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解读:特朗普时代中东最危险!美国或再搞一场“两伊”战争!

文/周晔 来源:占豪微信 11-24 09:09
摘要 特朗普未来施政的三大特点:保守、务实和趋利。很显然,针对这三个特点,我们应该进行研究,预判其施政方向,并应该在相关层面思考相关对策,这是未来和特朗普政府打交道我们应该提前做的准备。

  第一白银网11月24日讯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如今正与现任总统奥巴马进行工作交接并组建内阁,刚刚又发布了上任后“百日新政”,在昨天文章《重磅解读:特朗普“百日新政”有何玄机?对中国影响几何?》(点击可查阅)中分析了给特朗普“百日新政”,并根据其新政总结出了特朗普未来施政的三大特点:保守、务实和趋利。这三点,可以说在其“百日新政”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从这三点我们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很“商人”的总统。很显然,针对这三个特点,我们应该进行研究,预判其施政方向,并应该在相关层面思考相关对策,这是未来和特朗普政府打交道我们应该提前做的准备。

解读:特朗普时代中东最危险!美国或搞一场大规模战争!

解读:特朗普时代中东最危险!美国或搞一场大规模战争!

  不过,其实一直存在着另外一个逻辑可能性。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可能性的逻辑脉络也开始在脑子里逐渐有了更加清晰的状态。今天我们就顺着昨天的思路,沿着之前的关注点,从另一条脉络上进行一下逻辑推理。

  马克思曾经说过,“当利润达到10%时,便有人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有人敢于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时,他们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而当利润达到300%时,甚至连上绞刑架都豪不畏惧。”

  是的,商人除了务实与趋利的特性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性——冒险。而特朗普,如果仔细看一下他的履历,他是一个喜欢独辟蹊径并敢于挑战和冒险的人,他今天去的成绩与其敢于挑战、冒险是分不开的。在政治理念上,他则是个保守主义者,虽然他的保守主义与共和党传统保守主义者差异很大。所以,将“冒险”这个特点放入其政治特性的拼图中才算基本完整。

  如果我们仅仅从特朗普的“百日新政”中去观察特朗普,给人的印象是,特朗普政府将转入发展经济,将转入振兴制造业,未来政策会非常务实。然而,我们不仅要问,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真的只是草根支持就当选了?华尔街精英、媒体精英都反对特朗普,可他竟然还是当选了,难道他真的是个“草根”总统?

  放眼过去,你会发现,在美国是不可能出现任何“草根”总统的,就像2008年奥巴马竞选时也是一副“草根”模样,后来证明他实际上更代表华尔街的利益。如今,特朗普遭到了华尔街的强烈反对,那么特朗普背后的利益集团到底是谁?

  经过观察,可以发现,特朗普背后的最重要的支撑有两个:一是军工利益集团,二是石油利益集团。他所谓的要大搞基建,很重要的原因是他自己代表着这一方面的利益。至于说要把工作岗位还给美国人,那只是可能存在的副产品。

  为什么特朗普背后的重要支撑是军工利益集团和石油利益集团?这一点我们可以从特朗普过去一再强调的内容及“百日新政”中找出端倪。特朗普从竞选开始一直到现在,都在承诺并强调一点:扩军!我们不要忘了,在奥巴马任期内,一直是在努力缩减军费开支,这让美国军工利益集团很受伤,不仅仅军队因此有些捉襟见肘,连研发都开始受到很大影响。

  更为重要的是,在奥巴马的两届任期内,美国都没怎么打仗,这也让军工利益集团对民主党很不满。相反,特朗普竞选时却抓住了这一点,承诺上任后扩军。事实上,特朗普之所以当选,承诺扩军应该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至于石油利益集团的利益,我们从“百日新政”中全面放开油气资源的开采即可知。

  如果他代表军工和石油利益集团的前提条件是确定的,那么如何实现利益最大化?基本上可以概括为两个选项:

  一、让中东自己爆发大战,像当年的两伊战争一样。

  二、如果中东自己不能爆发大战,自己赤膊上阵。

  之所以给出这样的结论,原因有三:

  一、美国对中东有较高控制能力。

  中东已经大乱,此地进一步爆发更大的战争,是美国系统性风险最可控的地方。因为,这里有美国非常多的盟友,虽然这些盟友在关系上有些松动,但在出现伊斯兰内部的尖锐对立时,盟友依然需要美国的保护。

  二、直接与中俄对抗太危险。

  很显然,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俄罗斯,直接爆发军事冲突都是不可取的,而让盟友和中俄打代理人战争,风险同样巨大,以特朗普商人的性格,这种险不太可能会冒。如果不与中俄进行对抗,哪里爆发大战最合适?无疑是中东。

  三、中东爆发大战,美国经济利益最大。

  中东爆发大战,消耗的是美国武器,军工集团得利;中东爆发大战,影响石油生产,油价因战争上涨,美国石油利益集团得利。所以,从经济利益角度考虑,引发中东大战符合这两个利益集团的利益。

  特朗普时代可能在中东爆发大战现在有哪些值得关注的蛛丝马迹呢?除了上述的因素外,另外又找到五个:

