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实时热点

八达岭老虎咬人事件最新进展:伤者称因晕车下车而非吵架

文/康宇 来源:第一白银网 10-14 10:25
摘要 7月23日,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导致母女俩一死一伤,但将近三个月来,任凭网络上各种传言乱飞,当事人始终没有发声。

第一白银网10月14日讯 7月23日,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导致母女俩一死一伤,但将近三个月来,任凭网络上各种传言乱飞,当事人始终没有发声。

八达岭老虎咬人事件最新进展:伤者称因晕车下车而非吵架

昨日,老虎伤人事件中受伤的赵女士和她的父亲赵先生首度发声,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如果我真是不顾劝阻下车,我承认是作死,但我不是,我是走到驾驶位那一边的时候才听到后面有车在按喇叭的提醒。”赵女士的身体目前在恢复当中,但是她面部有长达20厘米的疤痕,后续需要继续整容。伤情没有网上传得那么严重,但是右面部神经受损,无法吃硬的东西。现在,她的下颌,还有六颗钢钉。她在努力锻炼自己的咬合肌。

现在,她送儿子上幼儿园,都需要戴着口罩。事发前,她刚带着母亲和孩子到北京和丈夫团聚一个月,也刚刚才在北京找到了工作。而老虎伤人事件之后,赵女士整体的恢复期还需要一年多的时间,工作显然是没有办法继续了。

和网上各种传言带来的影响相比,赵女士最痛心和崩溃的事情,是母亲因为救她而死。赵女士的父亲说,在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辅导之后,女儿才开始面对这件事。“但这种伤痛会背一辈子。”3岁的孩子还不懂事,却突然会说“妈妈被老虎吃掉了。”

至于赵先生自己,妻子突然离世,白天看似平静的他,却会不断地在夜晚惊醒。8月22日,赵先生在朋友圈发布了一篇写给亡妻的信。信里写道:安息吧,你一路走好!安息吧,我的亡妻!

回应“准备索赔200万”:现在发声是希望得到公平 下一步就是起诉

八达岭老虎伤人事件发生之后,赵女士一家很长时间并没有站出来发声。与此同时,有关赵女士一家的各种传言一直此起彼伏,有说赵女士是小三,孩子是非婚生子,有说赵女士一家是医闹,家里有背景,甚至还传出赵女士因为抢救无效不幸身故的消息。

赵女士的父亲赵先生已经退休,因为家里遭遇的这起悲剧,从马鞍山的老家赶到北京来照顾女儿,处理各种事情已经将近三个月。“我们一开始并不知道网上说了什么,精力都在怎么救女儿怎么处理妻子后事这里,根本没有精力去管其他的,等到后来看到这些传言之后,已经各种发酵了。”

赵先生说,他的女婿的确是一名现役军人,但不是什么高层,只是一个普通的营级军官。也正是因为是军人,部队有纪律,一开始他什么也不能说。女儿刚来北京,怎么可能是医闹,而说女儿是小三,脾气暴躁爱吵架这些事更是没影的事。

有媒体报道,赵女士一家准备提出200万的索赔。而赵先生表示,自己有工作,也有退休工资,就算一分钱不给,生活也能过得下去。现在发声是希望得到一个公平,而不是简单地说动物园没有相应的责任。所以,他们下一步就是正式提起起诉。至于是否对此前网络传言提起名誉权的诉讼,赵先生称等到把这起诉讼解决完再考虑。

赵先生说,他们接受网民的批评,希望以后大家吸取血的教训,所有人都能遵守任何法律和规则。

“说了你可能不信,我是出院后才看到那些传言的,我那时很平静。在那以前我才得知我母亲的死讯,当我知道这个事时,我的难受大于关心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赵女士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

赵女士说,在她住院期间,和外界与世隔绝,电视、报纸、手机都没有,医生和护士也不说什么。她一直以为母亲还在。直到自己出院几天后,父亲才告诉母亲走了的这个消息。“当时人都是崩溃的,觉得如果她不来北京,我们不去动物园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些事。”

“我们家算是家破人亡了。所以各种不实臆测,都不会比母亲去世更难让人接受。小三,医闹,吵架,这些事情我都没有做过,没有做过你理他干嘛呢?”赵女士说,只是让她很心寒的是,出了这个事后,认识她家的人为了表达自己是知情人士,就说和她家是亲戚,在外面和人各种议论,“但我的心里就只想着我母亲。”

在赵女士出院后,她的父亲赵先生为了消除她内心的阴影,专门给她请了心理医生辅导,希望尽快让她走出来。“女婿原来是很开朗的一个人,现在沉默寡言的,他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妻子和丈母娘,自己有责任。”

赵女士的伤情没有网上传得那么严重,但是右面部神经受损,无法吃硬的东西。

下车原因:不是因为吵架而是因为晕车

“大家看了那个视频,都认为我下车已经看到了老虎,但直到现在我都不记得老虎什么样。”昨日,赵女士讲述了当时的场景。

赵女士说,当时下车绝对不是和爱人吵架,而是因为晕车。她本人一直都有容易晕车的毛病,她的母亲和外婆也都是这样,相当于是家族遗传。

当时,刚刚开车进动物园时,是赵女士本人开的车。而进入动物园后在到达出事的东北虎园区之前的休闲区,因为那个区域的动物是被圈养的,可以下车。所以在那里完成了第一次的交换驾驶位,换成了爱人来开车。

赵女士说,他们进入虎园时,是看到门口有警示牌,禁止下车。但是进去园区后,他们一直在找寻老虎,开了30多米并没有看到。孩子当时还在车里问了一句“老虎在哪里啊。”母亲当时还回了一句“老虎怕热,去山上睡觉了。”

