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原油

世界页岩气储备第二的中国 在页岩气革命中的两大障碍

文/刘东 来源:第一白银网 10-19 14:35
摘要 困扰中国页岩气进展的首要问题,在于技术。而技术的落后影响两个层面,一方面是勘探开发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就在于成本的高企。这两方面互相作用,造成企业在商业化开发页岩气田方面的困境。

第一白银网10月19日讯 此前国家能源局发布的《页岩气发展规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则再次点燃市场对页岩气的热情,毕竟按照美国能源情报署2013年数据,中国31.55万亿立方米的储量位居世界第一;即便按照中国国土资源部2009-2012组织国内27个单位形成的评价结论,国内页岩气技术可采资源量也达到25.08万亿立方米,位居世界前列。

美国“页岩气革命”形成的示范效应似乎正在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和地区扩散,“规划”及此前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政策为这一扩散形成助力。

世界页岩气储备第二的中国 在页岩气革命中的两大障碍

2012年,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出台页岩气开发利用补贴政策,2012-2015年,中央财政按0.4元/立方米标准对页岩气开采企业给予补贴。2015年,两部门明确在“十三五”期间补贴标准为前三年0.3元/立方米,后两年为0.2元/立方米。

在产业政策方面,2013年,国家能源局发布《页岩气产业政策》,从产业监管、示范区建设、技术政策、市场与运输、节约利用与环境保护等方面进行规定和引导。

财政和产业两方面的政策支持下,“十二五”期间中国的页岩气开发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中石化勘探开发的涪陵页岩气田已经开始商业运营,并计划2017年建成百亿立方米的大气田;中石油在威远的气田也具备了年25亿立方米的产气能力。

但,除了“两桶油”之外,在2012年前后中标页岩气开采权的几家企业,均没有出现什么实质性进展,其中一家民营公司的官方网站上,甚至只更新到2014年中。

中国页岩气的技术困境

困扰中国页岩气进展的首要问题,在于技术。而技术的落后影响两个层面,一方面是勘探开发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就在于成本的高企。这两方面互相作用,造成企业在商业化开发页岩气田方面的困境。

“国内的企业在中标之后,实际上并不知道这一块区域的实际储量和产能,需要再找物探公司进行勘探。”一位民营油服公司的人士告诉记者:“即便中标,也不能判定这一区域是否能商业化开发。”

在中国,顶尖的物探技术掌握在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家公司下属的物探公司手中,即便是地方国资企业,也没有技术实力强劲的物探队伍。在单井成本高达一亿元的情况下,采几口井不出气的情况非常普遍。

即便是中石化这样的大公司,在开采方面也并不是手拿把攥。依据中国能源网的《2015年中国页岩气开发最新进展报告》,中石化在实现商业化开发页岩气之前,为了找页岩气就花费了20亿元成本,打了15口空井。这样的勘探技术能力,显然无法为大部分公司提供一个良好的预期。

据世界能源署的研报表示,中国页岩气总体储量尽管高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而在今年四月份国土资源部公布2015年全国页岩气勘查新增探明地质储量为4373.79亿立方米,新增探明技术可采储量达1093.45亿立方米。至2015年底,全国页岩气剩余技术可采储量达1303.38亿立方米。而在这年,中国页岩气总产量为44.71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58.5%。

储量的丰厚并不意味着开采起来有多容易,恰恰相反,由于页岩气主要集中于西南地区,这一地区山地众多,地质情况复杂,同时因为经济发展相对落后,本地也无法消纳太多的天然气,导致实现商业开发的难度增加。

另外,页岩气开采需要消耗大量的水资源,并且产生废液,因此带来的环境压力和解决技术也是必须要考虑的成本,因此,“规划”中也明确了将上述两项技术列为重点攻克的方向。

29

相关阅读

  • EIA:美国10月页岩气产量或连续第11个月下降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周一(9月12日)公布的预估显示,美国10月页岩油产量料连续第11个月下降,同时10月天然气总产量料连续第八个月下降。

    2016-09-13
  • 贵州发现千亿立方米页岩气油气田 或将解决地区贫困

    从中国地质调查局获悉:该局在南方复杂构造区的贵州省遵义市正安县安场镇部署实施的安页1井获得了4个地质层系的页岩气、油气重大突破性成果。

    2016-07-11
  • 原油价格走势图 国际油价上涨无望

    中国燃油出口大增以及伊拉克和尼日利亚原油出口预计增加,均令原油市场供应过剩担忧再度升温。加之,美元回升、OPEC冻产无望也令油价承压。

    2016-08-24
  • 伊朗态度大转支持冻产 OPEC能否笑到最后?

    周一,油价大跌。市场开始怀疑此前的上涨只是空头回补,技术性的报复反弹。并没有基本面的支撑。在此危机关头伊朗站了出来。虽然伊朗方面并未明确决定其是否会参与冻产或减产,但却表达出更想与其他产油国达成共识的意愿。如果消息属实,这似乎是伊朗首次发声声援冻产。

    2016-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