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解读朴槿惠“闺蜜门”究竟是什么造就了如今这出“大戏”?

文/康宇 来源:第一白银网 11-04 16:03
摘要 当美国还在为选哪个总统争破头的时候,隔壁韩国已经开始要把总统推下台了,自从爆发闺蜜干政门事件之后,朴槿惠的支持率在国内一落千丈,至今已经跌至个位数。

第一白银网11月4日讯 当美国还在为选哪个总统争破头的时候,隔壁韩国已经开始要把总统推下台了,自从爆发闺蜜干政门事件之后,朴槿惠的支持率在国内一落千丈,至今已经跌至个位数。那么当我们回顾整个事件,一切的错都在于朴槿惠吗,可能这个说法是片面的,如今被逼下台,遭全国抗议,朴槿惠虽然做错了,但是却没想到会引发如此严重的后果。或许这就是政治,是无奈,是黑暗,是种种不能拿到表明上的东西,而这些东西造就了如今这出“大戏”。

解读朴槿惠“闺蜜门”究竟是什么造就了如今这出“大戏”?

朴槿惠致歉

37年前的11月3号,韩国上下为遇刺身亡的总统朴正熙走上街头举行国葬;37年后的今天,韩国人又为深陷“崔顺实门”的朴正熙之女朴槿惠走上街头,要求她下台。

朴正熙死前的2个多月,曾在青瓦台的办公室里,写下了一副中国书法赠给他的女儿朴槿惠:“身与名俱没,江河万古流”。

父亲是朴槿惠的正资产,也是负资产

朴槿惠的父亲、被枪杀身亡的韩国第5至8届总统朴正熙,是韩国历史上第一个举行国葬的总统。葬礼历时9天,其间,韩国民众失声痛哭为他送葬。在他过世后的很多年——甚至直到今天,在韩国的社会中,仍旧有不少韩国民众对于朴正熙怀有深厚的感情。

韩国盖洛普2004年6月实施的“韩国人最喜欢的历届总统调查”中,时值其去世25年后,朴正熙依旧获得48%的支持,名列榜首。1999年,美国“时代”杂志将其选为21世纪20位亚洲最有影响力的韩国人之一。

事实上,朴正熙在韩国一直是一个饱受争议的角色。他之所以广受国民爱戴,是因为其在位期间18年,实施经济计划,整肃歪风,开展文明的社会运动,使得韩国走出了朝鲜战争的疮痍,并实现了工业化和经济起飞,为日后“汉江奇迹”的出现奠定了基础。另一方面,他也因铁腕统治、镇压反对派而饱受批评。

“可以说,朴正熙既为朴槿惠在政界留下了正资产,也同时留下了负资产。我们可以看到,在丑闻爆发后,那些反对朴槿惠、要求她下台的,往往都是之前反对朴正熙的人,或者说是朴正熙当年树立的政敌。”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朝鲜半岛问题专家张琏瑰教授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在朴槿惠竞选总统期间,对朴正熙时代的怀念,无疑为朴槿惠当选总统添加了筹码。韩国大邱和庆尚北道地区作为朴槿惠的政治故乡,一直是其支持率最坚挺的地区,而这些地区,也是因朴正熙新农村建设政策改变最大的地区。

然而,当“崔顺实事件”爆发后,连这些最支持朴槿惠的地区,也纷纷要求朴槿惠下台。11月1日,韩国《来日新闻》与民调机构全国民意调查中心(The Opinion)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朴槿惠的支持率从10月的34.2%跌至9.2%。而朴槿惠在其政治故乡大邱和庆尚北道的支持率甚至低于平均值,仅为8.8%。

美国霍普金斯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肯特E·柯尔德(Kent E.Calder)认为,由于朴槿惠是朴正熙的女儿,出于对朴正熙的尊敬之情,以及对朴槿惠双亲均被刺杀身亡的同情,朴槿惠所在的政党不会要求朴槿惠辞去总统一职,但是她的权力将会被削弱是毋庸置疑的。

韩国政治制度的牺牲品

此次朴槿惠丑闻不仅在韩国民众中引发剧烈震荡,也再次呈现了韩国政党不断分裂分化的规律。受访专家普遍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朴槿惠成了韩国政党政治的牺牲品。

崔顺实事件爆发后,执政党希望尽快成立中立内阁,连提名新任总理,也遭到了反对党的强烈反对,要求在彻查清楚崔顺实一案之后才能考虑成立新内阁,否则就是逃避责任。

据韩国《中央日报》消息,反对派国民之党的党鞭朴智元在该党的一次会议上称:“不能在没有与反对党商讨的情况下,就更换总理和企划财政部长官”, “我们不会支持这种想以人事变动来扭转当前局势的举动”。

