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原油

低油价时代下的航空公司躺着赚钱 但竞争更残酷

摘要 对于全球航空运输业来说,2016年仍将继续受惠于低油价带来的红利。在这一年里,一些航空公司在不断采购新飞机来扩大机队规模的同时,也在辅助性收入方面有了大幅增长。

第一白银网11月24日讯 对于全球航空运输业来说,2016年仍将继续受惠于低油价带来的红利。在这一年里,一些航空公司在不断采购新飞机来扩大机队规模的同时,也在辅助性收入方面有了大幅增长。国际航协今年6月曾预测行业利润将进一步增长,并且将今年全球航空运输业的净利润预测由之前的363亿美元增加到394亿美元。

总体而言,2012年~2013年,航油成本平均占航空公司运营成本的33%,预计2016年约占运营成本的20%。在今年6月于都柏林举办的国际航协年会上,时任国际航协首席执行官托尼·泰勒表示:“低油价的确为航空公司带来了好处,尽管也会受到套期保值和汇率的影响。实际上,我们的低油价可能已经接近优惠的最低点了。”

低油价时代下的航空公司躺着赚钱 但竞争更残酷

低油价时代下的航空公司仍面临诸多问题

多因素下的经营压力

虽然低油价为全球航空公司今年的盈利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良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高枕无忧了。2016年上半年,总部基地在香港的国泰航空就遭遇到了重大损失。其在半年报告中称,2016年上半年,国泰航空净利润仅为4550万美元,比2015年同期减少了82%。国泰航空对外表示,这主要是受到了其他航空公司激烈的市场竞争、燃油套期保值损失和中国商务出行市场萎缩的影响。

国泰航空主席约翰·史乐山在一份声明中说:“2016年上半年,经营环境受到了脆弱的经济和激烈的市场竞争的影响。中国内地经济增速减缓限制了商务出行,这对高端出行的需求带来了负面影响,尤其是在远程航线上更明显。”

今年以来,国泰航空除了在燃油套期保值上受到了巨大损失之外,在中国内地市场上受到了来自南航、东航和国航的挑战。目前,这些公司的网络枢纽建设逐渐成形和完善,并且致力于不断开拓国际市场。另外,在一些有利可图的国际航线上,国泰航空又受到来自海湾地区的阿联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和卡塔尔航空的竞争,其市场竞争力已经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由于继续受惠于全球低油价带来的利好因素,2016年初,汉莎航空取得了不错的业绩。但是,由于后来受到欧洲恐怖袭击和更多的政治、经济不确定性的影响,北美、中国到欧洲的远程航线订座率极速下降。因此,今年7月,汉莎航空不得不将今年初确定的“高于去年”的利润目标调整为“低于去年”。今年以来,汉莎航空还多次面临员工罢工、时而发生的恐怖袭击和与工会组织的劳工谈判,这些都加大了经营的压力。

2016年第三季度,虽然汉莎航空的销售收入一度出现减少,但其采用了多种方式,包括与一些工会组织通过一次性结算方式解决了退休金计划问题,使得第三季度的利润快速增长了79%。另外,今年9月,短期商务出行订座率比预期高很多,这再次增强了汉莎航空的信心。11月初,汉莎航空又调整了2016年的全年税前收入预期,预计与2015年的18亿欧元基本持平。

市场发展各有损益

澳航于8月24日宣布,其2015~2016财年的利润大幅增长了85%,由上一财年的5.57亿澳元增加到本财年的10.3亿澳元。澳航在本财年的利润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航油成本的减少,其航油成本从上一财年的39亿澳元减少到本财年的32亿澳元,航油成本占总成本的比重从24.7%下降到了20%。

显而易见,澳航在本财年的利润增长除了得益于国际旅游市场的快速增长之外,还得益于难得的低油价。尽管受到国内能源市场需求疲软的影响,但澳航在其国内航线上的收入仍然增长了20%,达到了5.78亿澳元。澳航表示,将利用这种有利的市场发展机遇,回购多达3.66亿澳元的股权,并计划在其所有的国内航班上安装无线网络。

