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2017法国大选与2016美国大选有何异同?还会互撕对手吗?

摘要 在2016美国大选进入最后冲刺阶段之际,大西洋彼岸的法国,终于迎来了2017年大选的第一个标志性步骤。本月13日,以“共和党”为首的中右阵营举行初选首轮辩论。

  第一白银网10月19日讯  在2016美国大选进入最后冲刺阶段之际,大西洋彼岸的法国,终于迎来了2017年大选的第一个标志性步骤。本月13日,以“共和党”为首的中右阵营举行初选首轮辩论,此前确认有参选资质的七位候选人悉数登场,就像希拉里与特朗普要今日白宫一样,为入主爱丽舍宫开始唇枪舌剑。

法国大选

  一、背景:七雄为表,双雄为里

  此次中右阵营初选共进行四轮正式辩论,前三轮分别定在10月13日,11月3日和11月17日,接下来将进行两轮初选投票(11月20日和27日),而在首轮投票结束后,得票最多的两位候选人还将于24日进行一对一辩论。

  七位候选人中,包括前总统、现任共和党主席尼古拉·萨科齐,前总理、现任波尔多市市长阿兰·朱佩,前总理弗朗索瓦·菲永,前部长布鲁诺·勒梅尔,原“人民运动联盟”(共和党前身)主席让-弗朗索瓦·科佩,唯一一位女性、原共和党副主席娜塔莉·科休斯科-莫瑞泽,以及唯一一位来自共和党之外的候选人、众议员让-弗雷德里克·普瓦松。

  虽然看上去声势浩大,但媒体和政界普遍认为,这次共和党初选实质上是朱佩和萨科齐的对决。

  朱佩自1990年代中期担任总理之后,历经宦海浮沉,尤其是此前担任巴黎市副市长期间,因虚设岗位、为所属政党谋利而被判有罪,虽以缓刑免除了牢狱之灾,但毕竟令政治生涯蒙上污点。不过外界普遍认为,这一案底实际是为时任巴黎市长的希拉克“顶包”,维护了后者的政治生涯,因此造成的耻辱感并没有通常刑事罪犯那样强烈,甚至是政治忠诚的某种体现。在71岁高龄,朱佩终于迎来了入主爱丽舍宫的最佳、同时也是最后的时机。自从他宣布参选之后,历次民调都显示,他是右派选民最为看好的人选。

  相反,已经担任过一届总统的萨科齐,连任失败之后曾信誓旦旦表示退出政坛,最终却食言回归。在整饬党务、更改党名之后,萨科齐对明年大选志在必得。虽然他和朱佩之间在民调支持率上有明显差距,但萨科齐的优势在于党内根基深厚。从初选报名来看,他获得的党内政治人物背书甚至还要多于资历更老的朱佩。不过,正如他的这位元老对手暗讽的那样,如果说朱佩的司法案底是过去时,那么萨科齐的司法麻烦则可能是将来时。后者目前正在因为“毕格马利翁事件”接受司法调查,被指控在2012年总统选举的竞选期间涉嫌非法献金操作。

  作为中右阵营中浸淫多年的政治人物,朱佩和萨科齐事实上都有明显的精英色彩。长久以来,朱佩最被外界诟病的就是他的技术官僚色彩,有才干,有经验,却对民间疾苦冷漠、远离;比他年轻十岁的萨科齐虽然更有鼓动性,但在五年总统任期的事倍功半和浮夸做派,也让很多选民大失所望。

  虽然基本格局是双雄并立,但围绕初选的形势演变,目前看上去更加有利于朱佩。此次初选名义上面对整个中右阵营,但最有代表性的两个中间派政党——“民主运动”(MoDem)和“民主派-独立派联盟”(UDI)已经宣布支持朱佩,不派代表参选。相反,萨科齐不仅因其右倾路线而被中间派政党疏远,而且在同台竞技的六位对手中,多人和他有反目成仇的前隙,即便进入初选次轮,也很难从这些对手身上获得改旗易帜的支持,相反他们很可能流失到朱佩阵营中,这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二、辩论:立场趋近,措施各异

  首轮初选辩论的主题和节奏,由三位媒体主持人紧密掌控。每位竞选者全程累计有大约15分钟时间阐释政见。主持人轮流针对候选人的既有立场进行提问,把握话题走向,并控制发言时间,尽量避免候选人之间直接交锋。这在客观上防止了美国大选中特朗普和希拉里在“市政厅辩论”模式下互相揭短的局面。正因如此,首场辩论的气氛比预料之中更加平和,彼此之间抢话诘难的场景较少出现。

