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苏格兰独立公投法案草案公布在即 为什么苏格兰要退英?

文/康宇 来源:第一白银网 10-19 11:13
摘要 如果说今年一提到英国你最先想到什么,那么一定是退欧公投这个词了,英国今年的成功退欧让不少人甚至国家开始认为公投是个好东西,要不大家也来试一试。

第一白银网10月19日讯 如果说今年一提到英国你最先想到什么,那么一定是退欧公投这个词了,英国今年的成功退欧让不少人甚至国家开始认为公投是个好东西,要不大家也来试一试。于是乎,意大利即将在12月4日开始退欧公投,而英国内部,苏格兰也宣布举行独立公投。只是相比意大利,苏格兰的独立公投更让英国感到无比麻烦。

苏格兰独立公投法案草案公布在即 为什么苏格兰要退英?

在16日参加英国独立电视台一档政论节目时,当被问及是否预期苏格兰会在2020年之前再次举行独立公投,苏格兰政府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称“极有可能”。在此之前,她曾表示,苏格兰将在本周发布新的独立公投法案,以确保在英国脱欧后苏格兰的利益得以维护。一边是催着英国在“硬脱欧”和“不脱欧”之间做出选择的欧盟,一边是再次提出“分家”的苏格兰,乱局之中的英国能否承受又一次公投?

一言不合就公投

距离上一次独立公投两年之后,苏格兰再次打算让民众在“离开英国”与“留在英国”之间做出选择。

上周五,苏格兰民族党代表大会通过一项名为“关于苏格兰在欧盟中的地位”的决议案,称如果苏格兰无法被保证欧盟成员国资格,而仍是英国的一部分的话,那么就要再次准备进行独立公投。

苏格兰首席大臣、苏格兰民族党领导人斯特金在当天宣布这一消息时表示,如果作为英国的一部分令未来前景不稳定,苏格兰有权重新考虑独立问题,并将在英国正式离开欧盟前完成。而新的独立公投法案草案将在本周公布。

此前,随着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表示将于明年3月底之前正式启动脱欧进程,关于英国如何脱欧,各方争论不休。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曾表示,欧盟单一市场正在逐渐失去意义,英国可以借脱欧与欧盟达成更好的贸易协议。

这与斯特金的想法背道而驰。斯特金表示,苏格兰民族党已向英国政府提出一系列关于退出欧盟的条件要求,其中包括要保证苏格兰是单一市场的一部分,同时保证住在苏格兰的欧盟国家公民的权利。在她看来,英国退出欧盟单一市场的做法是不理性的,忽略苏格兰议会对此的表态则是“破坏宪法”的行为。

意见不合谈不拢,“分家”成为一种选择,而这种念头苏格兰早已有之。2014年9月,苏格兰曾就是否脱离英国举行过一次公投,最终以55%反对、45%支持的结果否决独立选项。

把握时机的试探

在第一次公投失败之后,苏格兰政府近年来始终没有放弃这一寻求独立的路径,但大多停留于口头表态。如今,在英国正为脱欧焦头烂额的当口,苏格兰为何此时将独立公投提上议程?

“从英国新首相特蕾莎·梅上台以后的多次表态以及一些具体举措可以看出,目前她更多的是想迎合那些主张英国回到相对保守封闭状态的民意。在脱欧问题上,她透露的也多是‘硬脱欧’的迹象,即在谈判中毫不犹豫地维护英国在移民等方面的立场,这样可能就难以换取欧盟在单一市场、与英国保持特殊经贸关系等问题上的让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这是近来引发苏格兰独立公投问题再次升级的主要原因。“苏格兰对于英国政府未来的政策走向以及英国和欧盟的脱欧谈判前景感到悲观,因此试图以公投的方式进一步表达自身意愿。”

斯特金日前也表示,6月英国脱欧公投后的事态发展,提高了苏格兰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的可能性。

留在欧盟是苏格兰一直以来的呼声。在今年6月举行的英国“脱欧”公投中,苏格兰超过60%的选民认为应该保留欧盟成员国资格。而在脱欧结果揭晓之后,斯特金也曾向BBC表示,英国脱欧将对就业、投资、生意等多个方面造成严重损害,如果不能在联合王国中维持与欧盟的既有关系,苏格兰方面会再度发起独立公投。

10月初,特蕾莎·梅两次表态“硬退欧”是可能性最大的结果,这显然是苏格兰不愿看到的。如英国《金融时报》所说,这意味着脱欧谈判的焦点将完全放在与欧盟分道扬镳上。

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邢瑞磊向本报记者指出,此次苏格兰政府除了借公投表达留欧意愿之外,还有一层试探的意味。“苏格兰也想看看欧盟的反应,以此探寻自己这样的地方政府未来与欧盟之间的关系。”毕竟,如果苏格兰真的通过公投获得独立,如何如愿继续成为欧盟成员国,仍是一个复杂而充满不确定的议题。

“对于苏格兰独立派来说,现在提出公投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崔洪建指出,在脱欧谈判之前,以对特蕾莎·梅政府未来执政走向及其与欧盟谈判的悲观预期为由,也能使独立派获得更多支持。

