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G20中国药方:这才是全球经济复苏的最危险因素!

摘要 习近平主席指出,“中方把贸易和投资摆上二十国集团重要议程。推动二十国集团加强贸易和投资机制建设,制定全球贸易增长战略和全球投资指导原则,巩固多边贸易体制,重申反对保护主义承诺。”

  第一白银网9月6日讯  9月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开幕式,并发表题为《中国发展新起点,全球增长新蓝图》的主旨演讲。在本次的峰会上,习近平为当前的世界经济开出了四剂药方,其中“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继续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是第二剂药方。

  习近平主席指出,“中方把贸易和投资摆上二十国集团重要议程。推动二十国集团加强贸易和投资机制建设,制定全球贸易增长战略和全球投资指导原则,巩固多边贸易体制,重申反对保护主义承诺。希望这些举措,为各国发展营造更大市场和空间,重振贸易和投资这两大引擎”。

G20中国药方:贸易保护是全球经济复苏的最危险杀手

  全球经济常态化低迷,“以邻为壑”的逆全球化盛行

  2008年之后,全球经济增长虽然从危机状态有所恢复,但依然保持低迷。2012年经历了一个短暂的“小阳春”之后,全球增长再度走向低增长,2014年及之后的这种迹象尤为明显。在全球增速下滑的背景下,国际贸易增速从2014年起大幅跌落,而后维持在低于GDP增速的低水平上。

  全球范围内的外商直接投资实际上与国际贸易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均代表的是国际间的贸易来往与合作。从1997年到2007年,全球范围内的外商直接投资可谓是最高峰,中国的经济增长也在其中极大受益。2008牛之后,由于全球经济常态化低迷,外商直接投资增速也大大降低。

  因而,全球范围内的贸易和投资的下滑,不仅仅代表的是其本身,更多的预示的是全球贸易与合作的大幅的减少。本次G20会议上习近平主席指出,“重振贸易和投资这两大引擎”,实际上也是抓住了全球经济增长问题的最关键因素。

  在全球贸易持续走弱的背景下,香港、新加坡等出口导向型国家受到重挫。美国提出了“重振制造业”的口号,欧洲对中国不断发起反倾销调查,与中国类似的“出口导向型”国家和地区经济增长遭遇到较大的压力。以亚洲为例,香港、新加坡等经济在贸易中占比较高的地区受到2012年后贸易下滑的影响非常大,经济增速下滑幅度远超过中国。不仅如此,由于发达国家消费减少,对发达经济体依赖度较高的其他的新兴市场国家和资源型国家均遭受重创,贸易保护主义兴起可谓对所有的国家都没有益处。

  “反全球化”思潮兴起与“出口导向型”战略的失效

  贸易保护与货币宽松一样,成为全球各国促进自身就业的重要手段。贸易保护主义兴起具有非常强的时代背景。2008年之后,各国之间兴起了货币宽松竞赛。从全球范围看,贫富分化持续拉大,拖累全球发达国家消费倾向下滑。从全球来看,由于依靠消费作为增长引擎的发达国家经济增长遭受到极大的阻力,同时这些国家的财政往往债务高企、“力不从心”,因此都将目光转向了出口促进经济增长。

  2016年8月30日,法国外贸部长Fekl宣称《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应该暂停谈判。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Gabriel于28日表示TTIP谈判事实上已经失败了。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也在国内遭受到巨大的阻力,曾经支持TPP的候选人希拉里也转变姿态反对TPP。

  希拉里反对TPP的原因有如下几个方面:1、TPP协议对于跨国资本带来了极大的益处,但对于就业和国内低收入阶层的改善度低。TPP取消了进口的限制,会导致其他TPP国家产品大量进入美国,导致对美国制造业的冲击;2、TPP的医药保护定为五年,以后再逐步谈判放开,没有惠及美国人民治病,只有利于药品商人;3、TPP没有加入货币操纵条款,不利于竞争。

  从以上的观点不难透视发达国家的思维模式和政策取向:目前增长和就业已经成为发达国家的政客所面临的首要问题,由于国内矛盾的上升,提高本国竞争力成为其关注的首要问题,因此暂缓对外开放进程、减少国际贸易和合作,成为其维持经济增长的重要举措。

  中国药方:反对贸易保护主义“责无旁贷”

  与发达国家的保护主义倾向相反的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习近平主席在本次峰会上鲜明提出,“巩固多边贸易体制,重申反对保护主义承诺。希望这些举措,为各国发展营造更大市场和空间,重振贸易和投资这两大引擎”。我们认为,之所以要提出这项政策,原因在于:

  从全球范围看,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没有出路。以比较优势理论来看,全球化最大的好处是降低全球各国的成本。若实行以邻为壑的政策,则各国相应的成本将会大幅抬升。另外,以邻为壑的政策会导致各国贫富差距分化拉大、全球经济金融风险大幅度抬升,甚至以以往的经验看,这种政策甚至诱发地区以及全球军事冲突风险拉大。因此,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只会导致生产效率降低,缺乏益处且没有出路。

  G20在全球贸易中占据的比重相当大,因此G20的贸易谈判具有重大意义。在全球经济范围内,G20成员国占全球GDP的80%和全球贸易的80%以上,因此,G20峰会若能达成一定的谈判结果,则对全球贸易的影响力非常大。

  G20峰会是反击“反全球化”思潮的重要场地,我国作为新兴市场国家的代言人和全球最重要的经济体之一,对此“责无旁贷”。中国将本轮峰会举办地选在中国杭州,其恰是工商业集中的地域,另外给予了B20会议极大的重视,都充分凸显了中国对于贸易的重视。实际上以WTO主导的多哈回合谈判总是陷入破裂的境地,2014年在印度巴厘岛达成的贸易便利化协议也因为尚未通过而流产。G20峰会作为一个相对涉及国家数较少、但在全球经济中地位高的一个协商平台,或许有打破这种WTO无法解决的僵局的转机。

  中国是贸易保护主义的“受害者”,但贸易保护主义的竞赛中并无胜利方,发达国家由此成本会大幅抬升、新兴市场国家则受害严重。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给出的药方是,推进贸易便利化、降低全球贸易成本、消除全球贸易壁垒。通过一系列的相关协议重振贸易,解决当前全球合作低迷的问题。贸易保护主义的观念转换并非易事,更加需要框架式协议的签署来规范各方行为,减少摩擦次数。因此,推进消除贸易壁垒的框架式协议的制定,是我国可以给出的重要“药方”。

33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