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原油

原油领袖地位遭何威胁? 油价50大关真的难以逾越吗?

摘要 作为商品期货龙头的国际原油,自6月份以来期价始终未能强势突破50美元/桶价位。原油对整个大宗商品的领涨、领跌的领袖地位,会否就此暗淡?

  第一白银网10月28日讯 在以往的大级别行情中,原油价格走势经常领先于其他品种。但在黑色系和有色金属等轮番上涨中,作为商品期货龙头的国际原油,自6月份以来期价始终未能强势突破50美元/桶价位。原油对整个大宗商品的领涨、领跌的领袖地位,会否就此暗淡?

原油领袖地位遭何威胁? 油价50大关真的难以逾越吗?

国际现货原油

  领袖地位动摇

  今年以来,国内商品市场堪称多头“盛宴”,黑色系部分品种的走势令人惊叹:焦炭、焦炭期货年初以来涨幅分别为137.59%、102.61%;同期原油涨幅亦有33.81%,但作为商品龙头,与黑色系对比则相形见绌,与其“一哥”地位不符。

  全球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能源的消费量,而原油又是在众多能源产品中消费量最大的品种。因此,原油一向被认为是大宗商品的“领袖”。

  此外,卓创资讯分析师高健指出,原油期货也是全球商品期货中的佼佼者,成交量庞大,场内资金较为活跃。因此,原油在全球商品市场中位居前列,也往往成为市场运行的风向标。

  “在以往的大级别行情中,原油价格走势经常领先于其他品种。这主要源于两方面:首先,原油和煤炭是大宗商品两大成本源,因此从成本驱动角度看,往往会自上而下传导;其次,从需求端角度来看,原油需求触底往往略微领先实体经济复苏,因此原油价格也往往提前反应。”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程小勇说。

  作为商品市场举足轻重的成员,其一举一动都对其他品种造成关联性影响,但为何原油会成为商品牛市中的落单者?

  “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基本面的差异。”东证期货分析师金晓指出,由于供给侧改革和需求端回暖两方面因素作用下,原来过剩的品种不再过剩,而是变得短缺,由此导致黑色系品种快速上涨。对于原油而言,低油价环境正在驱动市场自我实现再平衡,表现为需求上升同时供给收缩。但是再平衡是一个非常缓慢过程,而且中途存在波折。

  金晓指出,尽管非OPEC国家原油产量下降,但OPEC摇身变为增产的引擎。OPEC艰难地在阿尔及尔会议上达成恢复产量上限的框架性协议,但实现起来将会非常困难,尤其是利比亚和尼日利亚均在产出正常化的进程中,最终结果是OPEC产量易增难减。供给过剩和高企的库存压力依然存在,因此油价难以大幅上行。

  金石期货分析师黄李强表示,今年国内商品牛市成因更多是政策市和资金市,例如煤炭市场,宽松货币政策造成流动性泛滥,资金出现配置荒,推高了商品价格。而原油则是一个市场化、国际化品种,受国内资金影响很小,事实上国内资金也很难影响国际油价。

  此外,原油整体供应过剩,需求短时间又难以跟上供应的上涨幅度,在供应过剩大背景下,全球各主要产油国都在通过降低油价的方式,挤出竞争者。因此基本面偏弱,各产油国之间的博弈促使原油相较其他品种走势偏弱。

  低油价难左右供应阀门

  “其实今年原油表现并不弱,年初时候最低曾一度低至26美元左右,目前处在50美元附近,可以说几乎实现翻番。不过,尽管上半年油价持续上涨,但油价在50美元附近依然承受较强阻力,这主要是因为当前市场产能充足而需求相对乏力所致。油价进一步走高,会刺激新增供应重返市场,进而加剧供应过剩。”高健说。

  冻产协议的达成对于改善原油供需失衡具有重要意义,而其执行情况可能是后期市场关注重点。

  黄李强认为,冻产协议只是OPEC内部达成的局部性协议,即使OPEC将产量维持在3250-3300万桶/日,如果其他产油国(如美国、俄罗斯)加大产量,那么原油供应过剩问题仍然难以改变。

  “不仅如此,一旦冻产协议达成之后,油价非但没有上涨,自身份额又被抢夺,那么OPEC内部势必会放弃协议,开足产能生产。如果这样,在短时间内使原油供给大幅增加,并且对于市场的信心将会造成重创,因此油价上涨基础并不牢固。”黄李强说。

  在OPEC达成冻产协议之后,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支持,并且称会采取冻产甚至减产的措施支撑油价。但OPEC内部部分成员国又宣称将会增产,而俄罗斯国内原油主要生产商对于冻产也都有抵触情绪,因此四季度冻产协议存在反复的可能性。

  回到原油的供需层面,从今年的全球原油供需情况来看,原油供应过剩问题仍然没有明显改变,基本上每个月原油供应过剩都在150万桶/日水平左右。进入四季度,原油迎来了冬季取暖油消费高峰,OPEC也上调了全球消费预期,加之非OPEC产量不再增加,原油供大于求问题有所缓和。

  但黄李强认为,原油供需端还是存在很多隐患。首先,从贝克休斯公布的数据来看,由于油价有所回升,美国活跃钻井数也在持续增加。

  截至10月21日,美国活跃钻井数为443座,连续17周没有下降。由于低油价造成页岩油生产企业财政困难,经济实力不好的企业开始关停自身钻井,美国活跃钻井数从1600座大幅下降到最低300多座。但是随着油价回升,活跃钻井数开始增加,这是油价上行的重大阻力。

  反观美国商业原油库存。截至10月21日,美国商业原油库存为46820万桶,较六月底下降2774.1万桶。此外,为应对低油价,各主要产油国纷纷降低自身生产成本,目前美国页岩油的最低成本达到35美元/桶,平均采油成本在50美元/桶以下,低油价对于供应的影响下降。

  50美元关山难越

  “当前国际油价可能处于相对均衡位置,在50美元/桶附近徘徊,也符合全球主要原油开采成本的盈亏平衡点附近。由于冬季北美处于淡季,而中国进口也会因四季度工业制造业淡季放缓,所以未来国际油价很大可能震荡下跌。如果美联储12月份开启加息,下跌空间可能会扩大。”程小勇说。

  高健表示,虽然今年油价出现触底反弹走势,但就价格水平而言,仍然难以实现突破。由于页岩油生产技术的提升,以及成本的进一步下滑,其他产油国同样在适应低油价形势。所以,未来全球石油供应能够承受更低价格,这将令油价面临较强的顶部压力,油价重心依然有向下空间。

  未来油价能否实现突破性上涨,高健认为核心在于需求。全球经济的根本性复苏,拉动石油需求快速增加,将会化解当前供需失衡的顽疾。不过,从长期角度来看,新技术以及替代能源的长足发展,也会对石油构成威胁,50美元对于今明两年的油价而言,依然是个强阻力,但长期而言是中低价位。

  与金晓观点类似,他认为原油底部已形成。“由于各方利益不一致,因此OPEC冻产存在一定变数,但概率不大。基于这个判断,我们认为OPEC冻产虽然在短时间内难以改变供需格局,但还是能形成有效托底原油的作用,因此原油底部已经形成。”

  就四季度而言,金晓表示,原油供给过剩问题短时间很难改变。加之考虑到美国、俄罗斯等产油国仍可能加大生产力度,以及OPEC内部就冻产问题也将有所反复,因此油价很难形成有效上涨,四季度原油围绕50美元/桶一线震荡的概率较大。

49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