2015年第二季度,美联航每股收益为3.31美元,收入为99.1亿美元;而2016年第二季度,其每股收益为2.57美元,收入为93.8亿美元。除了受到航油套期保值带来的负面影响之外,美联航还把较低的每座位英里收入归结为强势的美元交易、很低的服务附加费、市场竞争加剧以及高收益需求与行业运力投入不匹配等所带来的一系列不利因素的影响。

与2015年第二季度相比,美联航2016年第二季度的可提供座位英里总数仅增长了0.1%,但是每英里可提供座位数的旅客收入却减少了6.6%。其国内运力投入增长了0.9%,每英里可提供座位数的旅客收入却减少了4.6%。美联航预计本年度的总运力增长为1%~1.5%,预计每英里可提供座位数的旅客收入将减少5.5%~7.5%。

美国航空2016年第二季度的收入比2015年同期减少了4.4%,为104亿美元。但是,该公司的利润比去年同期大幅减少了44%,由17亿美元减少到了9.5亿美元。美国航空表示,这基本符合公司的发展预测。油价比一年前下跌了25.9%,为公司节约了13亿美元的成本。不得不说,低油价仍然为美国航空乃至其航空运输业带来了巨大的帮助。

虽然低油价为美国航空的利润作出了贡献,但是市场竞争因低油价而变得更加残酷。为了调整运力投入与市场需求之间的关系并更好地获取市场利润,美国航空决定将购买的22架空客A350飞机的交付日期从2017年延迟到2018年末。2018年底,美国航空将接收首批2架空客A350飞机,2019年~2022年每年将接收5架。

价格竞争带来的担忧

对于全球航空业来说,2016年仍是收获利润的一年。国际航协指出,2016年全球航空业可能实现利润394亿美元。但是,这其中有229亿美元来自北美航空公司。由于受到恐怖袭击的影响,欧洲的一些航空公司出现了市场需求动力不足的情况,预计全年利润约为75亿美元。

时任国际航协首席执行官托尼·泰勒对此表示:“这个数字听起来很大,但这只是100多家航空公司的利润总和。航空运输业一直在努力获取利润,这也意味着航空公司必须严肃对待商业发展,因为他们依然面临着更多的挑战。”

在全球航油价格处于历史低位并为航空公司带来利好的同时,航空运输市场的竞争随着票价的降低变得越来越激烈。国际航协表示,2016年全球航空业的平均票价比2015年下降了7%,这在欧洲一些运营短程航线的低成本航空公司方面,下降幅度表现得更为明显。在全球经济依然处于滞缓发展的情况下,低票价的确拉动了航空旅游业的发展。

但是,这种由低航油价格推动的低机票价格能否为将来航空运输业的发展带来积极的刺激作用呢?业内一些专家对此持有不同意见,并表示了担忧。布鲁塞尔航空首席执行官伯纳德·古斯廷说:“需求是强劲的,利润也是现实的。但是,我们应该知道,一旦航油价格上涨,我们将不可能再提高目前市场已经接受的价格了。我们不得不为此做好准备。”

航油价格下跌在带动旅游消费的同时,也对航空公司的高端客户市场,尤其是稳定的石油能源市场的商务出行市场带来了巨大冲击。对此,阿联酋航空首席执行官蒂姆·克拉克说:“对于航油价格的下跌,我们都表示欢迎。但是,我们并没有预见到能带来高端收益的能源行业的商旅市场的出行却越来越少了。”

面对很多公司利用低油价带来的利好不断开通新航线和增加航班密度,并通过降低票价参加竞争的局面,澳大利亚捷星航空集团首席执行官杰恩·赫德利卡表示,如果这种趋势继续蔓延下去的话,市场发展将变得很不理性。尤其是高端商务出行市场在萎缩的同时,机票价格随着市场竞争而连续走低,现时的行业发展状况在未来航油价格回升之后又该面临怎样的局面呢?

若减产成功油价涨至60美元 油市将再度面临增产风险

74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