惊魂瞬间:一只爪子搭在肩膀上,一只爪子抓着我的背

“因为一直没有看到老虎,走了30米左右,感觉我们是不是已经不在虎园了。”赵女士说,但这一路一直开开停停地各种找老虎,结果她越来越晕车。当时看到侧方有一辆巡逻车很悠闲地停在那里,而那块区域并没有警示牌的标志,就认为这个区域也是休息区,就在那里停车准备换座位了。

“当时天气热,觉得换座位也是一个很快的事情。”赵女士说,她下车时一路跑向丈夫所在的驾驶座位旁,直到跑到驾驶座位旁才听到后方有车辆按喇叭的提醒。但那个时候没看到老虎,还以为是后方的车让他们赶紧开走。而等到发现老虎的时候,为时已晚。“一只爪子搭在肩膀上,一只爪子抓着我的背,就把我拖走了,当时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赵女士说,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3点在医院的ICU里。

当事人质疑:错误下车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园区不同区域设置不够合理”

“调查报告说,有车辆警示我立刻上车,我是不顾劝阻下车。但如果真是不顾劝阻下车,我承认那是作死,但实际不是这样的。”赵女士说,在视频中可以看到,她当时下车时义无反顾,头也没有回。如果自己受到了提醒,她的头应该是会向救援车的方向张望。

在赵女士看来,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导致自己错误的下车。那就是她认为动物园区不同区域的设置不够合理,刚进去是白虎区,不能下车。然后又经过了食草动物的园区,再然后是休闲区,又可以下车。一会能下车一会不能下车,再加上天热晕车,会导致判断出现问题。

“所谓的说我没有守规则,什么叫做规则,守规则是知道这个规则,不去遵守才叫不守规则,而我当时是不知道。”

检票员迅速撕了几张票,并没说哪些地方别下车

赵女士认为,动物园方的安全提醒并不够到位。这一点,从他们当时买票的过程就能印证。进园那天,由于车辆过多,他们被要求从侧门进。买票不是在售票处买的,而是在侧门入口处的检票员手里买的票,售票处卖保险,而检票员不卖保险,所以当时他们就没有买到保险。

“买票过程很快,我们没下车,就问带车吗,我说带,然后就说330。”赵女士说,检票员迅速撕了几张票,连同一张六严禁的告知单塞给她。然后告诉他们,头手不要伸出窗外,如果动物要吃的扒车窗,不要摇下窗户,但并没有说哪些地方不要多做停留或哪些地方绝对不能下车。“那张告知单和门票在一块,也没有明显的颜色区分。”

赵女士说,当时进园时,检票员的确拿出了一份书面的安全合同让她签字,还要签下手机号码和车牌号。但她签字时并不知道这是合同,以为是入园的车辆登记,而这份书面的合同签完之后就收回了,她没有看到内容也没有留存。“我不知道这个就是安全合同。”

跑到救援车前拍车门:“拍了整整四五分钟”

赵女士的记忆,只停留在自己被老虎抓走那一刻。之后她是如何被救回来的细节,都是丈夫事后告诉她的。

赵女士说,在自己被老虎抓走,丈夫下车之后,发现对面山坡有四只老虎。于是他从车辆左侧绕到右侧。丈夫已经亲眼看到母亲被扑倒,他觉得不能像母亲一样上前,白白地做无谓牺牲,必须向有救援能力的人求援。于是丈夫跑到救援车辆前,就不停拍打车门,拍了整整四五分钟,请求救援。

“但是车上的人只是让我爱人赶紧上车,别再被老虎咬了。”赵女士说,工作人员督促丈夫上车立刻开出东北虎园区,“只好开走了”。但是出了虎园之后,门就关上了,门口等了差不多20分钟左右,一辆金杯面包车才将她和母亲送出来,直奔延庆医院。

“当时不知道怎么救了,后来才知道只是轰油门按喇叭,工作人员并没有下车。”赵女士此前看到了动物园的一些说法,她认为相当于动物园是变相承认没有应急处理能力,无法及时施救的事实。因为没有相应的救援工具,也没有专业的救援人员。“就好像在游泳池里落水,游泳池边有救生员,但是不会游泳,连游泳圈都没有的感觉。”

让赵女士感到不解的是,在自己出事后的第二天,她的父亲在延庆急救中心查到,动物园拨打120急救中心报警的理由是八达岭方向出了交通事故,而不是老虎伤人事件,这也让她困惑。

和网上各种传言带来的影响相比,赵女士最痛心和崩溃的事情,是母亲因为救她而死。

赵女士的父亲说,他们接受网民的批评,希望以后大家吸取血的教训,所有人都能遵守任何法律和规则。

动物园回应:工作人员不能随便下车,希望这事依法依规解决

对于赵女士一家的突然发声,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负责人曹先生表示,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情,一死一伤的结果对于任何家庭都是灭顶之灾。但是园区确实尽到了安全注意提醒的责任,在猛兽区,不管任何人因为任何原因都不能下车,不管是游客还是工作人员。

曹先生表示,赵女士下车时,园区的巡逻车是第一时间最快速度赶到驱赶老虎,也对当事人做了警告。在老虎拖走两位当事人时,巡逻车也第一时间呼叫了邻近区域的巡逻车赶来参与救援。但是工作人员不能随便下车,园区没有配备麻醉枪,是因为麻醉枪也属于管制枪具,而且即使有,也不可能第一时间发生作用。

曹先生表示,无论如何,他们希望这件事依法依规解决,赵女士一家提起诉讼,采取法律的手段,也是他们正当的权利。他们也会继续和赵女士一家沟通此事。


38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