  首轮辩论的实质议题,基本可以归纳为经济、安全和社会三大领域。作为中右阵营同僚,多数候选人的政策立场实际具有较大的同质性,区别只是具体措施。只有在同左派或者极右派直接交锋时,这种“门户之见”的差别才会凸显出来。

  在经济领域中,降低失业无疑是法国民众关心的头号大事,此外关于工作时间,即是否废除35小时工作制问题上,多数候选人倾向于放宽束缚,区别是放宽到37、39小时,或者索性让雇主和雇员自由谈判。各位候选人都倾向于削减福利开支、对企业更加友善。在税收问题上,萨科齐声称将从2017年夏季开始为家庭收入减税10%,以增强家庭购买力。而朱佩则从企业税负入手,希望能为企业减税400亿欧元来促进就业。此外,在公共财政、控制赤字、退休制度等问题上,多数候选人虽然开出的药方各不相同,但在大方向上趋于一致。

  在连番遭受恐怖袭击之后,如何在安全领域中亡羊补牢,是法国面临的另一个当务之急。具体而言,如何对待反恐情报部门“S档案”上登记在册的高风险嫌疑分子,右派候选人通常持较为强硬的立场。萨科齐声称,对于这些嫌疑分子,宁可错捕,也要比参加(恐袭得手后)追悼仪式要好;菲永要求剥夺出境参加“圣战”的法国人的国籍,而勒梅尔则主张驱逐“S档案”上的外国嫌疑分子。

  如果说安全问题只是火山喷发,那么暗流涌动的真正根源在于社会。早在首轮辩论之前,中右阵营就掀起关于“身份”问题的讨论:在多元民族文化融合、尤其是移民潮冲击之下,身为“法国人”究竟意味着什么?候选人围绕政教分离原则(laicit )、家庭团聚、移民融入等问题进行了辩论,萨科齐代表的强硬路线和朱佩代表的温和路线之争由此凸显。例如前者主张取消家庭团聚制度、移民须签署“同化协议”、恢复“血统主义”(droit du sang)来提高准入门槛等等;后者则强调法国社会的多样性特征,反对取消家庭团聚,要求对现行的“出生地主义”(droit du sol)进行修改完善,但不至于废除。

  三、盘点:顶住攻势,朱佩占先

  在聚光灯下,雄心勃勃的萨科齐既幸运又不幸地抽到了最中间的位置。幸运的一面是,正如游泳或田径比赛一样,占据中间赛道的通常被认为是实力最强的选手;但不幸的是,这同时也造成了一种强敌环伺的靶心效果。

  更具有讽刺意义的是,站在萨科齐左手边的,正是原来的亲信、前党主席科佩,右手边则是一度被萨科齐提拔成为党内二号人物、又被强硬清洗的科休斯科-莫瑞泽。对萨科齐来说,两人原本都是政治盟友,后来反目成仇,杀气自然更加浓厚。尤其是首场辩论中各方本来都趋于谨慎,而为数不多的火药味交锋,就出现在萨科齐和科佩之间。莫瑞泽在总结发言时也一语双关地表示,“循环”(recyclage)这种事,在处理垃圾时有用,但在政治理念上不适用,这句显然提早准备好的讥诮之语,为试图卷土重来的萨科齐右肋下狠狠刺了一刀。

  在辩论中,萨科齐延续了一贯的强势作风。如果说其他候选人借发言机会来阐述政纲、说服选民的话,萨科齐的发言明显试图刻意塑造出领袖般的坚定形象,语气极其自信,不容置疑。但媒体普遍认为有点“用力过猛”,给人一种紧绷的感觉,强化了原本就持消极看法的选民心中“盛气凌人”的观感。

  此外,萨科齐采取了先发制人的进攻策略,即明知每人发言时间大致相等,但宁可牺牲最后的总结时间,也要强化前半程的话语优势,从发言时间上看,萨科齐一路领跑,比对手提前2-3分钟就到达了15分钟大关,以至主持人数次提醒他用时太多。事实上,他最后只剩30秒做总结发言,也是所有候选人中最少的。

  相比之下,71岁的朱佩秉持一贯的技术官僚风格,不温不火,力图传达一种令人安心的长者形象,几乎在任何一个议题上都不走极端。部分观察人士认为他稳重有余,但攻击性不足,甚至有时风头被身边的新人勒梅尔盖过,但考虑到此后还有三轮辩论,尤其是朱佩几乎可以确定进入初选次轮、参加一对一辩论,届时还有充分余地来调整策略。

