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财经要闻

全球金融大洗盘:人民币崛起 “日不落”帝国受挫

文/周晔 来源:第一白银网 09-05 11:59
摘要 短短3年间,全球汇市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仅是人民币的国际地位迅速上升,欧洲经济放缓、英国公投脱欧等已经使得英国的外汇交易中心霸主地位受到亚洲、美国的挑战。

第一白银网9月5日讯 在G20杭州峰会开幕前夕,国际清算银行(BIS)于9月1日公布了三年一度的央行外汇市场趋势调查(下称“调查”),透露了两大重磅信息——首先,尽管美元依然是全球的主导媒介货币,占了2016年4月整体交易的88%,但人民币已跻身成为世界第八大交易货币,其份额翻番至4%。人民币已经快速成长为全球交易最为活跃的新兴市场货币。

其次,就总体外汇市场交易量而言,处于领导地位的伦敦因近年来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操纵丑闻等原因,其所占交易份额出现了十多年来的首次下滑——从2013年的41%下降至37.1%,亚洲三大交易中心——东京、中国香港和新加坡抢占了伦敦失去的大部分份额;根据场外(OTC)利率衍生品交易的地域分布,美国超过英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交易中心。

英国汇市霸主地位临危


随着全球汇市波动性不断放大,全球汇市交易量却正在下降。不过随着人民币崛起,外汇市场交易份额正在向亚洲倾斜。同时,伦敦在全球外汇交易业务中的主导地位遭受侵蚀。

BIS调查显示,2016年4月外汇市场交易额每天平均达5.1万亿美元,这比起2013年4月的5.4万亿美元有所下降,现货交易额从2013年4月的2万亿美元下跌至2016年4月的1.7万亿美元。

一个显著的变化是,英国的全球外汇交易量占比从2013年4月的41%下降至最新的37%,这一趋势在所有货币对(currency pair)中都得到体现;欧元区的市场份额也持续放缓,同期从9%降至8%。而三大亚洲金融中心——东京、中国香港、新加坡等正在不断扩大其市场份额,同期从15%上升至21%,凸显出亚洲(尤其是中国)在全球贸易中与日俱增的重要性。同时,纽约的占比略增至19%,仍保持第二的位置。

值得注意的是,就OTC利率衍生品交易方面,美国超过英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交易中心。

短短3年间,美国相关交易量在全球所占的份额从2013年4月的23%,上升至2016年4月的41%;英国的同期份额则从50%下降到39%。“部分原因是欧元活动的疲弱。英国仍然是欧元活动最大的交易中心。”BIS称。

位于塞浦路斯的易信金融总部中国区首席交易官孙宇表示,越来越多外汇经纪商选择设在塞浦路斯而不是英国,原因一是(塞浦路斯)税收较低,二是英国的经济和政治长期不确定性有所上升。

在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宣布后不久,众多在英国设立欧洲总部的美资银行已酝酿“大迁徙”,以便在英国正式脱欧后,仍能在欧盟其他成员国正常开展业务。

接近摩根大通的投行人士此前表示:“(摩根大通)可能在七八月份召开内部会议,商讨Passporting的问题。”所谓的 “Passporting”,即欧盟的“单一护照”机制。凡是欧盟以外的金融机构,只要在任何一个欧盟国家取得营业执照,便有权在其他成员国设立分公司,并提供金融服务。

“英国脱欧后,金融机构无法通过在英国设立机构而获得欧盟‘单一护照’。这些银行在欧盟的新址很可能是巴黎、柏林或法兰克福。”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大中华区总裁王昕表示。

上述投行人士近期也透露,即使欧洲总部可能不会搬离,但部分业务会转移至法兰克福。

然而,伦敦的天然优势仍无可取代。

其中一项便是时区优势。伦敦处于中时区(零时区),在时差上比北京晚8小时,比纽约早5小时。因此,伦敦上午的交易时段正好是中国市场下午的交易时段,而下午的交易时段又恰巧与纽约上午的交易时段一致。

对于伦敦的优势,包墨凯还表示:“英国拥有历史悠久的法律体系,英国法律体制也在国际社会通用,即使和英国没有任何关系的合约,其选用的适用法律都是英格兰法律。伦敦也能吸引全球人才。”

人民币迅速崛起


显而易见的是,BIS的调查结果佐证了人民币不断蹿升的国际地位。但是,美元的霸主地位仍不可撼动。

BIS指出,“美元依然是全球的主导媒介货币,占了2016年4月整体交易的88%,较2013年4月的87%稍有上升。”不过,其余八大流动性货币的排名有明显变化,尤其是人民币,其日均成交量从三年前的1200亿美元升至2020亿美元,在全球外汇交易中的占比从先前的2%升至4%,涨幅居首。

具体而言,95%的人民币交易量是是对美元产生的。这三年间,美元/人民币货币对交易量从1130亿美元升至1920美元,从第九位升至第六位。此外,一些亚太地区国家货币的市场份额也不断扩大。例如韩元、印度卢比、泰铢都的位置都提升了2-3位。相比之下,墨西哥比索和俄罗斯卢布的交易量自2013年以来大幅下降。

欧元(EUR)、日元(JPY)、澳元(AUD)和瑞郎(CHF)在汇市的交易占比较三年前都有所下降。相较之下,新兴货币(EME)、英镑(GBP)和人民币(CNY)的市场份额上涨,尤其是人民币涨幅突出。

世行给中国送来“木兰债”


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的确不断加速。就在8月31日,世界银行成功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了第一期特别提款权(SDR)计价债券,即“木兰债”。随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新的SDR货币篮子在今年10月1日正式生效,人民币将成为第三大权重货币,占比10.92%。

再来看应用和支付环节。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7月人民币回到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的位置,与去年同期持平,占全球支付货币份额的1.9%,较6月的1.72%有所增加。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的背后,为了进一步向储备货币迈进、推动汇率自由化,中国央行进行了持续果断的改革。2015年8月11日,新一轮人民币汇改启动,IMF对此给予了积极评价。

“推动人民币走出去”


尽管人民币在汇率自由化、国际化方面取得进展,但这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孙宇说,“人民币交易量的确呈不断上升趋势,但其在全球外汇交易中所占的比例仍有很大提升的空间。”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也曾表示,人民币要实现国际化,要做制度、政策甚至经济实体上的改进,可以把条件分成三类。第一类条件是经济规模的调整,以使经济非常开放,使国际经济活动非常活跃,提高其他国家使用人民币的可能,进而提高人民币在国际储备货币中的地位;第二类条件是市场和流动性,要有各种产品;第三类条件则是制度上的保障,要保护产权、经济自由度,要有各种信息的自由流动,以利于金融决策。

这三类条件涉及方方面面,决定了人民币国际化不可能一蹴而就。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3日出席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其中指出“在有序开展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逐步开放国内资本市场的同时,我们将继续推动人民币走出去,提高金融业国际化水平”。

人民币汇改的进程也在不断推进。从今年春节以来,每日中间价形成机制逐步形成了参考“上一日收盘汇率+CFETS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机制。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在G20峰会前称,“这种机制的好处是其增强了规则性和透明度,使市场有一个稳定预期。”易纲预计,未来3~5年,人民币大概率上是一个双向波动。但是,“总体波动率小于绝大多数储备货币,也大大小于新兴市场货币。”

据统计,过去一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波幅为4.96%,而英镑对美元的波幅达14.19%,日元为13.55%。

32
关键词: G20峰会人民币SDR

相关阅读