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深度解读:从英国“脱欧”到美国大选 欧美各国暴露了什么?

文/周晔 来源:第一白银网 11-29 09:17
摘要 无论是英国“脱欧”还是美国大选,作为“西式民主”引以为傲的全民投票,都没能发挥凝聚民心的政治功用,反而引发了英美国内严重的社会对立。这究竟是一时的社会乱象,还是别的?这一场场闹剧,到底暴露了些什么?

  第一白银网11月29日讯 2016年注定是全球不平凡的一年。在6月24日,英国全民公投的结果出炉:英国成功“脱欧”。面对民主的结果,却并未让国内民众满意,反而引发了一系列的危机,反对“脱欧”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成为英国此时最为严重的危机。与英国“脱欧”类似的是,11月8日,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房地产大亨特朗普出乎许多人意料之外的击败了从政30年的“老手”希拉里,当选为美国新任总统。这引发了相当持久的恐慌情绪,甚至爆发了一次又一次声势浩大的“反特朗普”游行,加剧了美国社会的撕裂度和挫败感。

深度解读:从英国“脱欧”到美国大选 西方世界究竟怎么了?

深度解读:从英国“脱欧”到美国大选 欧美各国暴露了什么?

  其实,无论是英国“脱欧”还是美国大选,作为“西式民主”引以为傲的全民投票,都没能发挥凝聚民心的政治功用,反而引发了英美国内严重的社会对立。这究竟是一时的社会乱象,还是制度源头上的缺陷?这一场场闹剧,到底暴露了些什么?

  “奶酪之争”:社会分化,问题凸显

  西方社会因为利益分配不公已经严重分化。

  想要探究问题出在哪里,我们必须看一看究竟是哪一些人在吵架:英国方面,支持“脱欧”的人多数是英国的底层人士与工薪阶层,他们并没有享受融入欧盟带来的福利,却要承受给其他国家贡献工作岗位、接纳难民大潮的风险;而反对“脱欧”的人多数是利益既得的“精英阶层”,在他们眼中,只有留在欧盟才能给自己带来最大的效益。

  而美国方面,支持特朗普的以低学历的小企业主、中老年人、工薪阶层为主,他们看中的是特朗普许诺给他们的工作岗位与社会保障;而为希拉里站台的都是金融家、华尔街“金领”,他们坚信希拉里会保证他们在美国内外不断攫取高额利润。说到底,这两场争执就是西方国家底层群众与“精英阶层”在利益分配不公问题上长期矛盾对立的最新体现。

  利益分配不均衡不公平,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已经成为西方社会日益突出的问题。从宏观上看,由西方主导的全球化进程给西方国家带来发展利好。廉价的劳动力、充足的原料供应、潜力巨大的市场……发展中国家的巨大魅力,让西方国家中说话最有分量的大财团手握资本赚得盆满钵满。但长期以大财团利益为圭臬的全球化政策,却导致本国工作岗位流失、福利举措跟进乏力,不断侵吞西方国家民众应得的利益。西方国家表面繁荣的背后,产业空心化的恶果却要人民承担,久而久之,上层与底层的矛盾只会日趋激烈。

  值得注意的是,英美这两场公民投票充分展现了“底层民众的力量”。从“脱欧派”的胜利到特朗普上台,不难看出,越来越多的西方民众没有感到“精英”筹划海外布局、资本逐利全球能给自己带来丝毫好处,他们积累多时的“民怨”终于在这个特定的时间以这种特殊的方式激发。如果说“经济全球化”的趋势确实是世界大势,那如何把握大企业和普通民众的利益分配,是关乎国家生存的重大问题。而这个重大问题的实质则是“资本”与“人本”之争——当资本借助全球化横扫世界如卷席时,它的一切逻辑都是疯狂的“利润至上”,万众生民成为其予取予夺的赚钱机器。这自然是不能长久的。

  民主即骚乱:西方民主制度下的“滥觞”

  西方民主制度背后问题多多。

  近年来,隐藏在西方政治活动下的问题开始凸显。而近几次大型公投,时常伴随着激烈的民众抗议,进而转变为社会危机。为什么本该全盘照顾到公民权益的政治制度如此讨人嫌?其暴露的问题,正是西方国家现行资本主义制度难以自愈自洽的痼疾。

  民主制度在西方国家失灵,并非因为强调个体利益诉求的制度设计很难达成公意,而是因为西方国家在施政方面已经内卷化,阶层的固化甚至割裂导致其政策调整丧失了灵活性,只能是僵硬地对立、对峙着。政治制度本该为国家的良好运行起到推动作用,但政治上的无能无力导致一些政客不考虑选民间基于社会文化、经济利益等因素形成的诉求差异,不加顾忌地将复杂的政治问题简单化处理,期望“一人一票”就能“包治百病”,那么最终的结果只可能是顾及了某一方的利益,而无视其他利益攸关者的诉求,久而久之势必会压缩社会协商甚至妥协的空间,造成社会的严重分裂。

  而从英美民众一反常态地支持“脱欧”、支持特朗普来看,西方长期推行的“精英政治”已经陷入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并不能让民众满意。中东难民危机带来恐怖威胁加剧造成的民众欠安全感,全球化浪潮带来产业空心化造成的工薪阶层生存危机,金融资本恣意妄为带来巧取豪夺造成的社会底层被抛弃,对于西方国家普通民众而言,都是切肤之痛,但他们的政府并没有拿出为民众服务的诚意与举措来,而是继续顽固地施行自私自利的政策,这种政治和社会的长期“分离”也让西方民主制度有被架空之嫌。

  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会不会因为相关的社会抗议而逆转,尚是未知数。但这种在争吵中强行得出的结果,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随后只能是继续争吵,进而陷入恶性循环。“公投模式”并非西方某些人所宣扬的“民主灵丹”,它正在给西方社会带来越来越大的困扰,令“西式民主”就此显露出没落之态。

朴槿惠“闺蜜门”:亲朴核心讨论退位 朴槿惠除下台已别无选择——链接

81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