针对不少人认为韩国政党已经因丑闻而分化的观点,张琏瑰指出,韩国的政党政治制度一直处于分化、瓦解和重组的动态过程中。在韩国,政党的存在主要是为了选举而服务的,大部分政党的组成,都是为了选举的需要。

他认为,在韩国政界,执政党和在野党的区分,并不像在一些国家中那样泾渭分明,能够存活6至7年还保有足够的政治资本的政党,可谓少之又少。“因此,政党在总统出现危机的时刻跳出来谴责总统,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因为这是很多政党为数不多的可以争取政治资源的机会。”他说。

张琏瑰还认为,在韩国实行总统制的情况下,新成立的联合内阁到底能发挥多大的作用,新任命的总理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限制总统的权力还有待观察,因为按照韩国宪法,总统掌握了国家最高权力。

延世大学国际学大学院教授金凯告诉澎湃新闻,尽管在野党对新的内阁及总理提出质疑,但是这种方式也是较为妥善的选择。“因为这已经不是关乎朴槿惠个人地位和执政党的政治声誉的问题,而是国家机构是否要回到正常渠道的问题。因此,在野党和执政党之间的分歧的确存在,但是在面临超越党派利益纷争的情况出现时,让步与共识还是有可能出现的。”他说。

柯尔德则认为,在五年不连任的政治制度下,朴槿惠像许多其他即将卸任而遭到政党清算的韩国总统一样,受到各方的批评已经是不可避免的结局。

“总统也只是一个正常人”

考察韩国的政治,总统似乎总是具有相同的命运:上台之前选民对总统充满信心,具有“新鲜感”,因而支持率高;卸任之前支持率往往跌到谷底,选民一片失望的声音。

“在韩国的制度下,任何总统上台,都不会发生奇迹。一个事实就是,在韩国政府和企业紧密联系的情况下,没有哪个总统可以做到“洁白无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圈子。朴槿惠虽然是总统,但也只是一个正常人。”张琏瑰告诉记者。

张琏瑰接着表示,朴槿惠一直未婚,位居高位,遇到任何事情却不可能向任何人吐苦水。“从人性的角度看,朴槿惠找自己认为不会构成威胁的闺蜜商量事情,虽然犯了身为一国领导人的大忌,但也是人情社会里正常的一件事。”

1974年,朴槿惠母亲陆英修在凶手刺杀父亲朴正熙的过程中中弹死亡,时年22岁的朴槿惠忍受着失去母亲的悲痛,开始代行“第一夫人”职责。五年后的1979年,记忆中总喜欢用相机拍下她小时候哭的样子的父亲,也被枪杀了。

多年以来一直生活在这种环境里的她曾将自传的书名定为《绝望锻炼了我》。

根据书中记载,在父亲死后的几天,朴槿惠带着弟弟妹妹和一条狗,回到了首尔的旧宅,开始了18年的隐居岁月,期间尝遍了人间冷暖。然而,多年吸毒的弟弟,与姐姐分道扬镳的妹妹,更是让朴槿惠在人世间几度崩溃。而在朴槿惠人生最艰难的时候,是崔顺实父女对她不离不弃,同样在国外受过教育(崔顺实曾在德国留学六年)的崔顺实成为了她的闺蜜。

朴槿惠曾在自己的自传中写道:“我要感谢的并不是多给我一杯水的人,而是那些心和理念不会因时势而动摇、以一贯真诚态度对我的人,也就是内心诚信的那些人。”

崔顺实涉嫌贪腐干政一事爆发后,朴槿惠在致全国的道歉书中,仍旧称崔“是曾为其纾困解难的人”。

金凯对澎湃新闻说,崔顺实事件最大的特点在于,“击垮”朴槿惠总统的是自己30多年来信赖的身边人。按常理,她应该信任政治体制内的人士,但是她却让国民感觉她用自己的小圈子代替了本应有的正常决策圈子,这给民众的心理造成了一个非常大的冲击。

“虽然她(朴槿惠)的做法让我觉得很愚蠢,但是她确实是一个可怜但并不可恶的人,因为她并没有为自己谋取过什么利益,而只是她的朋友利用了她。”韩国白领卢载武对澎湃新闻表达了他个人的观点。

然而,仍有很多国民无法原谅她。11月2日晚上7点,上千名韩国民众再次聚集在首尔市中心的清溪广场举行大规模烛光集会,要求韩国总统朴槿惠下台,连首尔市市长朴元淳也手持蜡烛参与其中,以示抗议。


76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