许是在提前消化美联储12月的加息预期。受联储官员升息言论和特朗普新政刺激经济预期支撑,上周五,美元指数(101.2170, -0.0911,-0.09%)触及101.48,为2003年4月初以来最高。上周四美联储主席耶伦释出强有力的信号,暗示美国下月可能加息。周五又有美联储的一众官员附和耶伦的升息言论,再度支撑了美元。另外,除了今年12月这一时点,还有一个重要时间关口是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上任。11月21日消息,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告,人民币(6.8900, 0.0027, 0.04%)汇率中间价报6.8985,下调 189个基点,连续第12个交易日下跌,再度创下2008年8月以来的新低。

  此外,岁末年初也是人民币内在贬值压力最大的时期,因为换汇额度制度等因素,居民购汇需求较强。提前“预演”、或者说测试人民币压力未必不是一种未雨绸缪。而央行之所以对此轮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的容忍度有所提高,是因为当前人民币更多的是盯住一揽子货币指数,维持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保持稳定。

人民币持续贬值

人民币持续贬值

  重在一揽子货币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今年底到明年,美元仍会保持强势,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压力依然存在,但不可能持续不断地连续贬值,可能出现阶段性反弹。同时,在一定时期内,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汇率总体会保持基本稳定的态势,毕竟其它货币对美元的贬值幅度较人民币更大。

  “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不能简单地、一味地认为完全是外部因素造成的。我们应从中国自身来看,经济增长持续下行导致市场信心减弱、资本流出速度加快而流入速度减缓。如果不能很好地调节经济运行总体格局,让资本流动趋向相对平衡的状态,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压力仍会存在。”连平表示。

  对于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下跌,有市场观点认为央行放任人民币贬值。对此,连平认为,目前来看,货币当局的策略还是很有讲究的,并未因为一些较明显的短期变化就采取无谓的调节和干预措施,从而避免消耗资源、损伤市场机制。

  “我们不必妄加猜测货币当局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的考量,毕竟人民币汇率在短期出现急剧变化时,相对其它非美货币大致保持相对坚挺的态势不失为一种应对策略。这并不意味着一定要采取措施拉升汇率,而是顺势而为,等到合适的环境与时机去调动资源干预。短期的变化不意味着货币当局敞开了大门,不再对汇率做任何的调节,请不要忘记我们的汇率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

  人民币汇率仍取决于中国经济

  中国虽然发生债务危机的概率不大,但受美元走强影响,人民币汇率的下行压力自今年10月以来越发凸显。如何平衡汇率波动和经济改革考验着决策层的智慧。

  当前市场上有一种强烈的观点——外因主导了此轮人民币汇率下行。当然也有专家认为,经济基本面将起到主导作用。

  就外因而言,国庆期间出现了英镑(1.2349, 0.0009, 0.07%)的急速贬值,使得美元指数暴涨,为了保持对一篮子货币稳定,人民币相对于美元贬值。“应该说是,央行对一篮子货币的稳定看得更重,所以造成了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渣打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对本报记者表示。

  此后,特朗普当选下届美国总统,其利好美国经济的演讲更是刺激全球风险资产暴涨,美元由跌转涨,进一步施压人民币。

  连平表示,2005年汇改后,人民币进入了一轮比较强的升值阶段,尤其是一开始三四年的升值幅度很大,“但大家回头去看看当初美联储做了什么?美国两三年中连续多次加息,导致美元走强,与此同时人民币也在走强,而且是最为强劲的阶段,这是美元升值引起的吗?恰恰是反向的,所以关键的问题还在人民币自身。”

  连平认为,人民币的强弱由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主导,前者(即贸易)并不存在很大问题,仍存顺差,但后者所体现出的资本外流则是人民币的压力点,其背后是对于经济下行的预期及资产全球配置意愿提升。

  “中国还有一个非常重要且独特的地方,就是我们资本输出已经到了一个非常明确的阶段,即企业在不断加大对外投资,个人开始全球配置资产,这的确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合理结果。”连平同时认为,这可能使得中国资本流出的压力比他国都来得大。

  “如果中国经济增速能稳下来,并不断开放对内和对外的投资,加快推进各项改革,那么随着各界对中国信心的增强,上述趋势也可能缓解。否则,资本外流的现状可能会在中短期持续。”连平说。

  美联储众官员登台亮相 再度发表鹰派言论

  今年票委,美国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上周五表示倾向于支持12月加息。他称,12月加息是合适的,但2017年才是问题真正所在,判断通胀可能快速回升为时尚早。10年期国债收益率现在与美联储政策收紧态势更相符。

  布拉德表示,美国生产率增长非常缓慢,而基建项目可以提高生产率。当前未见美国经济出现类似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的泡沫,单靠预期也能产生巨大的影响,新兴市场有大量的时间做好准备。

  明年票委,美国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表示,美联储正处于准备好在不远的将来去除一些宽松政策的节点。若财政政策有助于改善经济增长,将在2017年给美联储更多政策空间。美联储正密切关注美元,美联储在双重使命上正取得良好进展。美国GDP增长滞缓,劳动力正在老龄化。

  今年票委鹰派的美国堪萨斯联储主席乔治力挺升息。她称,支持更早而非更晚加息,政策应当避免助长风险。预计美国经济温和增长,就业岗位持续增加,薪资增长支撑开支。高利率不利于美国经济,尚不明确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对中期前景的影响何在。

  美联储三号人物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也发表了公开言论,不过他并未对货币政策做出太多的评论。杜德利表示,通胀预期受到很好的控制,美联储将在未来几年达成通胀目标,应当对未来数年实现通胀目标感到乐观。经济增速超过趋势水平,就业市场得到改善,债券收益率升高显示出对开支增长的预期,几乎所有经济学家都认为贸易利于增长,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并非上限。

74

    相关阅读

    财经日历 2016-10-10 星期一
    • 15:00

      西班牙4月零售销售年率

      前值:2.6% 预期值:-- 待公布
    • 09:30

      中国4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年率

      前值:23.8% 预期值:23.8% 公布值:14.0%
    • 01:00

      美国5月26日当周总钻井总数

      前值:901 预期值:901 公布值:908

    金银多空调查

    上涨
    盘整
    下跌
    投票

    关注第一白银网

    关注第一黄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