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实时热点

八达岭老虎咬人事件最新进展:伤者成全网公敌 工作丢了没人要

文/陈月星 来源:第一白银网 11-18 10:22
摘要 2012年10月刘荷被老虎咬伤时,媒体没有任何报道。半年后,有媒体报道刘荷起诉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安全保障不力一案开庭,此事才公之于众。这两个时间点,百度指数的相关关键词没有明显变化。

  第一白银网11月18日讯 2016年7月23日下午两点多,赵安的女儿赵婷一家人自驾小汽车游览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在东北虎园区,赵婷下车,被一只老虎扑倒叼走。她的妈妈周琴下车救女。母死女伤。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

  赵婷被咬成为热门事件,很可能跟现场监控视频曝光有关。这大概是中国公众第一次看到身边的人被老虎咬住的过程。现在可以查询到的视频最早曝光时间是事发第二天下午,来源是央视新闻。百度指数显示,相关关键词的峰值出现在事发后的第三第四天,而不是当天或第二天,可能与视频曝光时间有关。

  “视频不是我们公布的。媒体也不是从我们企业拿的视频。”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负责人曹志杰说,他们也没想到事情的影响力会如此大。事发之后,他们只把视频给过相关职能部门。

  这是中国野生动物园的老虎第三次咬向下车的自驾游人,不过前两次都没成为热门新闻,这或许算是前两次事主的幸运。这场一死一伤的悲剧,被演绎成一场狗血波折的闹剧。剧中,她是全网公敌。

  她在虎园下车,成为众人口中不守规则者的代表。她失去母亲,失去健康,失去容貌,似乎这些都不足以惩罚她下车那一刻的错误。她成了众人口中的小三、医闹、易怒的恶妇。她的户籍信息流出,她躺在手术台上赤裸血腥的照片被四处传播。她要面对的莫名骂声远不止这些。那篇讨论女人情绪化的文章下面,几条评论都提到:听说这女的是小三啊。作者回复:“水那么深……那我要改一下标题:找情人最大的不好是什么?容易害死妈。”

      伤者成众矢之的

      “小三说”很难找到正式的来源,但这不妨碍它广泛传播。车中的孩子也成了人们口中的非婚生子。撒泼恶妇身上又新添可供万众声讨的属性,人们可以笑着调侃“老虎是原配变的吧”。

  同样传播广泛的还有“医闹说”:这女的是职业医闹,这次又被送进了她闹过事的北医三院,继续在医院闹。人们恍然大悟,怪不得敢在虎区下车,原来横惯了,继而引出些让人痛快的俗语“恶人有恶报”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虎的利齿,仿佛成了替天行道的武器。几天后的媒体采访中,北医三院的工作人员否定了赵婷是“医闹”。

  在赵婷家乡的论坛里,有人贴出了她详细的户籍信息截图。那是一张放大的证件照,旁边写着她的工作单位、学历、婚姻状况、服兵役情况、详细地址等。这应该是公安内部才有的信息。帖子下面,有人批评不该发隐私,有人“果断收藏”,有人点评起赵婷的面相。

  赵婷裸身闭眼躺在医院手术台上的一组照片,在网上被无数人围观。照片的血腥程度,让不少发帖者在标题里加上一句“胆小勿入”或“恐怖慎入”,这常会带来更高的点击。除了撕裂的脸部特写,还有几张赤裸的背部和臀部,展示着侧腰的虎牙洞和血痕,不时有人轻浮地点评几句身材各部位如何。

  两个多月后的10月中旬,赵婷和父亲赵安才出现在媒体面前。“我们都给网民糟蹋得一塌糊涂啦。”父亲说,他们决定“发声说出真相,恢复我们的名誉,正义”。视频中一蹦一跳的长马尾现在成了寸许长的短发,直直支楞着。正是很难打理的长度,发尾可能会翘向各个方向。赵婷上一次留短发还是十几年前读初中时。这一次,在手术台上,为了处理头皮上的伤口,头发被剃光了。

