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327国债事件轰动至今 327国债期货事件诱发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文/黄凯琴 来源:第一白银网 11-07 14:12
摘要 327国债期货事件的主角,是1992年发行的三年期国库券,该券发行总量为240亿,1995年6月到期兑付,利率是9.5%的票面利息加保值贴补率,但财政部是否对之實行保值贴补,并不确定。

  第一白银网11月07日讯 327国债期货事件的主角,是1992年发行的三年期国库券,该券发行总量为240亿,1995年6月到期兑付,利率是9.5%的票面利息加保值贴补率,但财政部是否对之實行保值贴补,并不确定。

  国债期货事件的主角是1992年发行的三年期国库券“327”,327国债应该在1995年6月到期兑付。该券发行总量为240亿,它的利率是9.5%的票面利息加保值贴补率。

327国债事件主要人物

327国债事件主要人物

  与当时的银行利息和通货膨胀相比,327的回报实在是太低了。于是有市场传闻说财政部可能要提高327的利率,到期的时候会以148元的面值兑付,而非132元。1995年2月后,其价格一直在147.80元和148.30元之间徘徊,但随着对财政部是否实行保值贴补的猜测和分歧,“327”国债期货价格发生大幅变动。

  管金生领衔的万国证券公司为代表的空方主力认为1995年1月起通货膨胀已见顶回落,财政部不会掏16个亿来补贴327,所以坚决做空;而其对手方中经开(有财政部背景的公司)则依据物价翘尾、周边市场“327”品种价格普遍高于上海以及提前了解财政部决策动向等因素,坚决做多,不断推升价位。

  1995年2月23日,一直在“327”国债期货上联合做空的辽宁国发(集团)有限公司抢先得知“327”贴息消息,立即由做空改为做多,这一行为再加上原本就做多的各种机构的推波助澜,使得“327”品种在一分钟内上涨2元,十分钟内上涨3.77元,期价自148.50飙升,最高至151.98。做空主力万国证券公司立即陷入困境,按照其当时的持仓量和价位,一旦期货合约到期,履行交割义务,亏损高达60多亿元

  为维护自己利益,“327”合约空方主力在148.50价位封盘失败后,在交易结束前最后8分钟,空方主力利用上海证券交易所计算机交易系统的不完善,采用严重违规手法大量透支十几亿元保证金交易,以700万手、价值1400亿元的巨量空单,将价格打压至147.50元收盘,使“327”合约暴跌3.8元,并使当日开仓的多头全线爆仓。这被当时媒体称之为“中国的巴林事件”。

  “327”国债交易中的异常情况,震惊了证券市场。事发当日晚上,上海证券交易所所召集有关各方紧急磋商,最终权衡利弊,确认空方主力恶意违规,当即宣布:23日最后8分钟所有的“327”品种期货交易无效,该部分成交不计入当日结算价、成交量和持仓量的范围。各会员之间实行协议平仓。“327”国债风波中,保值贴补政策和国债贴息政策对债市气贯长虹的单边涨势起了决定作用。“327”国债可享受保值贴补,在保值贴补率连续数十月攀高的情况下,其票面收益大幅提高。在多空对峙时,其又受财政部公告(1995年2月25日公布)的朦胧消息刺激而大幅飙升,使得“政策风险”最终成为空方失败的致命因素。于是,空方不惜蓄意违规,利用交易管理的漏洞演出了最后“疯狂的一幕”。

  多空双方交战:

327国债人物刘汉

327国债人物刘汉

  第一回合:建仓做空

  空方在判断“保值贴补率”不可能再次提高,在145元附近大举做空(因为当时已经很高了,经济发展的趋势势必使政府减息,因此他们强力做空)。

  多方则为财政部的直系券商,这些券商及其客户开始大举建立“多头头寸”。

  第二回合:“辽国发”叛变

  辽国发的高岭“临阵叛变空翻多”,高岭首先调集3个亿资金(放大100倍做国债期货相当于300亿资金),准备继续大举做空,与多方决一死战。

  当他确知“保值贴补率”最终被提高到12.98%后,当晚,他买通了许多别的单位席位上的“红马甲”,在第二天早上立即将其50万口“沽单”平仓同时追加“买入”50万口反手做多,100万口买单将327国债的价格封到152.50这个绝对涨停板上。

  第三回合:破釜沉舟

  当327国债被冲到152.50的涨停价并被封死时,万国证券全线亏损并爆仓,管金生指挥万国证券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中的6个红马甲,在收盘前15分钟,挂出1000万口空单,将327国债的价格打回147.50,将所有跟风多头杀得立即爆仓,而万国证券立即扭亏为盈并反过头来赚了几个亿。

  管金生操作是明显违反当时的规定,证监会紧急开会,宣布当天最后15分钟交易不算数,万国证券遭受灭顶之灾,亏损14亿,被申银证券按照规定重组。

  327国债事件诱发主要原因

  一、上海证券交易所

  期货市场有保证金、每日结算制度用于管理风险。而上交所是一个现货交易所,没有按照期货运行规则进行设计,导致问题的出现。当时上证所不实行严格的保证金制度,万国证券在没有保证金的情况下,可以透支几十亿资金进行交易,导致悲剧的产生。

  其实与此同时,“327”国债在各个期货交易所都同样进行着交易,交易量并不少于上证所,但由于期货交易所有着一套严格的风险管理制度,所以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二、投资者操控市场的行为和不理性的思维

  万国证券公司作为一个机构投资者依仗自己的政府背景和雄厚的资金而不尊重市场,认为市场价格可以短期内被操控,所以才用透支的方法打压市场。

  当时消费物价一直沿上升通道不断上涨,而根据物价指数计算的保值贴补率势必逐月提高。当万国证券等大户认为国债价格被高估之时,在市场上坚决做空。

  问题在于万国证券明知做错了方向却不认错斩仓,反而加仓,最后孤注一掷,透支打压市场,造成了公司破产。

  三. 外部条件尚不具备

  1、当时国债现货市场规模偏小,实际流通量不过650亿元,容易导致市场操纵和过度投机。

  2、利率体制僵化,当时尚未开始利率市场化改革。国债期货很容易演变为多空双方对赌工具,而不是源于规避利率风险的需求。

  3、信息透明度不高。“327”国债期货事件中,政府对1992年3年期国债的票面利率由9.5%贴息至12.24%的消息,直到25号才公布,但22日下午就已有大量的知情者在国债期货市场操作。

67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