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实时热点

财政部再次表态 养老金全国统筹迫在眉睫 方案或年底前出台

文/王玉婷 来源:第一白银网 09-09 14:48
摘要 国务院今年4月决定上调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截至8月底,全国31个省市区只有上海、北京等个别地方将上调的6.5%养老金逐步调整到位,少数出台调整细则的省份发放到位最快也要9月底,还有许多省份具体的调整方案迟迟未公布。

  第一白银网9月9日讯 “今年各地养老金上调进度和力度上的差距,也从侧面论证了提高基本养老保险因统筹层次的重要性。”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教授朱俊生对界面新闻表示。

养老金

  有关国内养老金政策调整的消息每一次都能引发巨大关注,这次是关于全国统筹方案的出台,似乎已为时不远。

  楼继伟多次提出要研究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方案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日前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报告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时再次表示,要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其中就包括“研究提出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方案,推动建立基本养老金合理调整机制”。

  这已经不是楼继伟今年第一次提出养老金全国统筹的话题。早在今年年初的全国财政会议上,楼继伟就曾表示,要加快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完善养老保险顶层设计总体方案,制订职工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方案。这个表态当时就被媒体解读为养老金全国统筹等多个重大改革方案有望今年出台实施。

  而在稍早前的8月23日,新华社旗下向来对政策跟进及时的《经济参考报》也透露,目前全国统筹方案初稿已经形成,最快将在年底出台。

  不过,目前还未有更进一步的消息传来。

  养老金全国统筹方案的出台迫在眉睫

  但是,现实的紧迫性已愈加明显。“今年各地养老金上调进度和力度上的差距,也从侧面论证了提高基本养老保险因统筹层次的重要性。”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教授朱俊生对界面新闻表示。

  国务院今年4月决定上调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截至8月底,全国31个省市区只有上海、北京等个别地方将上调的6.5%养老金逐步调整到位,少数出台调整细则的省份发放到位最快也要9月底,还有许多省份具体的调整方案迟迟未公布。人民日报也对此刊发评论称“拖得实在太久了些,说不过去”。

  “像辽宁等重工业省份,基金已经有了很大的亏空,然而养老金仍在连续上调。真正承担筹资主体的是地方财政,现在这个经济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下,支付难度还是比较大。”朱俊生介绍:“事业单位和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并轨的推动,也使得这一次养老金上调压力较大。”

  地方政府的负担在日益加重

  地方政府的负担在日益加重。人社部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8月发布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5》显示,我国的职工养老保险抚养比由2014年2 .97:1降至2 .87:1。广东以9.74:1的抚养比位居全国首位,其6158亿元的结余可供支付52.8个月。黑龙江的抚养比则是1.33:1,而88亿元的结余仅供支付一个月。

  “养老金的收支状况存在较大的省际差距。收不抵支的省份往往是老工业基地,退休职工比较多,产业类型较单一未能吸引更多就业,养老保险的制度赡养率越来越高,经济不好也影响着人们的缴费水平。”朱俊生表示:“如果实行全国统筹,把基金有结余的地方和基金不够的地方做评调,提高基金的使用效率。一定程度上能解决目前局部地区面临的基金不够用的问题。”

  如何应付各省养老金收支不均衡状况

  此前人社部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34115亿元。广东、北京、四川、江苏、浙江、山东省累计结余均超过两千亿元。与此同时,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北、陕西和青海等六省份的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当期出现收不抵支的情况,内蒙古当期收支也仅实现持平。

  各省养老金收支状况如此不均衡的情况下,全国统筹如何调剂才能保证公平呢?将结余较多的省份的养老金去弥补处于亏空状态的其他地区,势必会引起盈余地区的不满。

  据新华社报道,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表示,可以肯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全国统筹并非各省统收统支“吃大锅饭”。全国统筹十分复杂,必须在分清中央与地方责任基础上,经过详细测算、统一认识,再明确资金配置与管理。如果不能通过制度设计保障地方养老金缴费征收的责任感和积极性,“再多的基金结余也将坐吃山空”。

  2009年底,全国所有省级行政区均出台了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制度,截至2010年底有25个省通过了省级统筹验收。在当前省级统筹情况下,部分地方采取了养老金出现缺口时财政投入由省级与市县按比例分摊。如黑龙江省规定按省级与市县3:7比例承担养老金兜底职责,以进一步强化各地挖潜增收、自求平衡的责任意识。

  如何为养老金保值增值也成是要解决的问题

  我国企业养老保险基金2015年底已累计结余34115亿元,这样巨额资金如何保值增值也成为问题所在。此前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曾测算,以CPI作为基准,养老金在过去20年贬值将近千亿元。其中,统筹层次低往往被认为是阻碍养老保险基金开展有效投资运营的根本原因。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诸福灵曾在2012年表示,尽管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实行省级核算,但结存基金受托存储在市县一级,形成了过千个小规模基金,缺少保值增值机制和手段,贬值严重。据统计,2007年至2008年的养老保险基金的平均利息率分别为1.79%和2.16%,低于一年期存款利息率水平。

  碎片化管理和分散状态后患无穷

  “碎片化管理和分散状态会有很多后患,通过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话,有利于提高基金规模,从而增强基金化解风险的能力,也能更好地实现基金的保值增值,利于劳动力市场自由流动,提升效率。”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副院长章晓懿向界面新闻介绍:“监管风险同时需要警醒,统筹层级越往下,直接领导对资金的管理、责任权力,地方基金受地方管理能力等因素的影响就会越大,碎片化的运作资金被挪用、贪污的风险也是比较大的。”

  实际上,早在1992年,我国就已开始探索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制度,2007年,当年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与财政部联合下发了《关于推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有关问题的通知》,对实现省级统筹的意义、标准、措施做出了更加明确的说明,但直到2009年底,才基本建立了养老保险省级统筹的制度框架。近年来提出的养老金全国统筹推行亦进程缓慢,甚至一度陷入停滞。

  提高养老金统筹层次牵扯各地利益

  “为什么提高养老金统筹层次这么难,这和我们现行分税制有关系,养老保险可能涉及一些隐性债务的政府承担问题,各个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在责任分割上存在一些博弈。”朱俊生表示:“全国统筹之后,地方政府不再承担基金收支平衡,从鼓励本地企业竞争力的发展到鼓励企业对企业投资的方面来看,地方政府都希望能降低缴费率。各个地区诉求不一样,就使得一旦全国统筹,会有各个利益的障碍。”

  在章晓懿看来,推进养老金全国统筹涉及养老负担轻重、经济发展水平、资金筹集能力、管理体制等各方面因素:“全国统筹意味着地方政府的激励机制改变,如果没能找到好的风险机制的话势必将推进困难,并不是发个文件全国就能彻底统筹了,没这么简单。”

2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