  出门时,赵婷总戴一个蓝色的医用口罩,掩住右脸二十多厘米长的伤疤——从嘴角,绕出一道弯弯折折的半环形,最后拐到下巴。说话时,她总觉得牙齿被扯着。照镜子看到自己破相的脸,她从没哭过,连难受都没有,她觉得这已经比出院时好很多,那时头肿得“像猪八戒一样,到处发炎”。

被咬女主赵婷

被咬女主赵婷

  她的眼泪只在想到妈妈时会流出来。赵婷最后一次见妈妈是在殡仪馆里,她出院后四五天才知道妈妈去世。尽管按家乡的观念应该早点入土为安,但赵安坚持把妻子留到女儿出院后才火化。“我要是一个人把她母亲遗体火化,”赵安说,“怕她以后会问我,为什么不让我们母女最后见一面。”遗体整容术修复了周琴血肉模糊的面部,但那已经不再像她。赵婷说起最后的妈妈,“就像一个石膏像。”

  赵婷看到了太多咒骂自己的话。有时她会匿名回复:“你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不能凭着网上的判断就说别人是这样子的。”她最受不了的是,有人说她妈妈活该,教育出这样的人。“你可以说我,但你说我妈绝对不可以的。”“当时我有种感觉,就像小沈阳说的那样:我家的墙倒了,我不指望你去扶,但你不要去推,那也是一种善良。我们当时就是墙倒众人推的感觉。”赵婷说。

      媒体发声

  父女俩本来不想出现在公众面前。赵安说,一开始,动物园领导和当地政府领导都态度很好,几次前来探望,“对逝者表示哀悼,对生者表示慰问”,说会妥善解决,“说要相信政府,在媒体上能不说尽量不要说了。再加上女婿单位领导也打了招呼,最好不要在媒体上发声。”

  8月24日,政府调查报告公布,认定事件原因是赵婷母女“未遵守严禁下车的规定”,认定此事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赵安说,对方的态度开始变冷淡了。9月2日,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的代表告诉赵婷的律师,园方没有责任,可以道义补偿定损金额的15%。9月中旬,回老家料理完周琴的后事,赵婷一家又回到北京,翻出之前当地政府领导留的电话,拨打过去。“他掐了好几次。”赵安说,“我又发短信,他两三次都回:‘抱歉,我在开会。’”

  “我们又去区政府和区委的办公地,门卫不让进。我们向门卫说了诉求和想法,他们说领导很忙,没预约的话可能没时间接待你们。你们要走程序。我问:怎么走程序?他说,去政府信访办。好,我们去政府信访办。”赵安说。

  一位信访办副主任接待了他们,“他说,我把你们的要求如实向区政府、区委领导汇报,争取要他们抽出时间听听。他们能表态就表态,不能表态,这不是我管的事,信访办管不了政府主要负责人怎么做。我们说那行,能安排我们跟区政府领导人见一次面,让我们有个说法就行。

  可等了几天,他回答我们,政府大部分领导在北京市区开会,安排不了见面。说领导说了,动物园是招商引资的企业,政府不能用行政行为干预他,我们该做的工作都做了,剩下来你们两家好好坐下来协商调解。我说,可我们现在没有调解的余地啦。他说,那没办法了。等于政府这扇门也堵上了。”又过了十来天,他们决定在媒体上发声。

  出现在媒体面前的赵婷和赵安像处在战斗状态的新闻发言人,冷静细数事情的每个环节和动物园的问题。各条回应都被网民打上问号:“编了两个多月吧?要不然怎么早不说?”