  除了这两名党内大佬之外,某些所谓“局外人”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例如此前名不见经传的众议员普瓦松。这位出身低微的哲学博士是“基督教民主党”(PCD)的领袖。而作为共和党的一个联盟小党(仅有约一万名成员),基民党可以推选党魁直接参与初选,无须征集签名。或许也正因为摆脱羁绊,普瓦松的立场显得特立独行。右派阵营集体要求禁止伊斯兰泳装“布基尼”,普瓦松却反对强行禁止,维护着装自由;而当多数右派人物不愿再炒同性恋婚姻的冷饭,普瓦松却出于基督教信仰坚决要求推翻相关法案。当然,他和勒梅尔、莫瑞泽、科佩等人一样,可以断定基本没有出线机会,更多扮演“搅局者”的角色。然而在随后的两轮辩论中,这些“搅局者”能否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值得进一步观察。

  辩论之后,多项民调结果都显示,朱佩在首轮辩论中的表现最受认可。Odoxa公司次日公布的结果是,朱佩的支持率从辩论前的55%上升到60%,而萨科齐则从20%下降到18%。不过,不同渠道的民调结果差异巨大。根据BFM电视台的统计,在普通电视观众当中,35%的人认为朱佩最有说服力,21%的人选择了萨科齐,勒梅尔以15%位居第三;表面上看朱佩优势明显,但具体到中右派选民群体中,朱佩的支持度下降到32%,而萨科齐却大幅上升到27%,仅落后五个百分点。

  无论是出于选民的心理惯性因素,还是统计手段的误差,要在首轮辩论之后分出胜负,眼下都为时过早。正如《巴黎人报》评论的那样,两个半小时里“没有闪光点也没有惊喜”、“没有激情也没有脱轨”,而《世界报》则称首场辩论没有出现KO(置人死地的重拳)。

  四、远景:得利在人,得益在党

  在此次法国总统选举中,共和党初选具有值得特别关注的价值。因为截至目前而言,各项民调都显示它的主要政治对手——社会党选情低落,很难进入第二轮(尤其是现任总统奥朗德出马寻求连任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届时有可能出现2002年总统大选的历史性重演,即中右派和极右派进入第二轮。

  然而现阶段的法国,并没有走到山穷水尽、乞灵于极右政党摆脱困境的地步,因此仍有较大几率形成“共和阵线”(即中右和中左联合维护共和体制)、共同反对极右势力的局面——哪怕仅仅出于道义因素。如果“国民阵线”党魁玛琳娜-勒庞闯入大选次轮,或许一时风头无双,但真正入主爱丽舍宫希望渺茫。换言之,今天共和党党内初选的胜者,将有很大几率登上总统大位。民调也显示,71%的受访者认为,共和党初选的胜者,就将是下届法国总统。

  正是出于这种背景,此次初选辩论创造了收视率纪录。辩论通过法国电视一台(TF1),LCI电视台、参议院公共频道、RTL电台和费加罗报网站同步直播。在高峰时刻共吸引了560万电视观众收看,大幅超过2011年社会党初选首轮辩论的490万观众,而且距离当年社会党末轮辩论时的590万观众收视率已经不远。可以预见,当11月24日的终极对决来临时,这个纪录应当会被轻松刷新。

  对于中右阵营而言,这次初选也是一次全新实践,堪称“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在立场偏保守、传统精英色彩浓厚的右翼阵营,长期依靠党内折冲樽俎来确定人选,直到2007年才出现初选的制度设计,比他们的主要对手社会党晚了12年之久。而且在2007年,强势上升的萨科齐是唯一候选人,因此所谓初选沦为过场、并无实质意义。但在萨科齐连任失败、又上演“归去来兮”的戏码之后,对党的控制力明显减弱、共和党内部格局演变成群雄并立,最后多达七人成功登记,竞争态势大大增强。

  虽然最终人选很大程度上仍将在朱佩和萨科齐之间产生,但此次初选对于共和党的真正意义可能在于,竞争性党内初选有望就此成为中右阵营的一项持久制度,延续到今后历次总统选举当中。这其中不乏美式政治文化的示范作用,但更有政治对手的竞争效应。在党外环境驱策、党内强人式微的背景下,精英范的法国中右政党终于搭上了“党内生活民主化”这班车。而法国的总统选举,也有望最终建立起一个公开、竞争的双重遴选结构。

8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