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工业4.0时代到来:资本市场的超级泡沫正在孕育中!

文/周晔 来源:第一白银网 11-16 17:59
摘要 在空间技术运用到生活中之前,恐怕还应该看到基于现有技术设想下的工业 4.0 时代的到来,这个判断的理由是无法想象人类生活的世界是一个极度割裂的社会。

第一白银网11月16日讯  进入这个行业就常常听说那些叱咤风云的大佬们都是在大拐点时踩对了,然而大的拐点不会是像下午 12 点的钟声风风光光地如约而至,否则没有踩对时点都只是个人努力的问题,而不是个人潜力问题。

工业4.0时代到来:资本市场的超级泡沫正在孕育  

未来的宏观经济拐点不再是戈多式等待

回到目前我们所面对的宏观经济环境,大多数人认为低利率不可能没有底线,如果到达了边界,人们不得不为虚幻的好日子买单的时候,就应验了周期只能平滑而不可能回避。

背后的核心论据是全球老龄化背景下,劳动生产力的提高需要技术的根本性革新,我们大胆假设这种革新性的技术是空间技术,那么在空间技术运用到生活中之前,恐怕还应该看到基于现有技术设想下的工业 4.0 时代的到来,这个判断的理由是无法想象人类生活的世界是一个极度割裂的社会,尤其从最近英国脱欧公投与美国大选的结果反思精英阶层绝不是人类历史进程的刻度,它应当是由全社会平均水平代表。

基于这个认识,未来对于新技术的戈多式等待就没有必要,更值得期待的是互联技术在社会阶层和社会生活纵横两个纬度上的渗透。

也就是说,大家所等待的大拐点我们认为不是过去意义上的大(技术)拐点,而是技术应用逐步深化的过程,它是平缓的而不是激烈的,这个拐点同时可以解决前面指出的人口老龄化的矛盾。

工业 4.0 对现代工人最大的冲击就是失业,这正好弥补人口绝对数量的增长停滞,同时工业 4.0 如果真的到来将会完全重塑日常的生活,这就是技术在横向上的渗透过程。

过去 5 年我们在窄幅波动的环境下生存,对数据改善小心求证谨慎行动,但是若要彻底拥抱新周期,正常人恐怕都要求看得到经济反转的路径,那么我们就从 PMI 数据展开一点对未来经济走势的设想。

受大众商品价格快速上升带动PMI上行

10 月中采制造业 PMI 指数从上月的 50.4%跃升至 51.2%,显著高于市场预期的 50.3%,为 2014 年 7 月以来最高。10 月制造业 PMI 走高很大程度上受大宗商品价格快速上涨带动,这一点从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所有价格相关指标可以看出来,均出现明显改善,尤其是制造业原材料价格。

制造业分项除了新出口订单和进口指数外,大部分分项指标在 10 月均有所上升,其中购进价格指数和新订单指数两项上升幅度最大。服务业中投入品价格、销售价格、新出口订单以及就业都有所好转,转差的指标有新订单、存货和预期。

环比来看,制造业 PMI 环比变化 14、15 年年内波动趋势相当,但与 05 年以来环比变化的均值相背离,尤其是 9、10 月份,有观点认为 9 月可能受 G20 杭州峰会影响,但这个影响理应从 8 月就开始显现,因为工作日影响已经在季调后消除,峰会自 8 月末就已经开始对周边的生产造成影响,但是我们确看到 8 月生产经营预期较 7 月大幅跳升,9 月也只是小幅转差,可见事件性的冲击不是主要原因。服务业由于是中小企业,财新 PMI 近期一直很强劲,但无论是中采还是财新服务业 PMI 数据统计都比较晚近,有统计开始的均值中采是 56,财新 53,也就是说虽然服务业 PMI 绝对值高,但景气改善程度可能和制造业相当。

基建托底,窄幅波动与工业企业的库存波动反差明显

PMI 本来应该和一些经济指标一样是有波动的,因为出自从业者问卷调研,如果有季节性或者意外的 shock,他们应当能捕捉到,然而我们的 PMI 和 GDP 一样从 12 年后就开始区间窄幅的波动,这与工业企业的库存波动形成反差。04-07 年 PMI 趋势与工业企业库存变化趋势还保持一致,现在 PMI 则与 CPI 的趋势更相近,工业企业库存与两者趋势相反,背后的成因可能是基建托底下的经济,政府积极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主要受通货膨胀的压力制约, PMI 走强,通胀上行,预期政策阶段性收紧,工业企业去库存;相反 PMI 走弱,通胀回落,政策空间较大,工业企业补库存。2012 年中以后,我们已经很少能看到 CPI 超过 3 了,这可能代表了政策这个时候不希望经济大开大合,因为 CPI 持续上行,并不意味着经济有很大反弹动力,然而严厉的紧缩政策却会对经济有十分显著的打压,这恐怕是吸取了 08 年 4 万亿的教训。

未来经济、政策的走向,CPI 是一个关键变量

接下来经济会怎么走,政策会怎么走,CPI 是一个关键变量,我们此前也一直认为没有坚实的需求支撑是不会有持续上行的价格压力,但忽略了需求传导的多环节,可能放大需求的小幅回暖,尤其长期的经济疲弱也会助长企业想要假价格传导和补库存扭转困局赌博心态,可以看到 10 年以来经济波动性虽然降低,工业企业库存不乏很大幅度的峰、谷间振荡。

目前工业企业库存处在历史低位,上游行业企业利润在大宗原材料价格带动下出现改善,中游在地产销售由一线城市逐步蔓延到全国之后也有改善迹象,展开一波全面补库存条件充分。不过如前文所述,政府由于调控的难度加大,对 CPI 的容忍度却在下降,CPI 上升趋势较猛,可能会越早看到紧缩措施,但相反我们应该更积极地理解这种现象,它限制了补库存过程的货币化倾向,为缓慢而健康的经济复苏创造条件。

到目前为止,我们认为这一波经济的启稳和地产投资低点反弹的相关性更大。10 月地产新政出台后,房价是否就如期被压制?进而是否会影响到地产投资?依照过去的逻辑,可能顺理成章。

但是以上市房地产企业为样本,经过过去几年的积累,目前正处在资产负债率极大改善和现金流充沛的时期,企业自主开发的能力增强。同时我们毕竟站在长达 8 年的全球低利率的经济底部位置,如果全球各个国家相继共振向上,资产价格不可能是下跌的,而地产可能是每一次泡沫的最后一棒,这期间产业投资可能行动更早,屯地和开发投资可能不会受到销售回落的影响得以持续。

未来我们将面对的是持续向好的数据,逐渐收紧的政策与受到压抑的资产价格,然而以机器人与自动化系统、增材制造、人类增强、智能城市、物联网与量子计算为内涵的工业 4.0 时代就在转角,逆全球化的迂回反而会加速技术的纵向延伸,尽管可能暂时延缓技术横向扩散,但是纵观技术演进的路径,无一例外都是区域性的生产效率先得到极大提升,然后资本囿于市场规模限制自发寻找海外市场的冲动带来国际贸易和全球化的一次次深化,因此更长远的看这之中却孕育着超级资产泡沫。

68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