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原油

达成冻产协议无卵用 石油市场的最大威胁是它......

文/周晔 来源:第一白银网 10-12 09:42
摘要 随着OPEC达成减产协议,萎靡多时的油价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但是,对于能源企业来说,他们面对着另一个更大的问题,且该问题的复杂程度远超减产协议谈判。

第一白银网10月12日讯 十年前,“第三级资产”这个短语让银行家们感到面部肌肉抽搐。因为当时这个短语指的是会计方面的一个证券类别,这些证券特别难用市价指标去估值,银行家们实际上被允许自由估值。


市况良好时,谁也不关心这件怪异小事。但当信贷危机爆发时,投资者意识到,这些恼人的第三级资产(包括担保债务凭证(CDO)等产品)的估值可能相差很大,最终可能被证明错得离谱。结果,信心崩溃了——银行股价随着大跌。自那以来,在美国银行业,不透明和焦虑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缓解,起码在有关抵押贷款证券等资产上是这样。

但是,目前出现了“第三级资产”的轻微“回声”——这一次是在能源领域。《华尔街日报》不久前的一篇报道称,美国证交会(SEC)已开始调查埃克森美孚的公司账目对于未开发能源储量等项目的估值是否合适。此次调查的目的类似于去年纽约州总检察长埃里克•施奈德曼(Eric Schneiderman)对该公司会计报告发起的另一次调查。

尽管监管者对这些调查的细节守口如瓶,但据悉他们至少针对两个问题:一是埃克森美孚是否恰当调整了账目、以反映过去两年油价大跌60%的影响;二是这家公司是否恰当重估了资产、以反映不断演变的气候变化争论在当前和未来产生的冲击。

监管者尤其想要知道的是,埃克森美孚是否进行了足额减记以计入如下事实——环境行动主义可能会减少化石能源的需求,并带来代价高昂的新监管规定。不出意外的是,埃克森美孚的高管否认存在任何过错。他们坚称,“完全遵守了美国证交会对于信息的索取要求,并相信,我们的财务报告达到了所有的法律和会计要求”。

的确,有些能源业高管把整件事情归结为肮脏的政治。最引人注目的是,能源领域的传闻称,施奈德曼正在利用埃克森美孚在民主党政治中引起关注——埃克森美孚之所以是一个容易被盯上的靶子,是因为该公司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

让整件事令人着迷、并给能源业造成麻烦的是,它暴露了会计方面的一个致命要害:即便当油价稳定时,要衡量未来储量的真实价值也是很难的。但是,若要计算未来气候变化监管带来的成本,这个任务就难上加难了。正如最近联合国辩论所显示的那样,政治角力十分复杂;的确,相比之下给银行的第三级资产估值似乎简单多了。

部分能源公司正努力应对不确定性,把推定“碳价”纳入他们的投资考量,以显示未来满足碳税等监管规定的成本。荷兰皇家壳牌和英国石油甚至向股东披露了这个数字——目前估算额为每吨40美元。埃克森美孚也有自己的估算(最高80美元),但其公布的数据更少——部分原因在于,该公司或多或少正确地辩称,这种对碳价的估算太过模糊了。

不确定性最终可能有利于埃克森美孚:这将让检方很难证明有人故意误述了资产。但这或许也意味着,监管者找到了数不清的可攻击对象,正如他们对待银行那样。有一件事是明确的——调查和不确定性可能会延续很久。

有些公司正努力走在前面。去年10月,壳牌报告称,已减记82亿美元资产。雪佛龙的报告称,过去两年的减损支出接近50亿美元。现在需要的是一项力度大得多的措施——银行业从未采取过的措施。高管们需要开启一次全行业的辩论,探讨如何以一致和明确的方式衡量并报告气候变化的财务后果。辩论各方必须包括监管者、审计者、股东,以及企业高管。

这些都并非易事。辩论或许永远无法提供股东和气候变化活动人士们所希望看到的那种清晰度。但是,反应与防御并非有效的策略,正如过去十年银行业的历史所显示的那样。埃克森美孚和其他能源公司应当考察一下“第三级资产”的状况并行动起来。

47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