  一、与俄罗斯缓和关系的预期。

  从竞选初期,特朗普就曾向普京抛“橄榄枝”,当时普京还比较高冷,对特朗普的“橄榄枝”不太感冒,因为那个时候谁都不信特朗普能成为共和党的候选人。然而,当特朗普气势如虹,普京就开始关注特朗普,并且不断表达对特朗普的支持。甚至,有传言称,是俄罗斯的黑客帮了特朗普,放出了很多希拉里的负面消息。

  特朗普当选后,从普京与特朗普通话的内容看,特朗普是要准备缓和对俄关系了,二人甚至表明合作在中东反恐。这意味着,特朗普在叙利亚问题上、乌克兰问题上都可能和俄罗斯达成妥协。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特朗普和俄罗斯妥协的目的是什么?

  二、科威特、卡塔尔“天价”购买美战机,向美缴纳“保护费”。

  据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报道,美国务院国防安全合作局网站于11月17日公布,该机构已经批准了向科威特出售40架波音F/A-18E/F“超级大黄蜂”和向卡塔尔出售72架波音F-15“先进鹰”战斗机。这两项合同分别价值101亿美元和211亿美元。据悉,这两项采购请求都已经因为照顾以色列方面的担忧而被推迟多年。

  40架超级大黄蜂战机101亿美元,每架超过2.5亿美元;72架F15战机,每架2.93亿美元。请注意,这两种战机都是标准的三代机,美国卖给这些国家的基本都是简配版,基本不太可能达到三代半的水平。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购买俄罗斯SU35的三代半战机,8300万美元一架。如此差的性价比,两国为啥还要买?事实上,根本不在于装备的贵贱,因为本身这就是“保护费”而已。

  过去那么多年美国都不收的“保护费”,现在突然收了,几个意思?这表明,美国在中东的政策可能要有大的变化了!而中东的局势,也可能因为这种变化而发生剧变。

  三、特朗普以降低与盟友合作为要挟,要求盟友“出钱”。

  特朗普竞选时期,无论对日韩还是对北约盟友,一贯大方厥词,大有放弃盟友的意思。美国会放弃盟友?呵呵,那完全是鬼扯,根本不可能。放弃盟友就是放弃全球霸权,总统换谁也不敢主动放弃霸权,这是美国的国家性质决定的。要挟要从盟友群中退出,几个意思?个人看法是,向盟友“要钱”。这不,最近,欧盟说我们自己要组建自己的防卫力量了,这意思是我们不给钱;日本防卫相也明确表示,不会增加美国驻军的军费支出;至于韩国,由于朴槿惠陷入绝境,所以早早就就“投降”说愿意增加美国驻军费用。

  一方面要扩军,一方面还要盟友追加费用,这钱准备用在哪呢?

  四、特朗普要扩军却并不准备与中国尖锐对立。

  毫无疑问,美国总统换谁,遏制中国的战略都不会变,所以特朗普在韩国部署“萨德”的政策上是不会变的,这一点在和朴槿惠通话中已经明确表述。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美国未来遏制中国的政策不会变,遏制力度在技术上大概率会有增无减。但是,特朗普不会和中国撕破脸,也不想和中国进行尖锐对立。在这方面,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就警告特朗普,一定要维护和中国的关系。而特朗普很快就拜见基辛格博士,并向基辛格博士求教与中国及与中国领导人的相处之道。特朗普为何这么做?个人想法,他是在考虑如何在遏制中国的基础上保持与中国平衡、合作的关系。

  五、美国搞基建,经济增长开始向内求而非过去的转嫁危机思维。

  美国基建投资空间大不大?当然大!那美国为何不投?原因有二:一是谁投的问题,美国资本家在股市轻松赚钱,他们不想再玩实业,不想去搞钢筋水泥;二是如何经营的问题。在这方面,美国一直找不到切入点,而且考虑到过去美国总想转嫁危机,就更不想搞基建实业了。然而,特朗普却想干基建,一旦真的搞起来,这意味着美国经济增长正在向内求。美国经济向内求,那么大概率会向外有其它所求。

  按照上述的信息我们可以分析出,如果特朗普政府最终既要和俄罗斯缓和关系,又要与中国保持平衡,还要增加军费支出,并且要求盟友多“出血”,与此同时还要在内部搞基建维持经济发展,那么特朗普到底要把聚集起来的力量“打”在哪里呢?这是我们不得不冷静思考的问题了。而冷静思考之后,个人看法是,目标恐怕只有一个:中东!

  基于上述分析,个人认为,接下来特朗普的四年任期,中东将可能出现更大级别的动荡,有较大概率会爆发类似两伊战争那样规模的战争,甚至不排除美国冒险亲自上阵打一场上规模的战争。

  到底特朗普政府会如何冒险?在中东会不会出手?何种条件下才会爆发更大规模的战争?中东哪个国家会成为目标?这一思路的可能性将如何演化?明天再继续分析,战友们可继续关注。

富人低声下气恳求穷人“把钱放进你的账户吧”——链接

67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