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实时热点

美媒称中国弃矿买房冲击澳大利亚 矿工改行去盖楼

文/黄凯琴 来源:第一白银网 10-03 10:29
摘要 美媒称,从俄罗斯到巴西,从尼日利亚到委内瑞拉,随着中国崛起而繁荣的资源大国也因中国需求放缓而遭到经济打击。不过,澳大利亚没有被全球崩溃打倒,多数矿场依然在作业。

  第一白银网10月3日讯 美媒称,从俄罗斯到巴西,从尼日利亚到委内瑞拉,随着中国崛起而繁荣的资源大国也因中国需求放缓而遭到经济打击。不过,澳大利亚没有被全球崩溃打倒,多数矿场依然在作业。同时,澳大利亚的这种出人意料的持续繁荣,还因为有另一种完全不一样的资金正从中国流向这里。

中国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9月26日报道,澳大利亚冲浪玩家李·梅多克罗夫特2004年底和数万澳大利亚人一样,去了煤矿工作。当时,企业对工人极度渴求,以至派专车去接这些未来的焊工、电工和吊车操作员,其中就包括偏远的澳大利亚西北部沿海地区。

  报道称,当时的中国正在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向前发展,希望得到澳大利亚的每一块矿石,矿业推动了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的猛增,最高时达到一年将近1000亿美元。30年的经济改革加之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贸易壁垒的减少给中国经济点了一把火,连一些小城市都冒出很多的摩天大楼。同时,中国大力修建高速公路,这些建设意味着,中国去年生产和消耗的钢铁几乎是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总和。为了给钢铁厂提供原料,中国需要大量的澳大利亚铁矿石,铁矿石的价格增长了十倍,各大公司竞相修建矿场,尽可能快地增加港口泊位。

  报道称,全球资源丰富的地方都借中国致富了,但崩溃的到来同样是迅速而猛烈的,中国的经济放缓导致太多的矿场在向已经停产的中国炼钢厂过度供应矿石。因此,新矿建设项目停工了,梅多克罗夫特和其他人一样丢了工作。

  但在清洁的空气、优质的教育系统吸引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把钱花在澳大利亚,数以万计的中国家庭把子女送到昂贵的澳大利亚大学读书,澳大利亚向中国的食品出口也在猛增。同时,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房地产投资自2010年以来增加了至少10倍,在墨尔本和悉尼市中心的新住宅单位有近一半被中国投资者买下。

  报道称,对梅多克罗夫特以及西澳大利亚州其他因矿业衰落而失去生计的人来说,中国的钱是一种赐福。现在他住在西澳大利亚州首府珀斯,在一个瞄准中国买家的新住宅开发项目中做水管工学徒,当中国游客进入他工作的建筑工地时,他说,“那就是见到了金主。”

  黑德兰港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关于矿业繁荣对他们造成冲击时刻的故事,对拉米雷斯来说,那个冲击时刻是当她家租住的房子以100万美元卖给一个外地投资者的时候。

  中国投资与房价“冲浪”

黑德兰港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9月27日报道,小小的黑德兰港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之一,每年处理货物的吨位比洛杉矶、香港或比利时的安特卫普还要大,熟练的焊工和电工一年的工资可达35万美元,这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人。高额的报酬有许多来自加班,或是由于上了一种被戏称为“离婚排班表”或“自杀排班表”的班次。工人们在偏远的营地连续工作27天,中间只休息一天,数月里一直在沿海沙漠的高温中汗流浃背进行户外作业,度过一个个漫长的夏天。

  报道称,所有这些超时工资将物价推至极高的程度,黑德兰港的商店都关门了,因为无力承担不断飙升的租金,也请不到本地人放弃矿业公司为之工作。同时,房地产的卖价和租金大涨,中国等地的富人听说了这里的四位数周租金,感到有利可图,于是大批涌入进行投资。

  然而,中国负债累累的开发商开始放慢盖新楼的速度,钢铁消耗量不断减少,但黑德兰港不断修建更多钢铁厂,制造商对开设更多工厂表现得更加谨慎。黑德兰港很快感受到了这种痛楚:铁矿石价格大跌,矿业公司裁掉了数以万计的雇员。黑德兰港一家大型房地产经纪公司的所有者吉姆·亨内伯里说,房租和房价已经下降了3/4,镇上1/5的房子处于空置状态。当地领导人在繁荣时期有大把的钱可花,如今却面临着削减房地产税的压力。

  “这就像冲浪,”西澳大利亚州州长科林·巴尼特说。“浪来了,你得把握住机会,奋力乘浪而行,利用好它带给你的一切。浪走了,你就得奋力划水,我们当下就是在奋力划水。”

  中国“买房团”成经济源泉

  报道称,即便采矿业出现了最严重的滑坡,澳大利亚还是发现了来自中国的经济增长潜在源泉。房地产开发商称,他们发现很多中国家庭急于在澳大利亚买房。在珀斯开发了大量公寓楼的保罗·布莱克本说,“我认为投资回报是次要关注点——他们的首要目标是把钱放在某个稳定安全的地方,是把钱转出(中国)”。

  与美国的情况类似,低利率也增进了买家对房屋和公寓的需求。澳大利亚政府的数据显示,在截至2015年6月30日的财年里,得到其许可的来自中国的房地产投资为182亿美元,为前一财年的两倍,比上一财年来自美国的投资总额多出两倍还多——美国是澳大利亚的第二大海外投资者。一些开发商表示,更多来自中国的资金在没有得到澳大利亚政府许可的情况下,悄悄流进了房地产市场。

  报道称,黑德兰港乃至整个西澳大利亚州都面临着预算问题,该州已经着手出售为期50年的犹他点泊位租约,买家有可能来自中国,尽管矿产资源等规模较小的公司纷纷表示反对。

  报道称,让一些澳大利亚人感到担心的是,这个国家眼下所处的经济轨道是否和10年前的美国类似?澳大利亚央行在4月份警告称,如果来自中国的需求下降,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可能遭受挫折,该国有着大量住房抵押贷款业务的银行系统可能受到损害。但截至目前,中国人的资金仍在流入,在铁矿石热潮中拿赚到的钱大肆挥霍的很多矿工,如今正竭力适应建筑业的工作。

  报道称,但也有很多矿工当初存了钱,已经用积蓄买了房或创办了小企业,梅多克罗夫特就是其中之一。他买了一栋房子,结婚之后一边养育两个孩子,一边学着成为一名水管工。但谈起那个繁荣的时代,他说自己无怨无悔。“我结结实实地辛苦劳作了12年,”他说,“去实现许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达到的目标。”

  黑德兰港的船舶。经过多年矿业繁荣,泡沫也在逼近。

17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