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世界经济依旧严峻 中国贡献不容小觑

文/陈月星 来源:第一白银网 09-30 10:55
摘要 在拥有世界85%人口的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相比历史上任何时候,目前的进展更大,这一进展在相当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国的成功。

  第一白银网9月30日讯 美东时间9月28日,IMF总裁拉加德在芝加哥发表讲话时称:“过去20年中,世界迅速变化。在拥有世界85%人口的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相比历史上任何时候,目前的进展更大,受益的人更多:儿童死亡率下降,预期寿命延长,绝对贫困减轻,入学率上升。这一进展在相当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国的成功。”

  拉加德主要提到三方面的问题:

  一、全球经济现状:依然疲软脆弱

  过去几年里,全球复苏是疲软而脆弱的,目前依然如此。特别是对于发达经济体,尽管出现了一些好的迹象,但总体增长前景依然低迷。

  美国经济已经复苏了一段时间,但2016年上半年复苏进程受到挫折,为此,我们下调了对美国增长的预测。但就业方面有一些相对有利的消息,另外在2015年也出现了贫困下降和收入中位数上升的可喜迹象。

  中国正在采取正确的再平衡措施,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从投资转向消费,从出口转向国内服务,这将形成一种更可持续、尽管增长速度会减缓的经济模式。即使如此,中国仍将保持6%左右的强有力增速。

  印度也正在实施重大改革,其经济也将以超过7%的速度增长。

  欧元区的增长表现依然欠佳,但经济活动目前看来正在增强,尽管高额债务和一些银行的薄弱带来压力。

  日本也出现经济活动的小幅回升,但需要实施艰巨的改革来维持增长势头。

  “对于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前景,我们也应持谨慎乐观态度。”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这些经济体一直在驱动全球经济复苏,它们对今年和明年全球总增长的贡献仍将超过四分之三。此外,俄罗斯和巴西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严重经济收缩之后,正呈现出一些好转迹象。

  大宗商品出口国受到大宗商品价格疲软的严重冲击,另外,中东国家继续受到冲突和恐怖主义的影响。

  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许多低收入国家过去十年的经济表现非常好,但目前也面临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带来的挑战。

  拉加德表示:“全球经济在太长的时间里增长太慢,使太少的人收益。”“即使是这种温和经济复苏,也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的不同步可能导致金融市场可能再度出现波动。”

  二、适应变化:不要造成伤害

  一些经济体出现了经济表现改善的初步迹象,新兴市场正在经历转型,经济处于转折点。

  这些变化并不是本身自动产生的,而是反映了支持性货币条件提供的积极刺激作用。这些变化反映了金融监管的改善,这种改善使金融部门经受住了中国汇率制度变化或英国公投等冲击的影响。这些变化也反映了一些国家精心实施的结构性改革。

  “在专业分析基础上做出的良好政策选择非常重要,即使这些政策在一定时间后才能奏效。考虑到2008年那样严重的危机,尤其如此。与上世纪30年代的危机不同,2008年的危机在全球政策制定者全力应对之下才得到控制。”

  拉加德表示:“损害经济增长的政策会产生实实在在的不利后果,对全球而言如此,对于这些政策本打算保护的那些人往往也会造成负面影响。”

  以贸易为例,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贸易一直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引擎。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贸易的增长率一直是全球GDP增长率的两倍,但危机爆发后,贸易的增长低于GDP增速。这主要是由于总体需求疲软,但过去五年里保护主义贸易措施的增加也起了不可小视的作用。

  “在当前全球经济仍亟待得到促进的时刻,如果我们放弃贸易,我们就会扼杀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限制贸易显然是不当的经济行为。这样做不但不能帮助那些意在保护的经济部门,反而会使家庭和工人失去重要的经济机会,破坏供给链,并导致许多基本产品的成本上升。”

  “政策不确定性,包括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会阻碍投资,而投资是经济增长的一个关键驱动力。”

  三、促进增长:当务之急

  拉加德表示:“首先,我们需要针对每个国家确定一套结构性改革。相对于需要投入的政治资本,这些结构性改革将对经济增长和生产率起到最大影响。例如,打破零售部门和专业服务的垄断对经济增长有积极效应,特别是在经济下滑期。我们已呼吁几个发达经济体采取这种措施。”所有这些措施都应得到宏观经济政策的支持,以提高其政治可行性,并加快实现其在短期内对经济增长产生的效应。

  “其次,关于财政政策,更好的道路和机场、更多的电网以及高速互联网是现代公共基础设施的基本组成部分。当前的低利率环境为实施这些必要投资和促进经济增长提供了历史性机遇。”

  “第三,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在当前阶段需要保持扩张性。货币政策除了在一般意义上支持需求外,在基础设施投资由债务提供融资的情况下,货币政策能进一步促进GDP增长。事实上,相较没有货币支持的情况,GDP得到的促进作用几乎是两倍之大,并且债务比率将下降。”

  拉加德最后强调,如果所有国家都采取果断行动刺激本国的经济增长,由此产生的积极溢出效应将会相互强化。如果每个国家都努力促进增长,那么每个国家就能从其他国家的努力中获益,总体效果就会大得多。

16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