  这样出场并不算聪明的姿态,悲伤、痛苦、后悔的样子更容易让众人接受。出事后赵安学着查相关的法律法规,慢慢记下来,接受采访时,不时引用一条。赵安的话总夹杂一些新闻通稿里常出现的句子,听起来像在说别人的事。赵婷也如此,频率低一些。在一次采访中赵婷说“一条鲜活的生命没有了”,被质疑怎么能用这样旁观和套路的话说自己的妈妈。此时的冷静,在众人眼中等同于冷血。

老虎

老虎

  “我们应该是同一个层面上生活的人,对不对?”赵安说,似乎希望网民能将心比心。“我们不应该自相攻击。我们的合法权益、生命财产就应该受到商家的保护。出了事以后你不但不为我们同一战壕里的人呐喊,为我们申诉,反而站在相反的立场上,发出一些不该发的声音,那你不是在自相残杀吗?”

  “我们选择在媒体上发声,也是今后为了她。”赵安看着女儿,“能把对她不好的一些脏水扭转过来。顶着这样子的名声,今后怎么在社会上生存呐。”赵安想尽量多帮帮女儿,事情平息后再一个人回家,他不习惯长住在北京。“她这个小家是团聚了,我这个大家就等于家破人亡了。”赵安叹息一声,流露出不多见的悲伤时刻。

      不守规则遭调查

  赵婷来北京后的新工作已经停了。“以后我要出去工作,可能也没哪个单位敢要我吧。人家肯定会说,她就是那个不守规则的人,她就是那个安全意识淡薄的人,她就是那个被老虎咬的人。人家可能就不敢要了。”

  赵婷否定了“吵架说”、“小三说”、“医闹说”,到了她身上最大的标签面前——不守规则者。关于她的热门句式是“她以为虎园内禁止下车和禁止( )是一个意思。”括号内可以填闯红灯、插队、乱扔垃圾等一系列词。她的身上,集中着人们对一切不守规则者的抱怨。

  “我平时相当守规则的。教育孩子也这样。”赵婷说自己不闯红灯、不插队、不乱扔垃圾。刚向媒体现身时,她就讲了这些,但评论里尽是嘲笑。人们不信。虎园下车那一刻,能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全部过往?

  她想想怎么举例子。比如坐在车上,她教两岁多的儿子识别周围车的颜色,如果是红色或绿色,她会追问一句,那遇到这个灯能不能走啊?比如刚到延庆时,她不大习惯这边司机彪悍的开车风格,“他们遇红灯可以过线,甚至可以停在人行横道线上,也不会被摄像头拍。我们老家的交规就不行,红灯过线肯定被拍。”

  可空口举例不够有说服力。记者问:“你有没有什么比较过硬的证明?比如驾照记录之类的?”赵婷持有驾照有两年多了。她上网调出公安部的交通安全服务管理平台给记者看,显示现在扣3分,未交款一栏中有一条,违法行为是“机动车违反禁令标志指示的”,罚款100元,时间是7月25日,正是她在重症监护室里昏迷的日子。“这可能是朋友开车急忙接人。”赵婷说。点开驾驶证记分详情,这里会记载以前的扣分记录,现在显示“无违法处理记录”。

  “这说明你以前没扣过分?”记者问。

  “应该是。但这有用吗?”赵婷并没有轻松一点,“网友可能会质疑,你可以找别的本来代扣啊。会不会这样说?”

  “那再查查你那辆车的违章记录?”记者说。

  两人都不会查。折腾半天终于调出。除了7月25日那条外,还有两条。一条是2016年5月5日在当涂,“通过路口遇停止信号时,停在停止线以内或路口内的”,罚款50元。“这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我们老家遇红灯过线了会被拍。”赵婷说。还有一条是2016年6月21日在延庆,“机动车违反禁令标志指示的”,罚款100元。“这是我爱人和他同事开出去,好像是违章停车了。”赵婷又一次问,“查这些会有用吗?”

  “我特别注重那些条条框框,有点儿认死理。”赵婷对记者说,“我是一个很多事儿都不能将就的人,我觉得一般不守规则的人是很多事儿都能将就的人。”现在让她抱怨的网络传播力量,也曾让她赞美,转发和颐酒店女生遇袭事件时,她说:“借助网络传媒的力量才得以重视,如果没有那么多网民的关注转发,这个案子是否又是一粒尘埃?”

93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