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限韩令”后房地产唱独角戏 韩国经济“成也三星,败也三星”

文/王明伟 来源:第一白银网 10-26 09:19
摘要 今年以来,韩国经济风雨飘摇,外有“限韩令”,内有三星手机危机。三星手机“爆炸”之后,韩国经济的阵痛才刚开始。因出口低迷和商业投资疲软,韩国今年三季度的经济增长有所放缓。

  第一白银网10月26日讯 今年以来,韩国经济风雨飘摇,外有“限韩令”,内有三星手机危机。三星手机“爆炸”之后,韩国经济的阵痛才刚开始。因出口低迷和商业投资疲软,韩国今年三季度的经济增长有所放缓。今年房地产市场的强劲势头为韩国经济提供了支撑,随着政府寻求抑制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加之房地产市场供应过剩局面的隐现,这种建筑驱动下的经济增长究竟能维持多久如今颇难确定。

房地产行业

韩国房地产行业成救命稻草

  三星炸弹重伤经济

  韩国央行周二公布的初步数据显示,韩国2016年三季度经季节调整后的GDP增长率为0.7%,低于二季度的0.8%。出口导向型的韩国经济因全球贸易疲软仍摇摆不定。韩国的出口占经济增长的一半,但在9月为止的前22个月中,有21个月韩国的出口都是下滑的。

  上周韩国央行表示,三星电子手机危机可能会削弱经济增长,但基本维持经济复苏仍未脱轨的看法。央行总裁李柱烈称,韩国央行需要更多时间评估三星电子将盖乐世Note7手机下市对经济产生的影响。他表示,在周四经济成长修正中,三星问题已被纳入考量,但受时间限制,韩国央行不能反映眼前的最新变化。

  曾经对三星的盛赞,如同今天对三星的恐慌一样,已经成为韩国人忧心又无法避免的话题。三星集团为韩国的GDP贡献了约1/5。自今年8月初上市以来,三星Note7手机不断出现起火爆炸等情况,在经历了爆炸、召回、再爆炸、停产停售以及二次召回的一系列过程后,三星集团面临种种挣扎困厄,培育多年的本土市场恐怕也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许多学者仍然认为,“考虑到韩国的中小企业,主要是依靠加入大型财阀产业链生存的现实,而三星早已成为了韩国的 标志性 企业,地位甚至超过诺基亚之于芬兰;三星的危机,不仅仅是考虑金钱上的问题,更应该考虑对于韩国经济带来的就业、国家信用度等无形中、间接性的伤害”。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韩国经济今年实际上遭遇了多重危机,除了三星的爆炸事故之外,受累于国际贸易增速下滑,韩进海运破产重组同样给韩国造船、船运业带来重大冲击。此外,与周边贸易国家贸易关系紧张对韩国出口无疑雪上加霜。”

  房地产唱“独角戏”成韩国经济救命稻草

  在韩国经济主要增长动力——出口逐渐停滞的情况下,“建设投资”正在逐渐填补这一空缺。据9月18日韩国产业研究院发布的《实体最近经济建设投资依存结构》报告书称,今年二季度建设投资对经济增长贡献的比率是51.5%。这就意味着,在二季度韩国国内生产总值3.3%的增长率中,建设投资比率超过一半,引领了1.7个百分点。这是1993年四季度以后最高的数值。

  最近4个季度建设投资的出口发展贡献率为40.1%。同期GDP 3%的增长率中有1.2个百分点由建设投资负责。相反,出口的发展贡献比重正在逐渐缩小。2000-2014年曾是0.8个百分点的出口增长贡献度在去年四季度达到了-0.8个百分点。

  韩国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委员姜斗龙称,“可以说建设投资填补了出口的增长贡献度下跌的63%左右”。引领建设投资增长势头的是以公寓楼为中心的房地产建设市场。房地产投资最近的四季度平均增长率为21.9%,是整体建设投资增长率的两倍左右。

  韩国研究院担心称,仅依靠建设增长的结构危险性很大。姜斗龙警告称,“韩国的建设投资在GDP中所占比重要比主要发达国家明显要大。以去年为基准,韩国出生率为1.24,在经合组织(OECD)34个会员国中位于最末位,在这种情况下,过热的房地产建设投资可能会带来供给过剩”。

  王军也表示了同样的忧虑,“过度依赖房地产的经济并不能成为长久之计,毕竟韩国没有大量的外来人口流入,本国人口老龄化也十分严重,房地产过热容易引发新的泡沫”。有分析称,韩国经济可能会重蹈日本20世纪90年代推进建设投资依赖型景气刺激政策但却只有公共负债增加的覆辙。

  货币宽松预期谨慎

  韩国央行上周全票通过维持利率在1.25%不变的决定,之后李柱烈表示,今年的经济增幅料将达到2.7%,与该行7月做出的最新一次预估一致。“三季度增幅似乎达到了我们的预期,看起来达到我们的增幅预估也不太难”,李柱烈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李柱烈解释道,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考虑了迄今为止经济逐渐复苏的态势、家庭债务继续快步增长的情况,以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即将升息的前景。

  路透社调查访问的24位分析师中,除一位之外,其余均预期韩国央行将维持利率在纪录低位1.25%不变,因央行委员们考虑到家庭债务急速增加的风险,明年经济成长率预估从2.9%下修至2.8%,一如市场预期。

  但也有人担忧韩国债务增长过快,韩国家庭的债务负担目前也在不断加重。据悉,截至3月底,韩国家庭负债规模已经达到1万亿美元,与此同时,薪资增长仍然缓慢且房地产价格还在持续攀升。

  如今的韩国伴随各种阻力因素的形成,四季度经济增长形势必然会出现恶化。反腐败法正在对娱乐业和食品业消费产生影响,而三星电子Note7手机的停产对于出口也是个不小的打击。

28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