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外汇市场> 外汇资讯

人民币贬值真相:未来哪些因素影响人民币?

文/周晔 来源:第一白银网 10-19 14:43
摘要 10月,人民币大幅贬值。从人民币加入货币篮子开始,人民币就开始走软,一时间,各界纷纷猜测,sdr是导致人民币贬值的导火索吗?未来人民币何去何从?

  第一白银网10月19日讯 在经历了9月的稳定行情后,10月以来人民币连续、较大幅度贬值。凑巧的是,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SDR(特别提款权)。一时间,各界纷纷开始疑惑——SDR是触发人民币贬值的导火索吗?人民币未来究竟何去何从?

人民币贬值真相:未来哪些因素影响人民币?

  对此,业内主流观点认为,SDR并不决定人民币升贬,更趋“市场化”的导向才是导致人民币近期波动的主因。央行网站曾转载中国货币网评论员文章称,虽然人民币中间价跌破6.7,但与发达经济体货币和其他新兴经济体货币相比,贬值幅度相对较小,CFETS测算的人民币汇率指数仍是升值的。参照一篮子货币变化,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升贬都是正常的,未来还将继续双向浮动。

  SDR很无辜 市场化才是真相

  10月18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止跌回升,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官方收盘价报6.7393,较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盘价涨3点。然而,此前的两周间,人民币持续下行。10月17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官方收盘报6.7396,较上一交易日16:30官方收盘价跌141点,继续刷新6年新低。

  业内主流观点认为,人民币进入SDR和汇率未来的走势并无绝对关系。唯一的关联则是——SDR篮子货币的身份将督促人民币汇率更加市场化。

  IMF前副总裁朱民曾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IMF强调一点,既然IMF的189个成员国愿意接受人民币作为SDR的一部分,那么中国在过去一年中对货币政策、利率、汇率的一系列改革必须要制度化,要经得起运营和操作的测试。”言下之意,汇率机制要更加基于市场化。而近期人民币走贬,也是基于英镑闪崩导致美元被动走强的逻辑,交易人士普遍认为央行干预减弱。

  民生证券研究院海外研究负责人张瑜则表示,短期来看,6.7并不是汇率底,SDR生效并不代表着汇率只能升不能贬,相比不透明的稳定,透明的跟随市场的波动才是好的机制。中期来看,年内贬值底不会击穿6.8(年贬值4.5%),整体贬值压力可控。

  回顾过去一年,人民币贬值的起点是2015年8月11日的人民币汇改,当日人民币中间价下调1000点,在一次性纠偏后,人民币便开始了较大幅度的双向波动,央行也进一步放手给市场,并在去年年底重磅推出CFETS一篮子汇率指数,形成了“上一日收盘价+一篮子货币变化”的新中间价定价模式。而这一切也是人民币备战SDR需要作出的努力。对此,IMF官员称:“人民币纳入SDR是中国融入全球金融格局的重要里程碑,这即认可了中国的改革成就,强化了改革承诺。”

  新SDR篮子货币及权重为美元(41.73%)、欧元(30.93%)、人民币(10.92%)、日元(8.33%)和英镑(8.09%),篮子货币也拥有储备货币的地位。以日元为例,其在2012~2015年间对美元贬值了近40%,这是因为日本开启了QQE(量化和质化宽松),货币存在大量贬值压力;而在2016年,日元对人民币一度升值近30%,这也是因为日本央行宽松走到尽头,全球避险资金涌入日元等。尽管货币剧烈波动,但这是基于市场供求的结果,不存在干预,这对其他篮子货币而言也是同样的逻辑。

  央行并非“主动贬值”

  近期,人民币贬值可能存在央行乘势解除部分贬值压力的诉求。兴业宏观认为,一方面,在G20和人民币入篮SDR后,央行维持币值稳定的压力有所减弱;另外,目前外汇储备为3.17万亿美元,仍有可能逐渐临近3万亿的“市场敏感关卡”。

  然而,若说央行“主动贬值”还言之过早。“近期人民币贬值更多是被动式的,与外围市场的变化息息相关。”兴业宏观认为,人民币中间价和前一日美元指数之间具有高度的相关性,这意味着,当美元走强的时候,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就会伴生贬值压力;其次,10月以来,随着联储官员的集体鹰派发声,叠加英国脱欧和日央行“宽松”态度,美元与其他发达国家货币之间出现此强彼弱的走势,这明显推升了美元指数。

  此外,对比去年“8·11”和今年1月的两轮主动贬值,无论交易量和衍生品的表现均不支持。首先,从交易量来看,人民币对美元的外汇交易量并没有出现快速上升。其次,衍生品价格的走势也指向市场对人民币的态度与央行主动引导贬值时期不同,没有出现恐慌。

  未来影响人民币因素有这些

  走向未来,人民币汇率究竟会如何演变?近期,又出现了诸多议论人民币“铁底”的声音,然而,既然汇率走势将更趋市场化,“铁底”本身似乎成了伪命题。不得不问的是,未来哪些市场因素将影响人民币走势?

  首先,美元走势无疑是第一关键。近一两日,美元出现了小幅盘整,“美元短线调整为非美货币和黄金的反弹带来动力。美元的调整何时结束可能取决于本周二公布的美国9月通胀数据。市场预期9月CPI年率将从1.1%升至1.5%,核心CPI年率将维持在2.3%,远高于预期的数据将提升美联储12月加息预期,推动美元再次上扬,反之将导致美元继续走低。”FXTM富拓中国市场分析师钟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同时,本周四也将迎来美国总统大选第三场辩论,若民主党希拉里扩大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优势,则股市等风险资产将获得支撑,也将利好美元,反之美元、股市下跌,日元和黄金将获得青睐。

  此外,原先对于人民币影响并不大的英镑如今也成了关键。在脱欧公投后,英镑下跌了接近20%,令通胀预期飙升。自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讲话引发对该国“硬脱欧”的担忧后,英镑对美元过去两周已贬值6%。英镑的大幅贬值导致美元被动升值,这也将直接影响到人民币对美元汇率。

  易信金融总部中国区副首席交易官朱文灏对记者称,英镑大幅贬值导致各界对通胀上行的担忧加剧,驱使投资者降低对今年英国央行可能进一步减息或推出更多刺激举措的预期。不过,周二出炉的通胀数据将是下一个重大事件。“目前市场预计英国9月CPI年率将由0.6%升至0.9%,如果通胀的回升并没有像市场预期的那样强烈,势必引发英央行将采取进一步行动的猜想,英镑对美元可能将进一步走弱。”

  总结当前的汇率逻辑,张瑜表示,人民币正从单一对美汇率的盯住体系逐步转换到“弱化单一对美汇率+强调一篮子汇率”的新体系。总而言之,未来人民币中间价将迎来更透明的、机制化的、市场化的宽幅波动,而一篮子汇率的重要性将会提升。未来可能出现以下几种模式——CFETS平+中间价贬;CFETS小升+中间价小贬;CFETS升+中间价平;CFETS贬+中间价超贬。

49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