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意大利公投决定伦齐去留 欧洲反建制政治风险激增

文/康宇 来源:第一白银网 11-28 20:46
摘要 距离12月4日的意大利修宪公投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而目前来看公投的结果似乎仍然是被认为会以“失败”告终,而耶伦也效仿卡梅伦将自己的政治生涯堵在这次公投之上。

第一白银网11月28日讯 距离12月4日的意大利修宪公投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而目前来看公投的结果似乎仍然是被认为会以“失败”告终,而耶伦也效仿卡梅伦将自己的政治生涯堵在这次公投之上。这将为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再次陷入政治不稳开辟道路。

意大利公投决定伦齐去留 欧洲反建制政治风险激增

意大利公投

一位在场人士称,在11月18日举行的低调会议上,伦齐对与会领导人表示,若输掉公投,自己不愿再留任。

民调预计伦齐会输掉公投,若果真如此这将是今年主要西方国家中反建制势力的第三次大胜。此前的两次分别为英国意外脱欧和特朗普胜选。

伦齐正面临背弃其辞职承诺,转而同意在失败状况下继续留任以应对来自公投失利一系列后果的压力,公投失利的后果包括一场声势浩大的银行业危机风险。

奥巴马在今年10月称,无论发生什么,伦齐都应该暂时留任;路透连线的许多企业家和资深政府官员也表示伦齐辞职是他们最为害怕发生的事情。

汇通网引用意大利工业部长Carlo Calenda上周五(11月25日)一次采访中的讲话,Carlo Calenda 称,他个人认为伦齐应该留下来。需要考虑的是对意大利来说什么是好的。

三名和伦齐保持经常联系的中左翼政界人士告诉路透,如果伦齐输掉公投,他将履行诺言立刻辞职,因伦齐担心如果自己不这么做将给自己的政治形象造成不可修复的损坏。

伦齐此举只因一时冲动?

意大利总统可以呼吁伦齐的责任感并请求伦齐寻求一个来自议会的新授权。而伦齐的回应可能取决于挫败的程度。一名顾问表示如果在12月4日的公投中惨败,伦齐甚至可能退出政坛。

这位拒绝透露名字的顾问表示,伦齐年轻且冲动,如果投票结果糟糕,不知道伦齐会做出什么决定。

意大利公投旨在改革宪法以增强议会下院权力并削减上院权威。地区政府将失去一些决策权以支持中央政府。

伦齐表示,需要进行宪法改革让意大利能实施复苏垂死经济所需的改革;自1948年起意大利已经更换了63届政府;但反对者认为这会削弱民主制衡。

12月的第一周,意大利第三大银行——西亚那银行(Monte dei Paschi di Siena)将发起一个筹集50亿欧元现金的项目。如果政治不稳盛行,预计投资者将不会投入资金,这意味着几乎可以确定意大利政府将迅速干预以避免银行崩溃。

虽然商界领袖支持伦齐的改革,但他们在公投运动期间却缄默不语,因担心自己的支持在反建制势力横行的时代起到相反效果。

但他们对负债累累的意大利再次陷入政治瘫痪的前景越来越感到震惊。

安全车

法律规定公投日前最后两周不能公布民调结果,但截止11月18日公布的40次民调结果显示,反对修宪的比例对支持一方的领先优势最高达11个百分点。

上周五(11月25日),伦齐所在意大利民主党内部一名消息人士称,调查结果表明,两方的差距已经缩小至5个点,有25%的投票人依旧犹疑不决,这意味着修宪公投依旧有望通过。

最初有70%的意大利人支持修宪,但当过分自信的伦齐在2015年底称,如果公投失利他将辞职后,反对党将修宪公投事实上转变为了是否支持伦齐留任的投票。

虽然任内进行了诸多改革,但预计在经济增速上,预计今年意大利在欧盟国家中将排名倒数第三,预计明年将排名倒数第二。意大利的失业率高于11%且工资增长停滞。

在明年法国和德国大选前,意大利宪法公投失利将为选民对欧洲的愤怒提供更多证据。伦齐的退出将有益于意大利五星运动,该党派想要意大利退出欧元区。五星运动在上次大选中的支持率超过25%。

