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实时热点

泰国国王驾崩“普密蓬时代”终结 泰国会怎样?

文/胡庚 来源:第一白银网 10-14 14:26
摘要 “普密蓬时代”终究会成为历史,泰国朝野和各派政治势力也将不得不去努力适应没有“老国王”的政治生活模式。不论新王或王室能否胜任普密蓬国王70年来所成功扮演的角色,泰国都会努力寻找到新的政治生活游戏规则和社会矛盾妥协方式。

  第一白银网10月14日讯 2016年10月13日20时许,泰国政府发布公告,证实国王普密蓬.阿杜德.拉玛九世陛下当天当地时间15时52分病逝,享年88岁。

泰国国王驾崩“普密蓬时代”终结 泰国会怎样?

  泰国是一个国情十分特殊的国家。

  在东南亚,泰国历史上是唯一始终未沦为西方殖民地的国家,如今的王室系却克里王朝(又称暹罗曼谷王朝),传承自18世纪后期。由于近代之前泰国文化垄断于王室、僧侣和贵族,这个国家最早的近代化进程是由国王(1851年拉玛四世)自上而下开创,而最初的同盟军则是最早“成建制”和西方接触的群体——王室成员、贵族和军官团。二战之前,自命“先进群体”的军官团每每试图干预泰国政治,并最终导致泰国加入轴心国、成为二战战败国的重大战略失误,而这次失误的“纠偏者”正是王室,他们暗中和同盟国秘密接触,并积极支持自由派“精英”组成的“自由泰运动”,迫使军政府下台,更奇迹般地以战败国身份重返国际大家庭,甚至收复了战前的失地。

  此次“纠偏”奠定了泰国国王“泰国政治仲裁者”的超脱地位——一方面,根据宪法,泰国是君主立宪国家,并没有参与庶政的任何权利;另一方面,一旦泰国政治“跑偏”,或阶层对立激化,并无实权的泰王每每能通过自己的“仲裁者”地位让天平回归平衡。而普密蓬国王在位时间长达70年,是泰国对立各阶层、势力中绝大多数人所共同尊敬、接受的“仲裁者”。

  在1973年以前,泰国“草根”民众,包括北方、东北方稻米区农民,都市贫困人口等政治参与度低下,国王的“平衡作用”主要体现为在穿军装和不穿军装两派“精英”间居间调停,并在必要时“热启动”;1973年泰国政治改革后、尤其2001年他信势力借“草根”政治参与度提升异军突起、并在普选中所向披靡以来,这个“平衡作用”转而体现在“精英”和他信派之间。

  自政改以来,泰国逐渐实现了“一人一票”的普选,这令更接地气的“外府暴发户”他信得以凭借其善于打动“草根”阶层的“特长”,调动起选票数占绝对优势的“草根”,掀起“农村包围城市”的“红色旋风”;但“精英”有精英的优势,他们上层活动能力强,社会地位高,上院、宪法法院等无需或不依赖选举,而主要靠身份、资格“准入”的机构,他们占据垄断地位,而这些机构拥有一些特别的权力,比如裁定政党、政治家违法、违宪,对他们实行“反腐调查”等。

  “精英”稳居上层,“草根”握紧票仓,这就形成了微妙的政治平衡和死循环——“精英”们每每通过上层手段推翻他信派获得的选举成果,先后搞掉5任总理,解散两个执政党,但推翻后仍不免回到选举程序,结果总是改头换面的他信派、他信党卷土重来。

  传统上王室自然更亲近“精英”,但政治经验丰富的普密蓬国王国王更注重国家形象和长远经济利益,当政变遭到国内外巨大阻力,并危及国民经济和社会安定时,就会出面平衡,强制制订还政于民和改选的时间表——哪怕明知后果并非其所希望看到的,2006年底的军事政变就曾因他的干预戛然而止,而2014年的军事政变尽管导致了漫长的“过渡期”和今年8月7日匆匆举行的、有争议的新宪法公投,产生了让军方可以继续对政治生活施加强烈影响、并在很大程度上制约普选效力的新宪法和新选举规则,并在国际层面削弱了泰王“仲裁者”形象,但国王仍不愧为泰国朝野及各派系、各阶层共同接受度最高的人物,不愧为泰国政治、社会生活最有效、最无可替代的“黏合剂”。

  然而如今老王驾崩,“黏合剂”还能继续有效么?

  根据最新消息,泰国军方在和王储玛哈.哇集拉隆功紧急磋商后,已达成了拥立王储继位的共识,这意味着在国内外不乏争议、能力和口碑都远逊乃父的王储将成为泰国新的国王。

  实际上这同样毫无悬念:王储口碑虽不佳,却是早经确立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被广泛推崇的二公主诗琳通并未婚嫁,且早早表达出无心争位之意。

  许多观察家担心,新王和他信一系关系密切,继位后或许会借国际压力顺水推舟,以“彻底还政于民”为旗号,让他信势力再次上演驾轻就熟的“借尸还魂”好戏;他们更担心,新王在军方和“精英”中缺乏威信,一旦他信派再次凭借普选上位,而“精英”派重祭“选不过你但能搞掉你”的绝招时,能力、经验和威望都逊色一筹的新王或许会“压不住”,从而导致王室“黏合剂”失灵,泰国政局和社会局势出现大的动荡。

  对此外界有理由保持高度关注,但也无需过于担心:普密蓬国王当初继位时同样有许多人不看好(生长国外、一目失明、仓猝继位且年未满20,国内存在披汶这样的政治强人、老手)其可能扮演的政治角色,不看好泰国政治和社会局势的发展前景,但事实证明,普密蓬国王在70年间成为泰国最关键的稳定因素之一,泰国的发展进程虽不乏波折,但总趋势依然是前进的。

  “普密蓬时代”终究会成为历史,泰国朝野和各派政治势力也将不得不去努力适应没有“老国王”的政治生活模式。不论新王或王室能否胜任普密蓬国王70年来所成功扮演的角色,泰国都会努力寻找到新的政治生活游戏规则和社会矛盾妥协方式——当然,过程可能是漫长而曲折的,也可能是迅速而平稳的,代价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人们所祈祷、期待并应努力促成的,是最好、代价最小的过渡期。

2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