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美联储再遭“炮轰”加息将面临1万亿美元的损失

文/康宇 来源:第一白银网 10-10 11:51
摘要 美联储近期过得并不清静,那边特朗普刚刚炮轰完美联储的糟糕表现,这边全球最大对冲基金的创始人Ray Dalio也连忙补刀,“炮轰”美联储的加息政策,称利率上调100个基点将带来一万亿美金的损失。

第一白银网10月10日讯 美联储近期过得并不清静,那边特朗普刚刚炮轰完美联储的糟糕表现,这边全球最大对冲基金的创始人Ray Dalio也连忙补刀,“炮轰”美联储的加息政策,称利率上调100个基点将带来一万亿美金的损失。

据ZerohedGE报道,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的创始人雷·戴利奥(Ray Dalio)当地时间10月5日在第40届央行年度研讨会上向纽约联储官员们做了一场非常精彩的演讲。戴利奥质疑正统经济理论,并指出那些曾经被归类为边缘的博客现在已经不再被人争议:

这并非一个正常的商业周期,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非同寻常的增长缓慢的环境。当前的货币政策工具的效果将越来越小,(经济)下行的风险是不均匀的,未来投资收益将非常低。

普通百姓,尤其是中低收入阶层在面对经济停滞不前时显得急躁,这将带来危险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

戴利奥进一步指出,2008年金融危机遗留下来的债务泡沫并未消失。相反,其规模已增至令人吃惊的程度。“目前最大的麻烦是,一个债务周期能榨取的东西就这么多,而大部分国家已经接近这个极限。”

尽管潜在的(债务)症状一目了然,但是,想要制定出有效的解决方案并非易事。恰恰相反,实则难上加难。戴利奥表示:“当我们做预测的时候,我们认为融资难的状况将愈发加剧,这是由于高债务水平、巨大的养老金和医保负担,而这两个因素又导致收入增速、投资回报低以及负债加速增长。由于人口因素,比如婴儿潮一代正在从工作、交税人群变为退休、享受医保的人群,大部分国家将面临养老负担和医保负担远大于其债务水平的困境。”

这里,桥水创始人戴利奥简单解释了该体制不能长久的原因。“尽管债务被债权人视为一种资产,但其从根本上说对债务人是一种责任。债权人通常认为,其持有的资产可以被出售并购买东西,因此他们相信可以不用工作也具有购买力。类似的,退休者预期他们将不用工作就能获得被承诺的养老金和医保金。因此,所有这些人都预期自己未来不劳动也能获得巨大的购买力。与此同时,工人们希望获得与其付出相对等的购买力。但是这几方不可能同时被满足。”

而这些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就是,我们如今看到大多数央行官员努力把利率压低到对储户没有吸引力的程度,他们将债务货币化并购买更具风险的资产来减轻债务压力,从而刺激经济。作为投资者,我们很少能看到,某一市场能像当前债券市场一般被极度高估,后者已经逼近极限。因为负利率债券的收益率是存在极限的。债券市场的预期投资回报相对于其风险来说已经非常差。

在实际市场中这意味着什么呢?简言之,债权持有人将因为久期(duration)将承受许多痛苦。“只要利率上行的速度略超当前市场预期,那么债券和所有资产价格都将遭遇重创,因为他们对于用于计算未来现金流的帖现率非常敏感。由于利率走低,所有资产的有效持有时间都已被延长,因此它们对价格更加敏感。”

比如,如果美债收益率走高100个基点,那么全球债市就将面临1981年债市崩盘以来最惨痛的下跌。由于超低利率已经反映在了所有投资资产价格里,利率上升100个基点也将使这些资产价格遭遇重创。

这是迄今为止戴利奥(对债市)发出的最明确的警告。

当然,老读者对此并不感到新鲜。早在6月,我们网站上就已刊登了一篇债券市场大量久期风险敞口(duration exposure)的文章,并解释了“为什么美联储陷入困境:加息1%将造成高达24万亿美元的损失”

根据高盛评估数据显示,1994年,该债券指数的平均收益率为5.6%,而目前只有2.2%。债券息票的降低意味着现在来自于本金的债券现金流成比例地增加了。

以下是关于利率增加1%将如何导致数万亿损失的计算。

包括国债,联邦机构债券,抵押贷款,企业债券,市政债券以及ABS在内的所有美国债券,总面值达到了40万亿美元(证券业和金融市场协会)。巴克莱美国综合债券指数的总面值相对小一点,达到了17万亿美元,而该指数不包括如短期的货币市场等类别的债务。为了让数据看起来更舒服,高盛使用巴克莱未偿债务标准,尽管高盛承认这可能会造成损失评估保守。但无论使用哪种标准,按实际美元计的未偿债务总额自2000年以来增长超过了60%。

5.6年的久期(duration)加上17万亿美元的名义风险敞口,以及105.6美元的美元的债券价格表明,利率上升100个基点将转换为1万亿美元的市值损失。这是对债券市场的一种较保守的估计。如果对债券市场规模做更广泛地评估,使其升至40万亿美元,那么对市值损失的估计就达到了2.4万亿美元。这一数字令人震惊,但1万亿美元的损失估计仍然非常巨大。

比1994年债券市场抛售所造成的市值损失(经通帐调整后)要大了50%,也比非机构住房抵押贷款担保证券市场迄今为止所累计的信贷损失还要大。

高盛在6月初在对利率上升引发巨大损失的报告中总结称:

“即使加息没有造成一个庞大的社会净亏损,1万亿美元的毛损失估计结果也显示,一些投资者(或投资企业)可能会面临巨大麻烦。例如,在1994年的债券市场下跌中,抵押贷款衍生产品组合的亏损是导致加州橙县破产事件的主要因素。总之,债务风险敞口总额的增加,加上债券久期的延长,以及可以说是昂贵的债券市场,都表明收益率上升的情况应当被列入风险投资经理的预期中。”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已预见了(美联储)加息将造成重大亏损,这一点显而易见。

如果在座的各位精英都承认美联储不仅陷入困境,同时加息将导致35年来最严重的损失,那么戴利奥或许会建议:

当前,不少风险更大的资产相较债券和现金更有吸引力,当然,鉴于风险因素,这些资产的价格也不便宜。如果这一局面继续,类似黄金这样的非金融性的财富储存资产的吸引力将变得越来越大,尤其是汇率波动开始加剧的时候。

至于拐点何时出现,我们拭目以待。


26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