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别高兴太早 奥巴马丢下的可是个烂摊子!

文/黄琴 来源:第一白银网 11-09 16:03
摘要 美国大选选情多次反转,最终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成功问鼎白宫宝座。但是,赢得大选只是下任美国总统的第一步。如何处理危机重重的美国经济才是他真正的挑战。

  第一白银网11月9日讯 特朗普成功当选美国总统,然而他将面临一个怎样的美国经济?盲人之国,独眼为王。美国经济存在着严重的缺陷,但如果与其他国家相比,却能为“王”。美国已从金融危机导致的大衰退中复苏,失业率处于低位,实际收入也在上涨。此外,美国在高新科技领域仍处于绝对的霸主地位。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别高兴太早 奥巴马丢下的可是个烂摊子!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然而,下一届政府接手的是一个生产力增长乏善可陈、高度不平等、新商业与工作机会增长速度放缓的国家。幸庆的是,美国的财政状况并无大碍。这是个好消息,因为在财政问题上政府能做的事并不多。

  2007-2009年的金融危机对于无论是美国经济还是政治来说都是灾难性的。但是,实际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虽然在2009年第二季度跌至谷底,在2013年第四季度时却已恢复至危机前的水平。同样地,美国失业率于2009年10月攀升至10%的高位,但现已下降至4.9%。金融领域的状况也比危机时要稳健得多。

  太多漫不经心的观察者将这样的经济好转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他们忘了,大衰退本来很可能成为另一次“大萧条”。是美联储、小布什政府与奥巴马政府采取了果断的行动才使美国经济可以如此快速地复苏,且每一个人都从经济复苏中获益。

  停滞的收入增长

  然而,金融危机在美国经济上还是留下了深深的伤痕。在2016年第二季度,由于投资减少,实际人均GDP仍仅比危机前的水平略高4%。一项研究估计美国的潜在产出比危机前的趋势水平低了7%。另一方面,美国劳动生产率的平均增长虽然放缓,但仍在过去的15年里超过了其他高收入经济体的水平。这或许要归功于美国在高科技创新方面的统治优势:美国前五大科技公司的总市值已高达2.2万亿美元。

  金融危机造成的伤痕包括对政府系统廉洁程度的信心减弱,及对金融精英、知识分子及决策者能力的质疑。2014-2015年,美国实际家庭入息中位数上升了5.2%,但仍低于危机前的水平。目前该数据低于2000年的水平,并自1970年代以来就相对人均GDP来说总是呈下跌趋势。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次竞争激烈的大选会引发如此剧烈的幻想破灭,甚至是绝望。

  社会不公大幅加剧

  此外,社会不公大幅加剧并非意料之外的事。从1980年到近期,1%收入最高人群的税前收入所占比例从10%上升到18%。即使是其税后收入,也从8%上升到了12%,增幅达三分之一。与此同时,CEO们的薪酬相对普通雇员来说也大幅上涨。在高收入国家中,美国的不公现象最为严重,其恶化速度在G7国家中也名列前茅。高收入国家间的分化显示了愈发严重的社会不公更多的是一社会选择,而非经济要务。

  与不公加剧紧密相关的是GDP中劳动力收入份额从2001年的64.6%下降至2014年的60.4%。另一个值得重视的是,美国25-54岁男性中没有工作或不再找工作的比例从1950年代的约3%上升至现时的12%。即使是法国,壮年男性的就业比例自2001年以来也比美国要高。自1990年以来,美国男性不参与劳动就业的比例增速为经合组织成员中第二高的。在2000年以后,壮年女性不参与劳动就业比例下跌的趋势也终止了。美国上述年龄段女性的就业比例现时为经合组织所有成员中最低。

  经济活力下降

  同样令人不安的是美国经济活力的下降。新增就业率显著放缓,国内迁移率也亦如此。市场商业创建率与创建时间超过五年的企业数量一直在下跌。与此同时,商业固定投资持续疲弱。此外,数据显示,资本回报率波动加剧。这一切均是长期趋势,而非后危机时代的某些特定事件。

  经济活力的下跌不仅与生产力增长放缓有关,也与收入分配的变化有关。如果竞争压力减少,垄断或买方垄断地位就会形成或加强。工联主义的崩溃及相对最低工资的下降均加剧了市场资方与劳动力间经济权力不平衡的现象。知识产权也是阻碍竞争的一大障碍,而监管加强也是阻碍之一。最令人震惊的一项变化是,拥有州职业资格许可的劳动者所占比例激增。这些职业许可影响了劳动者跨州流动。

  相比现有优势而言,美国经济可以发展得更好。除了上述趋势外,恶化的基建、退化的教育绩效及糟糕的免税代码政策均是美国面临着的挑战。停止移民及限制进口只是自我伤害。美国必须恢复其开放与动态的经济;政府需在基建、研究、教育、税收平衡与监管政策方面给予支持;新政府需要与国会建立良好的对话及合作机制。但是,这些更像是痴人说梦,难以实现。

8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