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实时热点

金庸状告江南最新消息:《此间的少年》侵权的背后 究竟谁对谁错?

文/康宇 来源:第一白银网 10-26 10:12
摘要 近日一则金庸起诉江南侵权的事件一时间窜上了各个搜索页面的热点,畅销书作家江南15年前,他凭借一部同人小说《此间的少年》成名,渐渐在文学影视圈混得风生水起。

第一白银网10月26日讯 近日一则金庸起诉江南侵权的事件一时间窜上了各个搜索页面的热点,畅销书作家江南15年前,他凭借一部同人小说《此间的少年》成名,渐渐在文学影视圈混得风生水起。孰料,武侠小说宗师金庸近日将一纸状书递交到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将江南及北京联合出版有限责任公司、北京精典博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广州购书中心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起诉后者侵犯其著作权。《此间的少年》涉嫌侵权,消息一出,引起业界极大关注,同人小说的尴尬处境也被推到了前台。

金庸状告江南最新消息:《此间的少年》侵权的背后 究竟谁对谁错?

金庸起诉江南侵权

金庸起诉要求停止发售小说,并索赔500万

照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发出的公告,金庸在诉状中,要求四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其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停止复制、发行小说《此间的少年》,封存并销毁库存图书。诉状还要求被告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500万元。此外,四被告还要共同赔偿原告为维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20万元等。该案将于2017年2月16日开庭审理。

这边,金庸将一纸诉状递交给法院,如同他在多年前曾谈到过的,“文学一定要原创,有些网民拿我小说的人物去发展自己的小说,是完全不可以的。你是小孩子,我不来理你,要真理你的话,你已经犯法了。在香港用我小说人物的名字是要付钱的。”金庸还曾提到,周星驰在电影《功夫》中用了他塑造的杨过、小龙女、郭靖、黄蓉这些人物,每用一次就要付1万元钱。看来,这一回金大侠是对多年前言论的兑现,他要与同人小说作者和出版方较真儿了。

江南回应:少债老还,对前辈深感抱歉

“作为读者,将与自己喜爱的作者首度交流,却是在司法层面,情绪非常复杂。”作家江南说,“少债老还”,无论法律层面的结果如何,自己都为22岁那年的孟浪和唐突感到抱歉,并对由此给金庸造成的困扰感到非常自责。

说起来,《此间的少年》竟是江南的第一部作品,15年前该书发表于网络,后于2002年出版,再版了三次。书中,江南用武侠人物的视角记录了自己的青春,讲述了在汴京大学,乔峰、郭靖、令狐冲等大侠们的校园故事。很多读者认为《此间的少年》是江南最好的作品之一。

不仅读者没想到,江南自己也没想到,这部写于十几年前的小说,会让他接到一纸诉状。前天夜里,江南通过微博首次发出声明称,“书中人物姓名确实基本都是来自于金庸先生的系列武侠作品。”他说,情节基本是他在北大读书时候亲历的校园生活和听来的北大逸闻,他还把自己代入了其中“令狐冲”这个角色形象。江南还透露,自己是金庸的忠实读者,最初使用这些人物名字,“主要是出于好玩儿的心理”,写这部《此间的少年》就是“娱人娱己”。

谈及该书的出版,江南当初也是“惴惴不安”。最早出版的时候,他和出版社也曾就书中人名的问题咨询过相关的法律人士,被告知这种形式在当时未曾触及相关的法律规定,才决定正式出版,而他确实并未有侵权的想法。目前,他已将相关法律事务交给律师进行处理。

业界评论:同人作品与抄袭有本质区别

《此间的少年》是一部金庸武侠小说的同人作品,其对于金庸小说中人物姓名的借鉴,是摆在明面上、一望而知的,而所谓抄袭,则是暗地里的移花接木、李戴张冠。实际上,金庸也并未以“抄袭”为由起诉。

据《天涯》杂志的“网络部落词典”专栏,“同人”词条的解释是:“建立在已经成型的文本基础上,借用原文本已有的人物形象、人物关系、基本故事情节和世界观设定所作的二次创作。”“同人”这个词虽然是近代由日本进入中国的,但实际上这种创作方式古已有之,如清代小说《荡寇志》、《新石头记》等即可看做《水浒传》、《红楼梦》的“同人”作品。当代中国的同人作品,主要是基于原作粉丝圈的身份认同,以对原作的热爱为动力而进行创作的,“同人”创作的作者与读者均可明确辨识出在一部“同人”作品中哪些部分来源于原作,哪些部分是完全原创性的。

在与原作的复杂交互关系中,同人创作成为了当代流行文化创作中极富活力与先锋性的组成部分。但无可否认的是,同人创作确实处于版权灰色地带,一旦商业化,就很容易产生产权纠纷。

争议案件反映社会文化变迁

《此间的少年》已经是江南15年前的作品,作者在23日发布的微博长文里也提到,在第一次出版时曾经担心过法律问题并咨询过律师。这样的解释合情合理,可信度较高。但由于《此间的少年》多次再版,期间社会文化背景,包括媒介环境、文化生产机制等都已发生巨变。虽说成文法变化不大,但从此案所处的民法范畴的角度,对金庸诉江南一案是可以参考行业规矩、交易习惯的。这就变成了一个需要去考虑时间跨度和文化环境变迁的复杂问题,目前很难下定论。

金庸先生已至耄耋之年,早年便已坐拥名利,这次起诉江南索赔的500万,对他而言实在不算什么。有些网友觉得老爷子“过了”,毕竟他所要求的“停止复制、发行小说《此间的少年》,封存并销毁库存图书”,是法院认定严重侵权才可能做出的判决。但对于一个影响了一个时代的作家,这也许就是他爱护羽翼的方式。

而对于江南,从道德层面,也许算不上什么瑕疵。但对于文化产业而言,不断调整生产模式去适应新媒体环境的冲击,不仅仅会带来内容上的变化,还附带着法律上的模棱两可。而对江南而言,他可能只注意到了调整内容生产,却很难有与之相适应的法律意识。所以无论最终是法院作出判决还是庭外调解,若说会造成江南名誉上的污点,也是较为牵强。

可以预见的是,每一个引起争议和广泛关注的案件,都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法治的进程。就本案件而言,随着同人圈的日益成熟,同人作者向原作作者寻求授权的版权意识也日益明晰。即便不能要求法律完全适应时代变化,但在讨论和摸索中被逐渐建立起来的法律意识、在磕磕碰碰中达成共识的行业标准和底线,会向世人告知,有争议的法律和舆论,终归是好事。


28
关键词: 热点新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