或搅局脱欧谈判

对如今的英国来说,苏格兰再提独立公投无疑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最近,倾向选择“硬脱欧”的特蕾莎·梅政府也不得不为苏格兰的扬言离去承受不小压力。

“如果苏格兰公投伴随脱欧谈判同时进行,可以想象英国将处于一个多么尴尬、困难的境地。”崔洪建表示,这将使脱欧谈判在技术层面面临一个很大困扰,即英国无法如当初加入欧盟时那样以一个统一完整的政治形态退出。同样,独立公投对于脱欧谈判的政治环境、预期结果来说也是一种搅乱,可能让外界颇为担心的两种谈判结果成真,那就是久拖不决或直接谈崩。

在这个问题上,与英国就脱欧谈判僵持不下的欧盟,也难得地与英国站在了同一立场。“现在欧盟和英国的关系还未理顺,仍在协调,如果苏格兰通过公投独立,那么双边关系就很难挽回。”邢瑞磊指出,这还会给同样有地方政府闹独立的其他欧盟成员国和一些想加入欧盟的国家提供一个先例,之后可能带来的连锁反应是欧盟不愿看到的。

两相权衡,一个可能的选项是英国与欧盟联手合作,向苏格兰政府施加压力或是做出一些安抚承诺,尽量在政治层面化解此次公投危机,避免脱欧谈判还未开始或是正在进行之时受到干扰。

当然,说来容易做来难,苏格兰要想真正启动公投程序,也需迈过不少关卡。在法律程序上,它就需要经过英国中央政府的批准。

“第一次独立公投,当时的卡梅伦政府和苏格兰地方政府进行了很长时间的筹备,在法律程序上,卡梅伦政府其实还为公投提供了一些条件。”崔洪建指出,而这一次,不愿在此时让公投发生的特蕾莎·梅政府或将不那么好说话,更大的可能是在程序上设置障碍或提高门槛,让公投“胎死腹中”。

苏格兰何时真正启动独立公投,又是否真将离开英国,目前仍是未知。但对经历了几次公投的英国来说,足够的教训证明,侥幸心理是抱不得了。

说了这么多,到底苏格兰为什么要从英国独立出来呢?

其实是历史遗留问题,从民族历史上来说,苏格兰人与英格兰人很不相同。凯尔特人是英伦三岛的原住民,公元前一世纪,强悍的罗马帝国来到这个小岛,征服英格兰,但凯尔特人凭着苏格兰的险峻地势将罗马大军抵挡在苏格兰高地之南。罗马帝国四分五裂后,日耳曼人的另一个分支盎格鲁—撒克逊人占据了英格兰的地盘,但也是到了苏格兰边界后就没再北上。所以,英格兰曾被各种不同的人统治,凯尔特人、罗马人、盎格鲁—撒克逊人,而苏格兰人的血脉则很单纯,就是凯尔特人。约翰逊说那是因为苏格兰不值得被侵略,苏格兰人可不这样认为,他们觉得英格兰才是被侵略、被强暴、被外族控制的可怜虫。

到了十七世纪末期,苏格兰试图将巴拿马地峡变成它的殖民地,结果得不偿失,搞得人财两空,整个国家濒临破产。在这种情况下,英格兰出手救急,提议两国正式联合。讨价还价的结果让他们达成《联合法案》,1707年5月1日成立“联合王国”。苏格兰保证不另择君主,而英格兰将出资解决苏格兰的财政危机,两国议会合二为一,办公地点设在伦敦的威斯敏斯特。

虽说苏格兰与英格兰没有压迫者和被压迫者这一说法,其联合完全是利益所致。但因为议会和君主都在伦敦,所以,很多苏格兰人觉得自己被出卖了,他们对联合大加抵制。据说《联合法案》是秘密签署的,在法案上签名的苏格兰首领都得到贿赂。苏格兰诗人彭斯写道:“我们被英格兰的黄金给买卖了,这么一大堆国家的盗贼!”所以,两国联合之日,也就是苏格兰独立运动开始之时。

1970年,苏格兰海域北海油田的发现,让苏格兰人的腰板突然挺直起来,因为苏格兰一直较英格兰落后,中央政府对它一直有财政补贴。油田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但其收益都要让全英国分享,这让许多苏格兰人愤愤不平。

苏格兰左翼政党苏格兰民族党(SNP)一直是独立运动的推动者。苏格兰首席部长萨蒙德即是SNP的党魁。经过与英国首相卡梅伦对关于苏格兰独立公投的谈判,2013年3月21日,,《公投法案》正式通过,确定了公投的日期、内容、合法参与者等具体事项。最近,萨蒙德则公布了SNP对独立后的苏格兰的蓝图规划,六百四十九页的白皮书。

在这份白皮书中,萨蒙德为苏格兰人民勾勒了一幅美好的蓝图。在白皮书的描述下,独立后的苏格兰经济会发展得更快,福利会更好,卧室税将取消,基本工资水平会增加,等等。

说到底,苏格兰独立的公投,是一次民族身份和民族认同的再定义,也将是一次意识形态的选择。


42
关键词: 苏格兰退英公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