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解惑:为什么特朗普能够逆转民调成功当选总统?

文/康宇 来源:第一白银网 11-10 11:03
摘要 回顾美国的大选,我们发现2008年和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是两个紧密相联、难以切割的政治时刻,是一场地震和一场余震,让美国人为之震惊,从而开启一个巨大矛盾与分裂的时代。

第一白银网11月10日讯 对于昨日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网上曾有过一个段子,说大选前选情胶着,群众不知道谁才会成为最后胜者,有一天一个美国渔夫去打鱼,在其中一条鱼的肚子里发现一张纸条,上书六个大字“大美兴,川普王”。不得不叹服网友的脑洞之大,回顾美国的大选,我们发现2008年和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是两个紧密相联、难以切割的政治时刻,是一场地震和一场余震,让美国人为之震惊,从而开启一个巨大矛盾与分裂的时代。如今这个时代走向高潮,特朗普在民调落后情况下高调胜选,开创美国总统先例。然而为什么在大选前呼声最高民调一路领先的希拉里却在最后被特朗普逆袭成功呢?今天第一白银网就来解读一下这个困扰大家的问题。

解惑:为什么特朗普能够逆转民调成功当选总统?

特朗普当选总统

为什么特朗普能够逆转民调结果?

“特朗普支持者不少是被民调忽略的选民”

大选前一周,希拉里民调仍然领先于特朗普,大选日却在多个关键州输给特朗普,从选票地图上看,连民主党传统阵营宾夕法尼亚和密歇根州都是一片飘红。

“这是一个令人意外的结果,美国民意宣泄程度竟然如此严重,实际投票率比较高,美国民众不满情绪严重。”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对记者指出。

为何选情和民调差距如此之大,刁大明解释说,民调只是预测和依据,特朗普支持者应该是被民调大大低估,民调方式主要是电话和入户采访,这部分受调查者还不是受到全球化影响最大的人。那些抱持民怨情绪、讨厌政治精英、期待有所改善的选民最终将特朗普送进白宫,而他们是被民调忽略的选民。

美国大选历史上也曾发生过民调乌龙事件,例如,杜鲁门与杜威竞选总统时代,当时的民调公司在投票前均宣布共和党杜威会赢民主党杜鲁门约 5个百分点。但选举结果与民调相反,就是因为民调公司只是访问当时拥有电话的较富裕阶层选民,忽视了普通民众。

除了民调,另外一个关键是小党派候选人在一些摇摆州分化极其关键的选票,希拉里在那些州仅仅是以非常微弱的劣势败选。刁大明指出,原本认为这些小党会更多分化特朗普选票,但实际上也分化希拉里选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希拉里败走关键州。但不能将希拉里败选归结为第三党分票,因为希拉里不只是败选一两个关键州,最大影响还是民怨。

美国民怨为何如此之大?

2008年延续至2016年的民怨

虽然有分化选票带来的影响,关键还是民怨的压倒性影响。《纽约时报》指出美国政治从2008年到2016年是一场狂欢后的苦闷深渊。刁大明指出,即便输掉俄亥俄和佛罗里达,如果能稳住传统民主党阵营所在州仍能赢得大选,例如肯尼迪总统。但希拉里也丢掉民主党传统阵营,例如,密歇根和宾夕法尼亚,这些州体现了白人在当今经济不景气情况下的怨气,这也说明个人能力无法扭转民意宣泄。

《纽约时报》指出,如果说2008年至少以一个标准来衡量是象征着进步的年份,那么2016年便是要求人们阴郁地对局限、失望和盲点习以为常的年份,是整个国家进行漫长的自我审视,然后忧心忡忡的年份。统计数据显示,八年过后,对经济的普遍焦虑正在经济态势相对稳定之际发酵。日益加剧的不平等让中产阶级出现萎缩,党派化媒体占据优势,国会功能从吃力变成僵局又变成毫无希望。

“奥巴马的一些政策没有有效回应民众问题,虽然留下载入史册的政策,但这些政策更加引发极端性观点。除了一些理想主义政策,仅凭奥巴马一人之力也无法改变全部问题。”刁大明说。

将如何改变世界格局?

不会影响中美关系,中国在中美关系中掌控力日趋增强

如今,特朗普当选已成定数,这个从没有内政外交经验的候选人给美国乃至世界政局平添变数,最备受瞩目的就是中美关系,特朗普在大选中多次指责中国抢走美国工作机会。

对此,刁大明认为,特朗普外交政策还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中国实力提升,我国在中美关系中掌控能力日趋增加,可以超越美国权力更迭,因此无论谁上台中美关系整体上合作大于分歧的稳步趋势仍会继续。但特朗普上台,确实没有先例可循,他没有从政经验,他的团队如何构造也不好预判。

虽然总体不会有逆转性变化,但在一些问题上美国外交可能会打上特朗普烙印。刁大明指出,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多次强调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抢走美国工作机会,可能会对中美关系压舱石经贸关系产生负面影响。中美新型大国关系、重要合作领域恐怕会在共和党上台后会发生停滞。

除了对中国,特朗普还在大选过程中表达对美国维持海外利益的冷淡,他曾指出美国维持在东北亚军事合作既费钱又无用。鉴于此,刁大明认为,这可能导致一些外交政策调整,但考虑到特朗普胜选后会整合共和党内政治力量和专业精英,一些政策会和共和党国会共同制定,这就意味着与共和党传统战略方向不会有重大偏离。虽然有内政化倾向以及减少对盟友投入,但盟友关系不会有本质影响,地缘战略可能会松动。

相比对世界格局的影响,这次选举影响最深远的还是美国民主政体。刁大明解释说,特朗普是一个负面评价居多且基本无专业从政经验的人,只因人民求变心态而当选,特朗普能否为美国带来改变,这留下巨大疑问。如果特朗普在任期结束后仍不能让公众满意,那么美国公众如何为国家选择未来,这种制度能否继续推进国家发展就是一个重大挑战,一些根源性问题会持续发酵。

84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