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解读美国大选:大选辩论结束 美国大选是否重演英国退欧一幕?

文/康宇 来源:第一白银网 10-21 11:56
摘要 随着三场电视辩论的结束,美国大选也即将迎来最后的冲刺阶段,而目前根据最新民调显示,希拉里以46%的得票率领先特朗普的40%。

第一白银网10月21日讯 随着三场电视辩论的结束,美国大选也即将迎来最后的冲刺阶段,而目前根据最新民调显示,希拉里以46%的得票率领先特朗普的40%。但这个结果是否就已经奠定了希拉里最终的胜利?显然是片面的。虽然在这三次电视辩论上,不少群众都认为是希拉里占据上风,但其实电视辩论只是为了向民众更好的展示未来总统的政治远见以及观点。

2016美国大选

另外还有一点,我们是否还记得4个月前的英国退欧公投,投票前媒体每天得意洋洋地报道留欧派领先几个点,投出来48:52啪啪打脸,卡梅伦含恨辞官,英镑应声狂跌,欧盟补刀要走赶紧走,然后全球媒体炸了,这成为了目前2016最大的黑天鹅事件!所以虽然希拉里领先6个点,最高时领先十几个百分点,但英美同根同种,谁都不敢保证最后会不会再次上演绝杀的戏码。

希拉里和特朗普之间的“战争”其实一直不公平

首先我们看希拉里,从资历、民望、政治积累,希拉里分分钟甩特朗普几十条华尔街,希拉里她出身富家、就读名校,作为律师参加过水门事件调查,纽约州第一位女联邦参议员、美国第三位女国务卿,最重要的,是她还有个当过八年总统的老公;若是当选,希拉里不但是美国第一位女总统,也大概是全世界为数不多的总统夫妻了吧!

反观特朗普,地产暴发户出身,几乎没有任何从政经历,拼不了爹,现任老婆只是个花瓶。浑身上下除了钱,就剩一张嘴……然而不到一年时间,这匹“黑马”就在共和党内部无人能挡了。

反正,不管怎么不受待见,不管媒体怎么嘲弄,他大概是莱温斯基之后最让希拉里头疼的人了。哦,对了,首场电视辩论上他还把克林顿另一个公开承认的婚内出轨对象——珍妮弗·弗劳尔斯,请到了前排,打在希拉里的脸上。

那么这样两个人究竟谁更适合当美国总统呢?

首先我们来说一说特朗普,虽然他看上去就像个暴发户,满嘴跑火车乱喷人,但其实我们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其实特朗普隐藏着很深的心机。

特朗普更谙熟自我炒作和营销——为他量身定做的真人秀《飞黄腾达》——该节目“以赤裸裸的‘名利’散发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第一季就来了2000多个“想做特朗普”的屌丝,11个城市争办这个节目——这为他带来了国际媒体的普遍好评,也让他一举成为全美国的“网红”。这也为他的人气奠定了基础。

而对于婚变与绯闻,一般政客都避之唯恐不及的话题,他商人的身份却占老了便宜——老婆换了三茬,美女更是从来不缺,即使在事业滑坡期,他也专注与名模制造绯闻,让各路狗仔争相曝光——“正好提升我的知名度。”

至于炮轰政敌、误伤友军、暗讽犹太人、嘲笑穆斯林、把ISIS炸出翔,甚至把克林顿的情妇带到电视辩论现场,特朗普更是随心所欲,火力全开,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浑身上下都是话题,时时刻刻都是焦点。

解读美国大选:大选辩论结束 美国大选是否重演英国退欧一幕?