伦齐承认将投票个人化是一个错误,并在今年8月改变了战术拒绝讨论自己的政治前途。随着民调结果显示支持修宪的比例没有恢复的迹象,过去两周间,伦齐对去留问题愈发讳莫如深。

如果伦齐退出,意大利将提前一年举行全国大选。

由于之前对公投顺利通过抱有极大信心,伦齐在2015年引入了只针对议会下院的新选举法。如果公投失利,为了避免上下两院使用不同的选举体系,议会还必须制定一个新选举法,这可能要花掉2017年的大部分时间。

意大利总统 Sergio Mattarella可以请求伦齐作为所谓“单一目的政府”的首脑来监督改革,但是伦齐的盟友表示,伦齐可能永远不会同意这一提议。

意大利民主党议员Matteo Richetti的话,他告诉路透,伦齐不能充当安全车的角色;他口中的安全车指的是在一级方程式赛车比赛发生事故时,引领场上比赛中的赛车,用于限制他们的车速,以维护赛车及车手安全。

路透连线的意大利政府官员称,如果伦齐不打算充当傀儡领袖,那么最有可能挺身而出的会是经济部长Pier Carlo Padoan 或是参议院议长Pietro Grasso。

没有伦齐的祝福,Padoan或Grasso领导的政府无法走马上任,因其需要伦齐所在意大利民主党的支持。不过,伦齐的盟友担忧伦齐将因此为新政府的举动担责,即便伦齐已经不再是意大利总理。

Richetti称,所有反对公投的人都应该支持为大选铺路的临时政府,但这种情况不会发生。这些人只会制造新的混乱,并期待我们来打扫战场。

然而随着公投的临近,欧洲反建制政治风险也在激增

Amplifying Global FX Capital主管格雷格·吉布斯(Greg Gibbs)周一(11月28日)指出,在全球许多地方正在盛行反全球化政策运动,特别是在西方发达国家之中,意大利宪法公投或也为该运动的标志。

吉布斯的观点认为,世界各地的政治家正视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为一个标志,他们现在也必须倾向于关注那些感到受移民排挤且认为本国政策过多注重国际承诺的中产阶级工人。

很不幸的是该政策议程,使得倾向于种族主义的民族主义政党与国内少数民族产生了冲突。虽然特朗普似乎从对“极右”观点(在促进经济增长上没有多大价值)的添油加醋上获得了支持,但事实上这可能会因为不信任、分心于生产力追求、体制僵化以及更少的国家合作,而侵蚀经济增长。

同时,吉布斯的观点表示,对“极右”政党的支持在许多国家正愈演愈烈,这可能会被视为对全球化和经济增长的进一步威胁,且这种威胁也正在日益攀升,特别是在欧洲国家。

在该事件的另一端是对“极左”政党的支持,这种支持则源于对全球化走的太远与有利于大型企业的担忧,其也被形容为反建制主张。尽管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在美国大选中失败,但他要比许多人预期的要成功。他的反建制主张能够在失业率相对较低的美国获得支持,为欧元区许多国家(包括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这些失业率仍很高的国家)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信心。

“极左”政党可能不同于“极右”政党的偏执,但他们也反对贸易,希望政府更加关注国内形势。同时,主流政党对选民压力的反应更为迫切,可能也是减缓并减少全球化进程的因素。

吉布斯的观点指出,欧洲的直接威胁包括12月4日(下周日)在意大利举行的全民宪法公投。意大利宪法改革公投被视为反建制政党威胁要退出欧元区的胜利。

目前很难量化该公投对投资者信心与欧元区稳定的广泛影响,但这对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进程有进一步沉重的打击。该公投可能会使得欧元与欧洲资产贬值,也可能会对全球风险偏好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

朴槿惠闺蜜门、限韩令持续发酵 韩国经济“命悬一线“!--链接

7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