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原油

老话重谈 OPEC恐将上演一出“狼来了”

摘要 “联合声明没有新意。”隆众石化网分析师李彦指出,主要内容是俄罗斯同意冻产,但今年4月俄罗斯就已同意,当时就未能达成冻产协议,声明只是老话重谈。

  第一白银网9月12日讯 9月5日,原油多头度过了一个大喜大悲的交易日:沙特和俄罗斯发布“重磅”声明之前,布伦特原油价格一度暴涨逾5%,随后声明令市场失望,油价瞬间被打回原形。

  

     沙特石油部长与俄罗斯石油部长在G20杭州峰会期间表示,两国已经签署一项协议就稳定原油市场进行联合行动,两国同意成立工作组,评估油市基本面并建议要采取的措施和行动,但双方不会立即采取行动,不过不排除未来进行限制产量的可能性。

  盛宝银行商品策略部门负责人汉森评论称:“新闻发布会一次次地开,但从来没有宣布过真正有意义的实质性内容。眼下只不过是主要产油国又一次在市场面前表演光说不做的老套而已。”

  9月冻产可能性低

  俄罗斯与沙特在联合声明中透露,两国能源小组将于10月召开会议,两国石油部长还将于11月OPEC会议期间进行会谈。两国同意协调共同行动以稳定市场,但联合声明并未公布合作的具体措施。

  国泰君安期货分析师董丹丹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市场对联合声明及冻产前景并不看好。”

  “联合声明没有新意。”隆众石化网分析师李彦指出,主要内容是俄罗斯同意冻产,但今年4月俄罗斯就已同意,当时就未能达成冻产协议,声明只是老话重谈。此外,沙特强调了伊朗的态度是OPEC会谈取得成功的关键。沙特不能独力冻产,与俄罗斯的协议旨在令OPEC成员国及其他产油国加入。

  李彦指出,只有所有产油国都加入,冻产协议才可能达成。其中的关键是伊朗和伊拉克。

  伊朗当前石油产出在360万至380万桶/日,虽然恢复迅速,但距离每日400万桶的制裁前水平尚有距离。而伊朗一直坚称,在石油产量恢复至制裁水平之前,不会考虑冻产。

  

      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IOC)国际事务主管甘沙里表示,伊朗准备根据市场需求,在数月内将原油产量提高至每日400万桶。伊朗原油产量在2017年第一季度可达到每日430万桶,两年后可到达每日500万桶。同时,NIOC执行董事Ali Kardor称,公司没有技术或操作上的理由来限产或减产。

  伊拉克总理此前也表示,该国还未获得其全部的油市份额,暗示不会为了任何支撑油价的OPEC协议而抑制石油产出。伊拉克新任石油部部长一上任,头等大事就是要求所有在伊拉克南部运营的石油巨头,包括BP和中石油等重启开发投资计划。

  “9月下旬的OPEC会议,依然很难达成冻产协议。”李彦说。

  事实上,沙特与俄罗斯对冻产达成也并不着急。俄罗斯总统普京此前表示,目前油价有失公允,需要略高一点,但整体上对目前的油价水平表示满意。俄罗斯能源部长Novak更是指出,每桶50至60美元的油价对产油者与消费者双方都很公平。

  华泰期货分析师陈静怡指出,我们更倾向于把OPEC冻产预期当作是油价的兜底预期,若油价跌幅超预期,才可能实质讨论稳定油价的措施。预计9月底会议前各产油国仍将观察油市情况,并逐步明确立场。

  虽然冻产会议依然变数诸多,但是积极的因素正在变多。野村证券亚洲区石油和天然气主管关容乐表示,俄罗斯同意参加OPEC组织于月底在阿尔及利亚的非正式会议,“相信届时俄罗斯将与其他产油国如委内瑞拉、伊拉克和伊朗一起,将讨论出更多的细节来冻产以稳定油价。9月会议前,市场将等待更多的细节”。

  增产保市空间将尽

  目前,为确保自己的市场份额,OPEC与非OPEC产油国不约而同地飞奔在增产的路上,不过这条路的尽头已经隐约能见。

  

      国际能源署(IEA)8月发布的月度石油市场报告显示,OPEC产量处于8年高点,该组织成员国7月份的总产量环比每日上涨15万桶,达每日3340万桶,这主要是由伊拉克、沙特阿拉伯及伊朗的增产引起的。其中,沙特7月原油产量也创了历史新高,达到每日1067万桶的记录高位。

  而非OPEC石油产量在7月产量每日反弹了55万桶,其中大部分来自加拿大,该国此前遭遇了大面积的野火导致部分原油停产,现已逐渐恢复。俄罗斯原油产量更是连续24个月出现同比增长。

  “如果9月底的会议没有结果,那么11月份还有机会,产油国达成冻产协议的概率已经增加。” 关容乐表示,包括沙特、伊拉克、伊朗及俄罗斯在内,这些国家近期的产量已经达到了极限,如果已经不能通过增产来抢占市场份额,那么这些国家肯定会希望竞争对手冻结产量,所以就有了更多的动机来达成冻产协议。如果达成冻产协议,那么根本原因就是已经没有增产空间了。

  油价难返高位

  冻产预期对原油市场产生了乐观影响,市场人士担忧这种乐观是短暂的,进一步来说,即使冻产协议达成,油价也很难重返高位。

  在陈静怡看来,若OPEC会议仅仅是就当前产量水平下冻产,对各个产油国的约束力均不大。

  西部期货分析师周美莉指出,9月末产油国将举行会晤,虽然会前主要产油国营造乐观氛围,但出于前车之鉴,市场并未对此寄予厚望,利好预期已经在前期兑现,后期对原油提振作用有限。

  如此看来,9月原油走势或将承压,每桶50美元短期突破难度较大,原油期货主力合约有望触及前期低点每桶40美元。

  “高成本的产油商正在被挤出市场,但是这些资本回到市场也非常迅速。”董丹丹强调,“美国产量方面则是后期需要密切关注的因素。”

  美国油服公司贝克休斯9月2日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2日当周美国石油活跃钻井数增加至407座,创7个月的新高。

  瑞典SEB银行的分析师Bjarne Schieldrop认为,俄罗斯和欧佩克冻结原油产量的决策风险可能与其目的正好相反。短期内油价上涨可能刺激非OPEC增加产量,仅仅在美国,已经有62座页岩油转塔运转,如果美国在每桶50美元的价位启动更多的钻井,每天可增加30万桶产量。

  而原油需求可能也会对冲冻产利好,陈静怡指出:“全球炼厂原油加工量激增,导致原油端过剩往成品油端转移。”

  今年第二季度,OECD总体原油和成品油库存继续增加,今年下半年开始油价持续下行,主要是由于市场对于成品油市场过剩的担忧导致。

  7月底,成品油市场开始大力去库存,成品油库存总量仍大幅高于5年同期水平。8月成品油端去库存的效果较为明显,随着美国、欧洲、日韩等炼厂9月检修逐步进行,预计成品油的去库存将继续进行。前期成品油供应过剩的担忧有所缓解。

  摩根士丹利认为,尽管近期原油有所反弹,但仍预计未来1至3个月油价持续走低,每桶35美元附近或有些许支撑,预计2016年布伦特原油均价为每桶42美元。

6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