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2016美国大选最新消息:惊天逆转!特朗普露出死穴!

文/周晔 来源:第一白银网 10-04 15:42
摘要 关于特朗普有无纳税的话题由来已久,此前它的竞选对手希拉里就多次说过特朗普有很大的可能很多年都没有缴纳过联邦税。面对对手和外界的种种质疑,特朗普一直没有进行澄清,这也让外界感到越加的神秘和好奇!

第一白银网10月4日讯 美国大选就像天气一样,往往说变就变,这回躺枪的是特朗普!纽约时报最新获得的文件显示,特朗普1995年曾申报了一项9.16亿美元的损失,这意味着这笔损失可以让特朗普在之后的18年内合法地避免缴纳任何联邦所得税。

2016美国大选最新消息:惊天逆转!特朗普露出死穴!

关于特朗普有无纳税的话题由来已久,此前它的竞选对手希拉里就多次说过特朗普有很大的可能很多年都没有缴纳过联邦税。面对对手和外界的种种质疑,特朗普一直没有进行澄清,这也让外界感到越加的神秘和好奇!

《纽约时报》解释道,“此前从未披露的1995年税务文件显示,20世纪90年代初期,由于旗下三家大西洋城赌场经营不善,再加上航空公司业务不佳以及收购曼哈顿Plaza Hotel(广场酒店)时机不利,特朗普的公司陷入金融困境,而这位如今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正是从这种财务困境中获得了巨大的税务优惠。

2016美国大选最新消息:惊天逆转!特朗普露出死穴!

1995年特朗普的税务申报文件

特朗普从没有公布他的税收申报表,因此还不清楚他是否在1995年以后的年份里缴纳了联邦所得税。在周一的辩论中,希拉里指责特朗普没有缴纳联邦所得税,特朗普的回答是,“这证明我很聪明。”

《纽约时报》报道中的细节表明,20世纪90年代早期,特朗普的地产项目和其它业务出现了快速的亏损。新泽西博彩监管机构文件和其它文件显示,90年代中期,特朗普面临着几近破产的境况。《纽约时报》报道称,1995年特朗普申报的收益是740万美金,为利息收入,而工资,酬劳和酬金仅仅刚超过6000美元。

纽约大学Schack房地产研究院的副教授,税务专家JoelRosenfeld表示,20世纪90年代早期,“他(特朗普)从财务灾难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如果有一名客户拿着像特朗普一样的税务申报表来找他,Joel Rosenfeld会给出这样的建议:“你有没有意识到你可以在不用缴纳一分钱税的情况下创造出9.16亿美元的收入?”

当然,《纽约时报》的发现可能并不像报道中所表现出来的那样让人吃惊:所有的文件记录表明特朗普记入了金额巨大的净运营亏损,按照美国税法的规定,这种亏损是可以在多年内结转的。

新泽西博彩监管机构的报告表明,20世纪90年代早期,特朗普在他的税务上申报了巨额营运亏损。这些报告显示特朗普在1991年和1993年都结转了净营运亏损。此外,报告还称,那个时候特朗普欠下数百万美元的债务被债权人豁免了,而特朗普申报的亏损实际上可以抵消他豁免债务应缴纳的税额(税务局规定豁免的债务是应缴税收入)

确实,正如《纽约时报》也承认的,这种避税伎俩没有不合法的地方:世界上的富人们一直在利用净营运亏损税务计划。实际上为让向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缴纳的税额达到最小,美国企业会因为净营运亏损利益而去收购公司,这一直是它们一个长期的策略

《纽约时报》咨询过的税务专家表示,即便特朗普申报的巨额亏损可能会引起国家税务局审查人员的注意,但1995年税务文件中并没有显示特朗普有任何违法的地方。Rosenfeld表示,“国税局的人当看到9.16亿美元的亏损时,这肯定会引起注意。”

考虑到特朗普曾经表示自己一直是国税局各种税务审计的对象,上述情况的确是真的。

此外,《纽约时报》本身就对利用美国税务系统来让应缴税额达到最小化的做法乐此不彼:2014年,尽管《纽约时报》的税前利润达到了2990万美元,但该公司还是得到了360万美元的退税,这实际让《纽约时报》在2014年享受了有效负税率。《纽约时报》的解释是,由于可适用法定追溯时效的失效,公司撤销了为不确定税务状况准备的纳税准备金,涉及的金额大约为2110万美元,这对公司的应缴税带来了有利影响。

2016美国大选最新消息:惊天逆转!特朗普露出死穴!

