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深度解读:西方各国“群殴”俄罗斯 “新冷战”来了?

文/周晔 来源:第一白银网 10-25 09:40
摘要 无论是外交措辞、军事部署还是欧盟正在酝酿的对俄罗斯新一轮制裁,西方各国“群殴”俄罗斯的事态让外媒打出了“新冷战来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要爆发了”这样惊心动魄的头条标题。

  第一白银网10月25日讯 自从9月底美国和俄罗斯就叙利亚达成的初步停火协议沦为一纸空文之后,美俄之间看似马上要搭建好的友谊小船就被彻底打翻。进入10月以来,俄罗斯与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针锋相对已成为了常态。

深度解读:西方各国“群殴”俄罗斯 “新冷战”来了?

西方各国“群殴”俄罗斯

  无论是外交措辞、军事部署还是欧盟正在酝酿的对俄罗斯新一轮制裁,西方各国“群殴”俄罗斯的事态让外媒打出了“新冷战来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要爆发了”这样惊心动魄的头条标题。

  俄罗斯真的是要借叙利亚问题在中东“搞事情”,像美国所说的“重拾当年的辉煌”?先让我们来回顾一下10月以来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在叙利亚问题上都有过哪几轮交手。

  西方国家:

  美国宣布暂停与俄罗斯就叙停火问题进行谈判,搁置与俄罗斯共同打击恐怖分子的军事计划。(10月3日)

  俄罗斯卫星网称美军正在叙利亚北部修建新的军用机场,此前美国已在叙北部库尔德人控制区修建了两个军用机场。(10月4日)

  联合国安理会对两份涉叙问题决议草案表决时,法国和西班牙共同起草的在阿勒颇设立禁飞区的提案被俄罗斯否决,随后俄罗斯的提案也遭到否决。(10月8日)

  法国总统奥朗德称对阿勒颇实施轰炸的各方“犯下战争罪”,随后俄罗斯总统普京取消了对法国的访问。(10月11日)

  美国国土安全部和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指责俄罗斯政府与黑客活动有关,意图干预美国大选。(10月7日)

  库尔德新闻媒体报道称,美国和伊拉克为摩苏尔的“伊斯兰国”(ISIS)士兵留下了跑路通道,让ISIS士兵逃到叙利亚,等俄罗斯和伊朗去解决他们。(10月15日)

  俄罗斯:

  从9月底开始对阿勒颇的叙利亚反政府控制区进行密集轰炸。

  宣布考虑在越南和古巴重新开设军事基地,但越南已经表示不会把金兰湾借给俄罗斯使用。(10月7日)

  外媒报道称俄罗斯已经具备了在叙利亚设立禁飞区的军事能力。(路透社10月7日报道)

  在俄罗斯的加里宁格勒地区部署“伊斯坎德尔”核导弹,加里宁格勒与北约成员国波兰和立陶宛接壤。(10月8日)

  宣布将对俄位于叙利亚的塔尔图斯海军基地进行升级改造,以建成永久性海军基地。(10月10日)

  普京批准俄罗斯无限期在叙利亚部署空天部队。(10月12日)

深度解读:西方各国“群殴”俄罗斯 “新冷战”来了?

  红点为塔尔图斯港。图片来源:Google Map

  为什么俄罗斯此番在叙利亚问题上表现如此强硬?

  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教授冯玉军表示,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态度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

  首先,俄罗斯在海外拥有的军事基地数量有限,绝大部分都位于前苏联成员国,而叙利亚则有俄罗斯的军事基地——塔尔图斯港。冯玉军指出,塔尔图斯港以及叙利亚的拉塔基亚港都是俄罗斯黑海舰队从黑海进入地中海的重要支撑点,俄罗斯也在拉塔基亚港附近设立了空军基地。

  如果失去这些战略要地,俄罗斯在黑海地区的传统地缘政治影响力就会迅速下降,“这不是俄罗斯愿意看到的情况”。

  除此之外,冯玉军表示,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是俄罗斯的长期盟友,如果他被推翻,将大大削弱俄罗斯在中东的地缘政治基础。再加上俄罗斯面临着国内经济衰退的问题,能够影响地区和国际局势的杠杆非常有限。在其他手段受限的情况下,“动用军事手段来巩固自己的大国地位也是俄罗斯的目的之一”。

  外交学院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高飞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行动同时也是为了转移乌克兰危机给俄罗斯造成的外交困境。

  亲俄罗斯的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因为拒绝与欧盟签署自由贸易协议引发了国内政治危机,2014年初,亚努科维奇逃到了俄罗斯。此后,新上台的乌克兰政府转而投向了欧盟的怀抱。

  高飞称,丢失了乌克兰的支持对于俄罗斯来说在战略上是“致命性”的,“用俄罗斯人的话来说,乌克兰丢掉之后,俄罗斯就成了亚洲国家”。乌克兰东邻俄罗斯,南接黑海,西边与多个欧盟国家相邻。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被称为欧盟与俄罗斯地缘政治的交叉点。

  此后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以及乌克兰东部亲俄反对派的军事行动引发了欧盟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而马航MH17客机空难调查组也把击落客机的导弹源头指向了俄罗斯。高飞认为,俄罗斯对叙利亚问题的强硬部分是为了“把外界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

  俄罗斯和美国会因为叙利亚问题起正面军事冲突?