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搜索热度

这是7月份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搜索热度,可见贯穿希拉里的话题是邮件门、邮件门、邮件门!她更适应传统政治精英的方式,小心翼翼地谈论着、回避着,适时的反击也是那么优雅而无力。所以尽管仍然保持领先,但她的热度在大部分时候都都低于特朗普。

比如,女性议题是希拉里的专精,可特朗普在说什么?在7月20日“美国史上最恐怖的一次演讲”中,他频繁的提及的词汇有“死亡与毁灭、贫穷、痛苦、绝望、恐怖主义、卖国贼、监狱、暴力、种族主义”,还有对全球化的极端仇恨——越有争议,就越有话题。特朗普显然更明白这个道理。

换句话说,希拉里的很多精英理念,大多数美国人不太懂,也不太关心;而特朗普的漫天嘴炮,却放得那么过瘾。

在来谈谈希拉里,希拉里和毫无畏惧的特朗普不同,希拉里本身有着对政治的敏感和观点,她是民主党,还当过奥巴马的国务卿,奥巴马的执政方针大体上也就是希拉里的方针,所以面对民众对现状的不满,希拉里显得比较无力。从本质上讲,民主是不可预测的,特别是当社会两极分化不断加深的情况下。

解读美国大选:大选辩论结束 美国大选是否重演英国退欧一幕?

特朗普和希拉里各州得票率

图中支持希拉里的蓝色各州,大都是美国最发达的地区,包括加里福尼亚、纽约以及传统工业的五大湖区,而中西部支持特朗普的红色州,大多以农业、畜牧业为主。

简单说,精英阶层支持希拉里,而包括在沙漠里刷我朝建行信用卡的德州男在内的美屌们,则希望特朗普帮他们重拾WASP荣光。

所以虽然希拉里领先不少,不过“摇摆州”的表现很可能改变这一局面。尽管上层阶级和精英媒体一直在力挺出身、资历、经验都远超对手的希拉里,但鹿死谁手,真犹未可知。

美国大选或重演英国退欧那一幕?

回想英国公投前,由精英层控制的媒体一直鼓吹“留欧派”领先,他们刻画的形象是这样:

“留欧派”——年轻、受过高等教育、在伦敦或爱丁堡金融公司拥有稳定、高薪的工作,常有跨国业务,享受开放的欧盟带来的便利;

“脱欧派”——因为欧盟免税政策而卖不出谷麦的农民、不能在家门口打渔的渔民、退休工人……总之又蠢又穷,哪儿都不去所以再开放也跟他没关系。

讲道理,每一个后者都愿意成为前者,这两者简直没得比。可是偏偏票投出来精英们都傻了。有观察家这样写道: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次抗议性投票——是针对经济创痛、恐怖威胁和失去文化认同感的怒吼。

卡梅伦等人曾尝试引用复杂的经济数据来表明退欧的危险性;但是选民置之不理,因为他们太愤怒了,听不进去——他们不信任精英。正如公投前有人警告:选民正在丧失对跳入未知后果的恐惧——说中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美国呢,本身是移民国家,种族宽容度比欧洲高得多;近年来经济复苏,但贫富分化更加严重,虽然ISIS和反恐问题依然存在,但更多民众关心的是教育、税费改革,社保医保。

解读美国大选:大选辩论结束 美国大选是否重演英国退欧一幕?

希拉里和特朗普的民意调查

根据数据,特朗普与全国民意趋向相同的有三项:堕胎、医保和教育,希拉里与民意趋向相同的有五项:环境、税改、控枪、移民和社会安全。灰色小图是单项美国民意的波动值。

可以说,美国选战简直是英国公投的翻版!特朗普在堕胎问题上得到传统新教徒(WASP)的支持,医保和教育则是普通美国人更关心的问题;

相对而言,“环境问题”(在选民的关心榜单上几乎垫底)和“税制改革”更多是富人关心的问题(美国富人的缴税比例简直能上天),而控枪、移民和安全问题,更体现出希拉里的全球视角(到底当过国务卿嘛),她曾直言不讳地提到:“要再次介入这个世界”——她到底想怎么“介入世界”?

所以,在一个社会和经济两级分化的世界,政治精英会失明到什么程度?普通民众又会“愚昧而固执”到什么程度?“黑天鹅”的可能性到了什么程度?

英国报纸看热闹不怕事大:“有唯一比脱欧公投更令人震惊的是英国精英阶层竟然对此(公投结果)感到惊讶,而美国民主党阵营很可能会重复同样的错误。”

不管怎样,美国下一位总统就要在希拉里和特朗普之间选择一个。而到现在,可能群众要开始怀念一下奥巴马同志了。如果不是8年任期的规定,估计还真不想换掉他。

36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