内部间谍?

需要指出的是,《纽约时报》报道中最大的新闻不是20多年前特朗普的损益表,而是此次泄露信息的深喉似乎是来自于特朗普组织的内部,一位直接出入特朗普大厦的人士。关于如何获得这些特朗普的税务文件,《纽约时报》是这样解释的:

这份文件有三页,似乎是特朗普先生1995年的税务申报文件。上个月,这份文件被寄到了《纽约时报》撰写特朗普财务状况文章的记者Susanne Craig手上。

文件的三页分别是纽约州居民所得税申报表第一页,新泽西州非居民税务申报表第一页和康涅狄格州非居民税务申报表第一页。每一页上都有当时特朗普和他妻子Marla Maples的名字和社会安全码。但只有新泽西的那一页签上了他们的名字。

这三页文件是通过邮寄的方式达到《纽约时报》的,邮戳显示文件是从纽约市寄来的。而回复地址则表明文件来自于特朗普大厦。

但是文件中并没有特朗普的联邦税务申报表:“因为寄送给《纽约时报》的文件并不包括特朗普1995年的联邦税务申报表,要确认特朗普那一年到底给慈善事业捐助了多少款项是不可能的。虽然如此,州一级的税务申报文件的确显示了特朗普拒绝给新泽西越战老兵纪念基金,新泽西野生动物保护基金或是儿童信托基金捐款。特朗普甚至在新泽西州长选举公众筹款活动中拒绝赞助上一美元。

可以理解,特朗普竞选团队因为此次泄露而陷入了麻烦:正如《纽约时报》指出的,特朗普的一名律师Marc E. Kasowitz给《纽约时报》发了一封邮件,称发表特朗普的税务申报记录是非法的,因为特朗普先生并没有授权披露任何关于他的税务申报文件。Kasowitz威胁将”迅速启动”法律诉讼程序。

值得一提的是,Kasowitz曾威胁要起诉那些围绕着加拿大公司Fairfax, Valeant 和Brookfield泄露了负面消息的投资者和记者,正是如此此人在投资界小有名气。我们还不知道《纽约时报》是否会被起诉。特朗普竞选团队对其称之为”非法获得信息”的回复如下:

“唯一的新闻是,超过20多年之久的所谓的税务文件是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这进一步证实,《纽约时报》正如其它知名媒体一样,是克林顿竞选团队,民主党和他们全球特别利益的扩展。针对希拉里-克林顿的邮件和非法服务器在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正在发生的事情,包括希拉里的许多谎言以及她向国会撒下的谎言要比理查德·尼克松政府发生的更糟糕,也更显得非法。

特朗普先生是一位技艺高超的商人,对他的生意,家庭和职员都负有责任,会按法律要求缴纳税金,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特朗普先生缴纳了数亿美元的财产税,销售和消费税,不动产税,城市税,州税,雇员税和联邦税,还进行了大量的慈善捐助。比起任何竞选总统的人,特朗普先生对税法的了解都要更深,他也是唯一一位知道如何修复税法漏洞的人。

特朗普先生在建立自己商业中展现出来的技能正是我们重建这个国家所需要的。希拉里·克林顿是一个违反了联邦法律的腐败的政治官员,唐纳德·特朗普则是一位十分成功的私人商业家,他遵纪守法,为美国人创造了数万计就业岗位。”

正如所料,对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定性,CNN很不满:

特朗普说《纽约时报》是克林顿竞选团队的扩展,这很可笑。

虽然特朗普利用净营运亏损的故事可能被夸大了,今天最大的新闻是,一个隐藏很深的,大有门路的间谍出现在了特朗普竞选团队内部,这个人的权限能拿到20多年前特朗普的税务文件。

如此说来,“十月惊变”如下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十月惊变指的是在10月份捅出惊爆信息以影响大选结果):此次“十月惊变”泄露的信息并不是更多黑客得到的关于希拉里的信息,而是会对特朗普团队产生不利影响的信息。

话虽如此,我们怀疑媒体是否会指责克里姆林宫是此次信息泄露的罪魁祸首,因为此前任何时候只要克林顿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出现,媒体总会指责俄罗斯。

 专题:美国总统大选巅峰对决 http://www.silver.org.cn/daxuan/

18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