  对于这个问题,冯玉军和高飞都认为虽然两国的关系非常紧张,但因为叙利亚而发生正面冲突的可能性很小。

  冯玉军指出,目前俄罗斯和美国在叙利亚打的是代理人战争。俄罗斯的力度更大,选择了直接出兵支持阿萨德。他认为,虽然俄罗斯经历了两年的经济衰退,但以目前叙利亚战争的规模来看,俄罗斯完全有能力进行一场“地区性、干预性的战争”。

  与此同时,奥巴马政府在中东采取的是收缩战略,奥巴马并不想重蹈小布什政府的覆辙在中东大举派兵。再加上美国目前正面临总统大选,“也没有必要在中东地区大动干戈”。

  冯玉军说:“两个核大国之间发生战争,现在是看不到直接依据的。”

  他同时强调,中东局势并不仅仅是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矛盾这么简单。

  “其中有教派冲突、犹太人、阿拉伯人、库尔德人、土耳其突厥人之间的矛盾,盘根错节。不可能由任何一个大国,包括俄罗斯或者美国来解决。这些国家不可能完全掌控叙利亚,也不可能完全掌控中东。”

  高飞认为,虽然俄美正面冲突的情况不大可能会出现,这也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但随着战事的推进,两国在叙利亚的代理人之间的冲突可能会激化升级。

  俄罗斯和西方国家进入了新冷战时代?

  虽然“新冷战”这样的字眼很吸眼球,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研究所所长陈玉荣认为这种表述并不准确。她解释道,冷战需要具备诸多要素,其中一个要素就是出现两大阵营,像当年的美苏阵营。

  陈玉荣说,在冷战期间,“双方在军事、意识形态、战略、经济上都是对峙、对抗的,是敌我之间的两大阵营”。

  她指出,现在俄罗斯与西方并不是这样的关系,俄罗斯也没有成立一个对抗西方的政治集团。

  “就算俄美关系到了现在这样冲突、矛盾的情况,双方仍然保持了对话途径。俄美还在共同讲反恐、双方在核安全方面也有对话途径。普京此前还表示了要与下一届美国政府保持合作对话。这其中并没有产生敌对阵营,所以新冷战的说法不严谨。”

  俄罗斯更喜欢特朗普?

  在此前的美国总统候选人辩论中,希拉里曾指责俄罗斯为了支持特朗普而制造了“邮件门”事件。陈玉荣认为,特朗普在很多场合公开对俄罗斯释放了友善的信息,“用普京的话来说就是‘特朗普愿意和俄罗斯对话有什么不好吗?’,这符合俄罗斯的利益,因此俄罗斯对特朗普的评价相对积极”。

  但是,陈玉荣指出,普京并没有在公开场合批评希拉里,反而多次强调不管谁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俄罗斯都准备好与美国恢复发展友好关系,继续与美国对话。这也说明“俄罗斯并没有在两位总统候选人之间做选择”。

  高飞则认为,在美国,俄罗斯已经被妖魔化了,特朗普也被妖魔化了,“因此那些控制舆论的力量就把两个妖魔连在一起,目的就是打压特朗普”。

  而在冯玉军看来,特朗普对普京表示出了一定的好感,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俄美关系就会迅速改善。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希拉里上台,她给俄罗斯的压力会比奥巴马更大”。

  俄美关系还会继续恶化?

  对于这个问题,三位专家都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俄罗斯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紧张关系将进一步激化。

  陈玉荣称现在俄罗斯与西方在很多问题上都针锋相对。在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与西方存在利益冲突:俄罗斯要维护自己在叙利亚的传统利益,维护盟友阿萨德;但西方国家想要扶植其代理人、利益代表人上台”。

  她认为俄罗斯与美国在叙利亚的利益冲突将长期存在,很难立刻分出胜负,因此剑拔弩张的场面还会继续。但俄美除了在中东之外,在其他领域还有共同的利益。

  “俄美关系自冷战以来就在这种'斗而不破'的状态下。尽管现在俄美关系非常紧张,但也坏不到哪儿去,将一直处于这种既合作又斗争的模式中。”陈玉荣说。

4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