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中国式购买”吓坏美国 解读中国对外投资的那点事

文/康宇 来源:第一白银网 09-28 16:52
摘要 2015年,我国正式成为资本净输出国,这是开放型经济发展到较高水平的普遍规律。经济要实现转型升级,必须通过对外投资合作来优化资源配置,重构价值链条,这也是近年来我国企业“走出去”的内在逻辑。

第一白银网9月28日讯 2015年,我国正式成为资本净输出国,这是开放型经济发展到较高水平的普遍规律。经济要实现转型升级,必须通过对外投资合作来优化资源配置,重构价值链条,这也是近年来我国企业“走出去”的内在逻辑。但与此同时,企业“走出去”也应重视风险控制和防范。


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实现历史性突破,流量首次位列全球第二位(第三位是日本1286.5亿美元),并超过同期吸收外资水平,创下了1456.7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占到全球流量份额的9.9%,同比增长18.3%,金额仅次于美国(2999.6亿美元)。

其实,2014年中国已经首次实现了资本净输出国的华丽转身 。从法国地中海俱乐部到德国库卡公司、从好莱坞传奇影业到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中国商业阶层的兴趣看来没有地理、行业或资金限制。从德国到意大利再到美国:在寻求机遇的中国的瞄准镜下,没有一个西方市场能避开。

中国的投资者的目标涵盖了全球各式各样的行业,其惊人的购买力震惊了世界,吓坏了第一强国美国——美国安全中心甚至建议筑起一道长城,将中国的思想统治拒之墙外。

中国投资者不再掩饰自己的极度饥饿,这一购买狂热也通过统计数据得以体现:中国已经成为资本净出口国。2015年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总额已超过1450亿美元。法国《世界报》9月25日刊登《中国旺盛的食欲》一文称,这一现象几乎没有令专业人士吃惊。中国全方位的收购和入股在2010年到2015年间增加了两倍。法国巴黎银行的许贝(音)表示:

这是我们多年来观察到的一个趋势。它肯定还将持续并加强。

巴黎亚洲研究中心主席让-弗朗索瓦·迪梅利奥认为这是中国投资在数量和价值上增长的重要原因之一。他指出,多年来,“世界工厂”一直偏好必需性收购。为保证原材料供应,中国聚焦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他还表示,如今,中国改变战略并促进在发达国家的高附加值收购。

牛津经济咨询社的高路易强调,北京积极鼓励企业走出去已有数年。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私营企业,从企业自身来看这一战略是有意义的。这些企业通过购买弥补它们的不足。本质上,这是中国经济模式转型在实施。从大规模生产转向专业化、服务化、产品高端化的企业在寻求吸引要求越来越高的中国消费者。

这一进程因中国国内市场增长放缓而加快。许贝认为,此举“也是对中国过剩产能尤其是基础设施领域过剩产能问题的一种回应”。高路易指出,与此同时,外国对华投资增长速度要比原先更低。欧洲抱怨亚洲巨人的市场上“缺乏互惠”。中国欧盟商会会长约尔格·武特克9月初就曾抱怨欧洲走向中国之路为困难遍布的小道。那么是否应该怀疑中国的投资?迪梅利奥表示:

不是中国收购了一切:是包括私营企业在内的各种不同的实体展开收购。慢慢地,欧洲将会适应它而敌视情绪也将平息。

另据俄新社9月23日刊文称,倘若有人以为“克里姆林宫干预美国总统竞选进程”一事最令华盛顿寝食难安,那就大错特错了。还有更让美国人提心吊胆的,这便是中国。后者正在简单粗暴地买下美国,尤其是在媒体方面,北京盯上的不只是电台,还有好莱坞。

美国安全中心的视频《中国拥有我们》告诉人们,比总统大选更重要的事情包括:中国收购了美国电影院连锁公司。作为全球第二大超级大国,中国正在控制美国15家广播电台。文章称,中国在信息传播甚至意识形态领域的攻城略地斩获更大。北京的手段之一便是投资。这即是说,中国在此前被认为西方一统天下的领域中节节获胜。

视频还介绍说,中国人事实上已买下了整个好莱坞。这不只体现为中国商人对利润丰厚的电影行业豪掷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在华放映的名义上是好莱坞大片,但其实是由好莱坞的中国人所监制。最重要的是,好莱坞开始出现了影片自我审查苗头。美国人害怕拍出来的电影有地方会得罪中国人,从而失去来自中国市场的丰厚进账。

在此情形下,美国该如何自保?美国安全中心建议将媒体以及电影行业宣布为“战略”行业,即筑起一道长城,将中国的思想统治拒之墙外。文章称,美国或是那些摆脱不了“中国正在收购我们”思维窠臼的人,其实都是可笑的全球化主义者,被他们奉为圭臬的,是意识形态之争,是西方价值观的至高无上性,所以他们才会不遗余力地要求关闭中国思潮影响的大门。

事实上,当一国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会进入对外投资大幅增加的阶段。不过,对于中国而言,需要警惕资本净输出对中国市场产生巨大的影响,比如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加速增长将加大外汇储备和国际收支平衡压力,以外汇储备为例,中国在2014年达到3.9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峰值,但两年之后的今天已减少了7000多亿美元外汇储备。而且,当对外投资加剧与资本外流形成叠加之时,这将显著加大人民币币值的压力。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中国资本“走出去”的过程中,政治风险不容小觑,大国博弈与宗教问题更平添了情况的复杂性,十分考验中国政府驾驭风险的能力。

资本外流不是坏事

客观而言,资本外流未必全是坏事。从金融角度看,中国成为资本净输出国将助推人民币国际化发展。随着中国资本在国际上的拓展,人民币也将越来越多见于交易定价与结算之中。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政府也在有意推动资本与人民币输出。2014年,中国政府推出了“一带一路”、亚投行、丝路基金、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等一系列对外发展战略。实施这一揽子计划不仅需要中国金融机构的大力参与,这些计划本身就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将产生深远影响。

4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